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保密,负责任/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求你,帮我医治,求你……”

话说完,南诺瑶已是泪如雨下。

最终还是暴露了!

不管她怎么隐瞒,最终还是让人知道了,她最不想让人的事。而且,这个人还是她最厌恶,最嫉妒的女人。

然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她还要求那个女人救她。

像是卑微的奴仆,开口求那个女人医好她的病。

真得好讽刺!

可是……

如果无法阻止事情暴露,那她希望在暴露后,能有医好的可能,让她像正常女人一样怀孕生子。

她希望林初九能医好的病,强烈的希望,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希望。

如果林初九能医好她的病,她可以不跟林初九抢萧天耀!

南诺瑶不断的哀求,哭声越来越大,只听就能知道她此时有多么的伤心绝望。林初九无奈的转身……

她不是因为南诺瑶才妥协,她是受不了系统这个小妖精。系统真的是一点节操也没有,南诺瑶装个可怜,挤两滴眼泪它居然就妥协了,简直丧心病狂!

“混蛋。”林初九低咒一声,“嘭……”药箱砸在桌子上,林初九没好气的道:“把房关上,窗关上。”

她尊重病人的隐私,有些事不宜在让外人知道。

“还不快去……”南诺瑶听到林初九的回应,心中闪过一抹狂喜。

至少,林初九肯医她,这是今晚所有糟糕的事情中,最好的一件了。

宫女是知情人,知道林初九的用意,忙不迭的上前将门窗都关死了。

林初九隔着门说了一句:“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要进来。”万一侍卫闯进来,看到不该看的总是不好的。

南诺瑶不是什么好人,可她林初九却没有想过用卑劣的手段,毁掉南诺瑶。

如果她真那么做,那她和南诺瑶有什么区别3F

南诺瑶没有坑声,紧咬着唇不说话,林初九也没有奢望南诺瑶感激。她又不是因为南诺瑶开口而救治,她是因为医生系统才不得不救,南诺瑶感激与否她都不在意,只要记得付诊金就好。

原谅她小气,这个时候还惦记着钱的事。

林初九带上口罩与手套,转身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裤子脱了。”林初九的语气很不好,任谁被这么耍着玩,都不会高兴。

“啊?”宫女一愣,僵在原地不肯动,林初九又补一句:“还愣着干什么?快脱呀!”

宫女不敢妄动,怯怯地看了南诺瑶一眼。

南诺瑶闭上眼,泪水从眼角滑落,似知晓旁人在她的决定,南诺瑶紧咬牙关,点了点头。

宫女这才上前,替南诺瑶将裙子与裤子脱下。

南诺瑶一身是血,裤子早就被浸透了,宫女不由得红了眼,林初九却是半点表情也没有,让宫女拿帕子替南诺瑶擦干净腿上的血。

这种事有人代劳,她这个医生何必亲自去做?

腿上的血很好拭净,只是南诺瑶还在流血,时不时就会有污血出来,宫女擦了几次也不见效,而南诺瑶早因这个动作而全身僵硬,满脸通红。

这个样子真得太让人羞耻了,南诺瑶连睁开眼的勇气都没有。

林初九倒不觉得有什么,在医院呆久了,人体在她眼中没有什么特别,哪个器官都是一样。

林初九示意宫女起身,拿了一把圆角的夹子上前。

林初九坐在床边,示意宫女把灯拿过来。

“不要……”南诺瑶开口,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害怕烛光。

“同为女人,你在意什么?”林初九没有理会她,强硬的让宫女把灯拿进。

如林初九所预料的那般,南诺瑶身上有缺陷,套这个时代的话说,南诺瑶是石女,但有技术高超的大夫替她开了道口子,让她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只是……

对方不是西医,刀子动得不错,可却没有做完全,以至于让南诺瑶只是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

“你的伤处,需要重新切开。”林初九检查完,将染血的工具与绷带放在一旁,“不是太难的事,明天白天我来给你医治。”

最难堪的一面,已经露在林初九面前,南诺瑶索性破罐子破摔,睁开眼问道:“今天晚上不行吗?你既然跑了一趟,今晚便替我医好吧,明天,明天……我怕自己没有勇气。”

南诺瑶这个理由让人挑不出来,可是……

林初九却知道事情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南诺瑶一再要她留下,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缺陷,要说没有目的,林初九都不信。

“诺瑶公主,说吧,你为什么一再要留我下来?”林初九双手环抱,眼含嘲讽。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南诺瑶木着一张脸,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就今晚,我不想再等了。”

“你说不想就不想吗?我不乐意今晚医。”南诺瑶越是咬定今晚,林初九越发肯定南诺瑶别有用心。

今晚,她还真不能留下来。

南诺瑶见林初九不配合,阴冷的道:“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又不肯给我医治,你不怕我杀了你?”

“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秘密先暴露,还是我先死。”林初九要会怕南诺瑶的危险才有鬼。

这里是东文不是南蛮,南诺瑶要是东文的公主,她还会忌惮一二。

“你……”南诺瑶咬着唇,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我把自己最隐秘的事情,都告诉给你知晓了,你还想怎么样?”

在常人眼中,要是对方将最私密的事告诉你,你自然就会与那人亲近一些。南诺瑶明显就是用这招,拉近她与林初九的关系,只可惜林初九是学医的,她虽然没有修心理学,可多少会关注一些,这个法子对她不管用。

“诺瑶公主,你似乎忘了我是大夫,你要医病,身为大夫的我知晓你的病情,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算什么私密的事,她以前知道的私密事,比这个更劲爆。

比如,某个大佬的儿子不是亲生的;某位夫人有特殊癖好……

这些都是病人的隐私,要是她听过后就要对病人负责,那一百个她也负不起责。作为大夫,她知道病人的隐私,只要做那一件,那就是——替病人保密!

她只要帮南诺瑶保密,就是负了最大的责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