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懿旨,柿子挑软的捏/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诺瑶早就料到林初九不好请,毕竟她和林初九妥妥的是有仇恨在。林初九要是二话不说,提着药箱就来给她看病,她才觉得奇怪呢。

为了让林初九非来不可,南诺瑶除了让人去萧王府门口闹事,也让人进宫说明情况。

她的病不是假的,有太医作证,谁也不能说她装病。

特事特办,南诺瑶就算在东文犯下了错,皇上不待见她,可也不能让她死在东文。宫里的人收到消息,也不敢怠慢,考虑到此事是女眷的事,便立刻将此事报给了皇后娘娘知晓。

皇后为了照顾七皇子,昨天一晚上没有休息好。好不容易今天七皇子病情稳定,皇后可以睡一个安稳的好觉,却半夜被人吵醒。

皇后面上不显,可心里却是万分不满,听到宫人报来的情况,皇后冷笑一声:“去,派人走一趟萧王府。告诉萧王妃,诺瑶公主是东文贵客,让她去给诺瑶公主看一看,一定要保住诺瑶公主的命。”

宫中的人得到命令,快马加鞭往萧王府赶,在萧王府的侍卫,准备强制驱逐南蛮人时,带来皇后的懿旨。

“诺瑶公主病重,皇后请萧王妃看在两国邦交的份上,代皇后娘娘去凌云苑看看诺瑶公主。”来人很客气,并不说非要萧王妃医治南诺瑶不可,只让她去一趟凌云苑。

可是,只要林初九去了,就沾上了这件事,南诺瑶要是出事了,林初九绝对撇不清。

“皇后懿旨?”萧王府的侍卫听到这话,脸色微变,相视一眼,最后侍卫小头目,朝身旁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他进府问问。

林初九正准备睡了,就听到下人说皇后来了懿旨,让她非去不可,还是代皇后去!

“简直是强买强卖,皇后这是要撕破脸?”林初九气得磨牙,在一旁侍候的丫鬟,大气也不敢喘,低着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林初九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烦躁,起身道:“让南蛮的人等着。”

“是……”屋外的人急忙跑出去交待林初九的命令。

“过来,服侍我换衣服。”林初九见进来服侍的人,一点眼色也没有,更加烦躁了。

小丫鬟第一次服侍林初九,根本不知道林初九的喜好,听到林初九的话,忙不迭的去寻衣服,这一找又花了不少时间。

林初九也懒得催,天知道,她一点也不想去见南诺瑶。

万一南诺瑶真有病,然后她一过去,医生系统就强制她为南诺瑶医治,那她不得憋屈死?

到时候,南诺瑶不想她医,她还得求着,简直是丢尽医生的脸。

“坑人的系统,我上辈子是不是毁了银河系,这辈子才会嫁给萧天耀,又带上你这么一个坑主人的货?”林初九忍不住吐槽,一向不喜欢迁怒的她,第一次迁怒萧天耀,把萧天耀从头到尾吐槽了一遍。

南诺瑶会盯上她,不就因为萧天耀吗?

这要是她与萧天耀恩恩爱爱,被南诺瑶嫉妒,她还能暗爽一下,可偏偏……

她和萧天耀还处在不亲不熟的状态,南诺瑶却盯上她,简直是虐心。

“哈啾……”站在水潭边上的重楼大人,鼻子一塞,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回事?”重楼眉微皱,眼中闪过一抹嫌弃。

幸亏没有喷出鼻涕,不然……

有洁癖的重楼大人,一定会受不了。

重楼带来的属下,听到重楼打喷嚏的声音,一个个低头不敢说话,却默默地以重楼为中心,呈扇形站好,帮重楼挡风。

夜风,还是很寒的!

重楼默默望天,凭他的身体,这点风算什么,可是……

这事要怎么解释?

正在此时,潜入潭中的人传来消息,“大人,找到了,潭中有一面石墙,打开就可以进去了。”

“通知人来。下水,将石门打开。”重楼立刻下令,上前一步就准备跳下去,却被手下的人挡了一下,“大人,此等小事交给我们就好了。”大人,你身子这么弱,寒风一吹就着凉,哪能下水呀。万一病倒了怎么办?

重楼没有吭声,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这一眼就把那人吓得连连后退。

他错了!

大人你请……

水中的人收到命令,立刻动手将石门打开,只是水中有浮力,想要将门打开并不是容易的事……

东文,萧王府

林初九磨磨叽叽的换好衣服,打发小丫鬟出去,从医生系统里取了常用药备上,考虑到南诺瑶是女子,又取了一些女人会用上的药,至于能不能派上用场,林初九也不知道。

“我现在只希望,系统你个傲娇货能傲娇一点,别什么阿猫阿狗都要我医。”林初九合上药箱,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她真得挺担心的,因为她根本不想医南诺瑶。

提着药箱往外走,王府的侍卫立刻跟在她身后。

林初九出去时,南蛮的人还在,见到林初九出现,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齐刷刷跪在林面前。

“谢谢萧王妃。萧王妃您是好人,您肯出手,我们家公主就有救了,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

皇后的懿旨,只是让林初九代她去看望南诺瑶,可到了南蛮人嘴里,却是林初九去救南诺瑶的命。

林初九不屑与南蛮人多说,冷笑一声,丢下一句:“你们南蛮人的膝盖真软。”便登上马车。

南蛮人站在原地,又羞又恼,可这是东文,不是他们能够撒野的地方。

萧王府的侍卫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敢吭他们王妃,南蛮人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等王爷要攻打南蛮时,他们一定自请去前线!

马车缓缓前行,车夫是萧王府的人,任凭南蛮的人说得多急,车夫都不肯加快速度。

凌云院内,南诺瑶足足疼了一个时辰,整个人已陷入癫狂状态,床单上全是血,可她腹中的疼痛却没有减轻半分,南诺瑶痛得要要杀人:“林初九,林初九……本宫记下你!今晚你带给我的痛苦,来日我一定会加倍偿还!”

柿子挑软得捏,南诺瑶不敢拿南诺离出气,只能挑上林初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