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诊断,可怜又可恶/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初九以为南诺瑶是三分病,说得十分严重,一路上不管南蛮人如何催,她都慢悠悠的晃着,完全没有把南诺瑶的病当回事,可是……

当她看到一床的血,还有痛得在床上打滚的南诺瑶,就知事情不是她想得那样,就算南诺瑶的病没有生命危险,可也不能轻视,至少南诺瑶的痛是实打实的。

林初九进来时,南诺瑶已经痛得失去神志,医生系统也没有提醒林初九非救她不可,这让林初九大大地松了口气。

林初九放下药箱,寻问照顾南诺瑶的宫女:“你们公主是怎么回事?”这要是装病,牺牲也太大了。

宫女不敢隐瞒,说道:“公主她来……月事,然后就痛这个样子。”

“来月事?”听到这话,林初九着实愣了一下,可同时亦松了口气。

原本,她还为自己故意在路上磨蹭而愧疚。作为大夫,不将病人的痛苦当回事,她真得很失职,可现在吗?

她似乎不用自责了,痛经这事种虽然痛得时候难受,可怎么也不会要人命。

“只是痛经就不用担心了,死不了。”林初九拿出手套带上,同时问向宫女:“给你们家公主熬了红糖水没?”

“熬了,公主也喝了,还是疼得不行。”宫女连忙点头,林初九表示知道,示意对方让开,便上前……

“诺瑶公主,把手伸出来。”林初九拉了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

南诺瑶不过是一个小公主,还不够格让她蹲在床边医治。

“我,我……”南诺瑶听到耳边有声音,挣扎地抬起头,就看到林初九的脸,本就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孔,更加的狰狞,“林初九,是你?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走,走开……”

守在门外的萧王府侍卫,听到这声音立刻破门而入,唰的抽出长刀,“大胆!”

只是,一冲进来就发现,他们太紧张了,屋内什么事也没有!

侍卫愣了一下,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南诺瑶抬头看了一眼,惊恐的道:“出去,出去,你们快出去。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呢?这是本宫的闺房,出去……”

“王妃……”侍卫并不走,而是寻问林初九。

林初九见南诺瑶似乎是怕男人靠近,趁南诺瑶挣扎时,林初九扣住她的脉博,确定她气息混乱,不可能有战斗力气,林初九才道:“你们先出去,我有事再叫你们。”这是告诉侍卫,要守在门口的意思。

“是。”侍卫收刀出去,南诺瑶死死地盯着他们,一直到他们走出去,才放松紧绷的神经,瘫在床上,随即……

刚刚忘记的疼痛,又再次袭来,南诺瑶嘴唇咬得出血,撕心裂肺的喊道:“啊……好疼,我好疼,来人呀,来人呀!”

这一挣扎,南诺瑶就抽出了自己的手,林初九差点被她乱挥的双手打到,不由得冷着眼道:“好了,别叫唤了,再叫也减少不了疼痛。”

“我叫不叫关你什么事?林初九,走,你走了……我不要你同情我,也不可你可怜我。”南诺瑶双手挥舞,根本不让林初九靠近。

林初九试了一次,发现接近不了南诺瑶,也就懒得再上前。

她是大夫不是圣母,南诺瑶不配合她的医治,她也不屑管南诺瑶的死活,反正痛经又死不了。

“公主还有力气叫唤,恐怕一时半刻死不了,天亮后让旁的大夫来看吧。”林初九起身,刚转身就见照顾南诺瑶的宫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萧王妃,你不能走。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公主。我们家公主与旁人不同,她真得会死的。”

林初九没有理会宫女的话,而是冷傲的道:“你们南蛮人是不是特喜欢跪?”

动不动就下跪,拿道德来绑架人,简直神烦。

“不,不是的……奴婢只是求萧王妃你救救公主。”宫女一脸苍白,身子摇摇晃晃,明明林初九什么也没有做,对方却是一副受尽欺辱的模样。

林初九最烦这种白莲花了,她那个好妹妹林婉婷就是一朵大白莲,现在又来了一堆白莲花,简直不能再惹人厌了。

林初九居高临下的打量对方,一脸高傲的道:“你以为你们公主是什么东西?她不让我碰,我还要上赶子救她?你们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说完,林初九就从宫女身边绕过,宫女一急,扑上前,抱住林初九的大腿,“萧王妃,萧王妃,不是的,我们公主不是不让你救,是……”

“放手。”林初九踢了踢脚,脸色不善。

她就知道,来凌云苑没有好事。

“萧王妃,求求你了,再等等,容奴婢劝说公主,公主一定会同意的。”宫女一脸急切,死死地抱住林初九的腿不放,扭头对南诺瑶道:“公主,公主,奴婢求求你了,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公主……”

“啊……啊……”南诺瑶一脸泪水,痛苦的大叫,不是之前因疼痛而喊叫,而是因为愤怒,因为悲伤,因为痛恨……

“啊……”南诺瑶失声尖叫,叫过后便一脸惨白的平躺在床上,像是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

“林……萧王妃,我求你,救救我!”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以想象南诺瑶说这时的心情。

“你说什么?”林初九不是刁难南诺瑶,她是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南诺瑶再一次没有感情的重复道:“萧王妃,我求你……你救救我。”

“奇了怪了,你居然还会求我?”林初九摇了摇头,到底没有再为难南诺瑶,让宫女放开,便转过身为南诺瑶诊治。

这一次南诺瑶很配合,躺在床上也不叫痛,像是木偶一样,林初九说伸手就伸手……

南诺瑶静下来,林初九扣脉也能准确一些,同时也方便医生系统诊断。

很快,医生系统的诊断结果出来了,只是这结果让林初九很吃惊。

这……不可能吧?

林初九愣住了,扭头看向南诺瑶,见南诺瑶一脸死灰,心里大至明白,南诺瑶应该知道自己的情况。

难怪,难怪不肯让男大夫看。难怪这么抵触,这姑娘还真是挺可怜的……

【作者题外话】:写得极不顺,感觉怎么写都不对……这个月刚开始,我的全勤又没了,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