390杀手,一流的护卫/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影月楼,江湖第一杀手组织,是和天藏阁一样神秘、强大的存在,可又不像天藏阁那么高调。

有不少人知道影月楼的存在,可却没有多少人能找到影月楼在哪里,要如何与影月楼的人联系。

很幸运,薛承文是知情中的一个。

带着百万巨资,薛承文来到东文最大的青楼——绮情阁。

夜晚,除了绮情阁所在的这条花街,其他地方皆是一片漆黑,路上早不见行人,安静得可怕。

绮情阁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而夜晚,大家富少瞒着家中长辈,侨装来绮情阁还真的不会引人注目。

这也就是薛承文院中管事,与车夫听到薛承文的警告,没有去报给家主老太爷知晓的原因。

薛承文所坐的马车,直接驶进绮情阁后院,就算有人在外监视,也只看到一辆马车,至于车中的人是不知情的。

绮情阁内,灯火通明,三步一盏灯,处处张扬华贵,就连后院一座假山上,都有烛光,可见其奢华。

薛承文对绮情阁的布置没有兴趣,比起有富贵奢华,绮情阁远比不上薛家。

“我要见你们老板。”薛承文下了马车,对引路的龟公道。

龟公呵呵一笑,讨喜的道:“少爷说笑了,来绮情阁哪有见老板的,我们楼里姑娘个个精致,不知少爷喜欢哪个?小人这就给你领来,要是少爷不熟悉我们楼里的姑娘,小人也可以给少爷介绍。”

薛承文脚步不停的往里走,嘴上却仍是强调,“我要见你们老板。”

“少爷,我们老板是男的,不接客。”龟公故作为难,坚定的摇头,“再多的银子,我们老板也不接客。”

薛承文毕意是少年,听到这暗示面色臊红,不由得暗恼,语气不善的道:“我要见你们老板,你去告诉他,他会见我。”

龟公不再说话,只是低头不语,薛承文作为商人之子,常年与各色人打交道,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护卫立刻掏出一锭银子,“带路!”

“哎,少爷这边请。”龟公欢喜的收下,将薛承文一行人引到一幽静的竹屋,“少爷稍等,我这就去禀报给我们老板知晓。”

不多时,一位身着胭脂色长袍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男子的脚步又轻又慢,如同猫一般,高贵中透着慵懒,随性又带着骄傲。

薛承文抬头看了一眼,久久收不回眼神……

男子五观精美到不似人,一张脸可谓是倾国倾城,真正的瑰姿艳色。长发散开,随意的披在身后,随着男子的行走,衣袍与长发有韵律的跳动,让人不由自地加重呼吸。

胭脂红的长袍穿在男子身上,丝毫不显女气,五观精致却不阴柔,哪怕不开口说话,也没有人把他错认成女子。

薛承文就这么看呆了,完全不知如何反应。

男子随性的坐下,冷哼一声,不客气的道:“薛家大少是傻子吗?半夜跑来逗我玩呢?”

薛承文一个机灵,猛地惊醒,看到男子面上的不屑,薛承文暗自懊恼,强自镇定的道:“抱歉,承文失态了。”

薛承文略低头,掩饰自己臊红的脸颊。

男子不屑的抬头,高傲的道:“说吧,你见我有什么事?”

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带着无与伦比的霸气,让人不敢拒绝,薛承文原本想要先铺垫一番再开口,现在却是不敢说废话,直接切入主题道:“我想请贵楼帮我保护一个人。”

“哈哈哈……”男子狂妄的大笑,“保护人?薛少爷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这是青楼,不是镖局,你来错地方了。来人呀……”

“慢着,”薛承文急切的打断对方的话,“我知道这是影月楼接生意的地方,我出十万两,帮我保护一个人,只要一晚就可以。”

“影月楼做的是杀人买卖,你确定你的脑子没有傻掉?”男子一脸嘲讽,看薛承文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

薛承文一脸恼怒,可看到对方那张脸,却又怎么也无法生气。

暗自吸了口气,薛承文压下心中的不满,柔声道:“一流的杀手必然精通各种杀人的技巧,一般的杀人手法,在影月楼的杀手面前定不够看。我要保护的人,今晚非常危险,除了贵楼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保护他。”

“这马屁拍得我高兴,我影月楼的杀手是一流的,当护卫自然也是一流。这天下没有我影月楼杀不了的人,也没有我影月楼护不了的人。”男子理所当然的态度,让人牙酸。

自恋成这样,真得好吗?

薛承文却重重应是,“阁下说得对极,除了贵楼外,我实在找不出还有谁,能帮我护那人。”

这明显是恭维的假话,男子当然听出来了,不过他最近闲得无聊,要有好玩的事儿,他不介意参一脚。

男子连个眼神也没有给薛承文,骄傲的道:“说吧,你要我们影月楼保护谁?对手是谁。”

“南蛮皇子南诺离,他人在东文,我请你们今晚派人保护他。”薛承文没有隐瞒,只是在说对手时,薛承文却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直到男子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薛承文才闭眼道:“对方是东文战神萧天耀!”

萧天耀三个字一出,薛承文就在等对方拒绝,可不想男子听到这个名字后,却是双眼一亮:“萧天耀?倒是一个值得出手的对手,这买卖我影月楼接了。不过十万两不行,一百万两不还价。”

开玩笑,他堂堂少主的第一个任务,怎么可能只值十万两。

“好,一百万两不二价。”薛承文见对方听到萧天耀的名字,没有退缩,立刻掏出银票。

一张十万两,总共十张。

男子连看也没有看一眼,就道:“我影月楼一向讲信用,买卖接下,南诺离一定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至于见到太阳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与他无关了。

“敬候阁下佳音。”薛承文起身,双手抱拳,告辞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