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隐秘,心存恶意/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承文走后没有多久,绮情阁真正的老板才赶过来,看到男子坐在屋内,老板富态带笑的脸立刻变成苦瓜脸,“少主,你怎么在这?”

老天爷呀,可千万不要出乱子,他可没有能耐给少主扫尾。

男子挑眉,不满的道:“你不在,本少主帮你处理一下事务,怎么?不行吗?”

他能说不吗?

老板简直是要哭了。

“少主,这种小事哪能劳您大驾。”老板看到桌上的银票,已经哭不出来,“少主,买卖你接了?”

老天爷呀,千万别接什么乱七八糟、得罪人的任务呀,他一点也不想给少主收烂摊子。

“接了,一百万两,算是本少主赏你的。”男子随手将桌上的银票,丢到老板手上,轻飘飘的银票在男子手中,却像是有生命一般,男子随手一甩,银票就稳稳地落到老板手里。

“一,一百万两?什么买卖?”老板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停了。

肯出一百万两,绝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任务。

他们影月楼的杀手,最近都派出去了,哪有人接任务呀。

“小买卖,本少主亲自接了。”男子起身,轻拍衣袖,将上面的折子抚平,不等老板多问,便从窗子跳了下去。

“好了,别一副你们家少主死了的样子,有本少主出马,还有什么事办不到。”男子的声音从窗外传来,那傲然的语气,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可是……

老板却笑不出来。

他不怕少主搞不定,他怕少主惹事呀!

“他娘的薛家,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忙的时候来,要是坑了少主,我灭你们薛家满门。”老板气得大骂,看到手里一百万两银票,脸色才稍稍好转了一些。

看在银子的份上,他忍了!

凌云苑是皇上安排给南蛮公主南诺瑶住的别院,离皇宫只有两刻钟的路程,可见皇上对南蛮一行的看重。

南诺瑶来南蛮后,就一直住在凌云苑。之前因出言污辱林初九,被萧天耀强制送回宫,可没过两天又被皇上送回了凌云苑。

倒不是皇上不想处罚南诺瑶,而是处罚南诺瑶一点意思也没有。南诺瑶污辱东文亲王妃,自然是要南蛮有份量的人来道歉,南诺瑶还代表不了南蛮皇室。

当然,皇上把南诺瑶送回了凌云苑,并不表示她就不用受到一点惩罚。皇上限制了南诺瑶的自由,不许她离开凌云苑,有特殊情况需要离开,还得皇上同意。

南诺瑶这段时间,一直被关在院子里,火气非常大。可她犯错在先,人又在东文的地盘,着实不敢乱来,只能让人私下做点小动作。

南诺瑶无法离开凌云苑,可并不表示她与外界脱节,南诺瑶来东文的时候,身边带了不少能人异士,这些人在皇城不敢乱来,可打听几个消息还是可能的。

林初九被关进大牢,福寿长公主艳照流出的事,外面的人都知道,南诺瑶自然也是知道。

虽然林初九被关一天就被放出来,让南诺瑶很不满,可看到皇家人对林初九的态度,南诺瑶就知萧天耀走后,林初九在京中的日子不好过。

南诺瑶正在听下人汇报,林初九从宫里回来后的事,就见一个粉衣丫鬟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公主。”

粉衣丫鬟一脸急色,却不急着说话,而是看了看左右两旁的人,南诺瑶立刻把屋内人打发走了,冷着脸问道:“什么事?”

粉衣丫鬟是南诺瑶的贴身大丫鬟,可却是南诺离送来的人。之前,诺瑶公主对南诺离这个五哥很信服,对他送来的人自然是以礼相待,可是……

自从周贵妃和南诺瑶说了那么一段后,南诺瑶对五皇子就心存芥蒂,连带对南诺离安排在她身边的人也不喜。

“公主,有您的信。”粉衣丫鬟并不受南诺瑶的喜好影响,双手将信奉上。

“信?五哥还能给我写信?”南蛮山主庄的事,南诺瑶知道一些,当初为了哄南诺瑶,南诺离稍稍透露了一点,以示兄妹二人亲近。

粉衣女子不说话,垂手立在一旁,南诺瑶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原先只当这丫鬟宠辱不惊,是个做大事的,可现在却觉得对方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喜欢一个人时,看他做什么都是顺眼的,对方再不合理的举动,都能为他想出合理的解释。同样,讨厌一个时,不管他做什么,都会觉得他是别有用心事。

南诺瑶现在就觉得她的五哥,做什么都是有目的,都是为了利用她。

随意将信拆开,满不在乎的扫了一眼,可看到上面的内容后,南诺瑶脸色一变,手指微微收拢,强压下怒气道:“谁送来的信?”

“奴婢不知。”粉衣女子低头,一副恭谦的样子。

“哼……不知你敢把信送来?”南诺瑶半点不信,粉衣女子也不惧,轻声道:“公主,信封隐秘处有五殿下的私印,奴婢看到信后,便斗胆将信呈上。”这话是在告诉南诺瑶,她压根就不知信中的内容。

南诺瑶果然在缝隙处,找到了南诺离独有的印记,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这信虽不是她五哥亲自写的,可同样代表五哥的命令。

想到信中的威胁,南诺瑶就知自己没有选择。南蛮的女子虽然比东文的女子地位高,可同样没有继位当女王的可能,她和母妃一直依附五哥一派,她要是不听南诺离的话,这个时候和南诺离撕破脸,恐怕连南蛮都回不去。

到时候她死在东文,就是父皇再宠她也没有用。

心里万分不甘,可南诺瑶知道自己只有听从命令的份,紧紧地拽着信,南诺瑶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道:“去,给我熬一碗催经药,双份量。”

催经药一般是给月事久久不来的女子用的,在南蛮后宫,有不少妃子为了能怀上孩子,会一再催经。

南诺瑶在十五岁时没有来初潮,当时太医就给她开了催经药,至今她还记得那药喝下后,腹中的让人痛不欲生的绞痛。

如果可以,南诺瑶一辈子都不想再喝那玩意,可现在……

她没有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