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杀,总要有人付出代价/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初九不普通的大夫,她是萧亲王妃,南诺瑶是南蛮受宠的公主又如何,林初九不乐意今晚医,南诺瑶就是再逼也无用。

无视南诺瑶的请求与威胁,林初九将染血的手套丢进纸袋,包好,放回药箱。

见南诺瑶还在那里说个不停,林初九也不耐烦了,转身,一脸嘲讽的道:“诺瑶公主,明人不说暗话。我既然能看出你的病症,还能保证医好你的病,就表明我的医术,比你以前看过的大夫只好不差。你为什么会出然出血,你比我更清楚。”

林初九就差直说南诺瑶,故意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

之前,林初九只是有猜测,可现在她却是肯定了。依南诺瑶的身体,她不可能自然来月事,南诺瑶这个样子,必然是用药催出来。

“你……知道什么?”南诺瑶脸色一白,牙关打颤。

“诺瑶公主,自作聪明和自欺欺人一样愚蠢,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和你一样蠢。想要让我今晚留在凌云苑,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真得死了。”南诺瑶要有这份魄力,她林初九认了。

“你……”南诺瑶咬牙切齿,却不敢说重话,她的病还指望林初九医呢。

五哥交待的事,注定办不到。南诺瑶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再阻止林初九离去,而是闷声问道:“我的病你真得能医好?你也肯为我医治?”她不相信林初九会这么好。

将心比心,要换作她是林初九,她绝不会给一个羞辱过自己的人医治。

“你要愿意相信我,我会给你医,你要不相信,我也不勉强。”林初九猜测,如果南诺瑶排斥她医治,医生系统应该不会强制她。

“你……给我医治时,会不会动手脚?”南诺瑶看着林初九,心里一片挣扎。

她当然是想医好,刚刚也一直希望林初九能医好她的病,可是……

是冷静下来,她才发现事情不是她想得那么简单。

林初九是答应为她医治了,可医治的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呢?

这事,谁也不敢保证!

“我不是你。”林初九提起药箱,看了南诺瑶一眼,“明天,派人去王府请我。如果不来,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说完,开门离去。

门口的侍卫见到林初九出来,皆是松了口气,刚刚见林初九命令关门、关窗,又不让他们进去,他们还以为出大事了。

“王妃,请……”萧王府的侍卫,走在前面给林初九开道,南蛮的人见林初九要出来,忙上前想要阻止,可在东文的地盘,他们还不够格。

南蛮的人不敢来硬的,只能不顾受伤,拿身体阻挡,“萧王妃,我们家公主还病着,你不能走呀。”

“萧王妃,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西,你等我们家公主没事再走吧?”南蛮几个侍卫,嘴上说得可怜,可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死死挡住林初九一行的去路。

“我们家王妃说了,你们公主死不了。怎么?还赖上我家王妃了?”萧王府的侍卫也不好下狠手,万一把人打死了,总是一件麻烦事。

“快让开,听到没有。再不让开,别怪我下狠手了。”侍卫只能放放狠话。

“萧王妃,我求求你了,我们家公主还没有脱离危险,你这个时候走,不是让我们公主自生自灭吗?”南蛮的人死活不肯让,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也纠缠不开。

南蛮人越是不让他们走,萧王府的侍卫就越发的肯定,这里面有猫腻,说什么也要快点离开。

而这个时候,林初九又冷冷地补道:“拦路者,杀无赦!”

声音不大,可话中的意思却让南蛮人背脊一寒。

他们敢缠着林初九,就是确信林初九看在两国邦交的份上,不敢真对他们动手,可不想他们失算了,萧王妃完全不在乎邦交不邦交,下起令来毫不含糊。

而萧王府的人,一向习惯听从命令。萧天耀走之前就有交待,他不在京城期间,府中一切皆由林初九说了算,哪怕林初九要烧了萧王府,侍卫也要帮忙倒油添柴。

现在,林初九下令杀人,萧王府的侍卫就是知道后果严重,也不会含糊。

他们王妃的命令,他们只要执行就可以!

南诺瑶带来的人不是善茬,可是林初九带来的侍卫多。人多势众,以多打少,萧王府的侍卫又没有顾忌,放开手脚去砍,南蛮的人不想得罪死林初九,不敢下死手,很快就不敢再拦,纷纷避开了……

林初九从南蛮人身边经过,看他们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林初九不屑的哼了一句:“敬酒不吃吃罚酒,犯贱”

“哼……果然是犯贱。”侍卫有样学样,跟着哼了一声,护送林初九出去。

在萧王府磕破头的粉衣少女,听到林初九离开的事,顾不得额头上的伤,急忙跑来找诺瑶公主,“公主,你怎么让萧王妃走了?她走了,五殿下怎么办?你这是要置五殿下于死地吗?”

因为心急,语气不由得带出几分责怪。

南诺瑶本身就情绪低落,听到粉衣少女的话,当即拉下脸来:“本公主行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评论了?”

林初九不给她面子,一个小宫女敢给踩她头上,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来人,把她拖下去,给我打三十大板。”三十大板不会要人命,却能让粉衣少女一个月下不了床,更不用提她头上还有伤。

“公,公主……”粉衣少女惊恐地看着南诺瑶,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南诺瑶眼眸一挑,冷声道:“怎么?本公主打个下人都不行?”就算是五哥的人又如何?下人就是下人。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一时情急,肯请公主恕罪。”粉衣少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可南诺瑶不为所动,执意要人打粉衣少女三十板子,而且就要在她的门外执行。

下人不敢违背南诺瑶的命令,立刻将粉衣少女押到板子上。

“啪啪啪……”板子打在臀部的声音,隔着木门传来,粉衣少女撕心裂肺的呼痛声,也传到了南诺瑶的耳朵里,可是……

南诺瑶只觉得快意!

她疼成这样,总要有人付出代价,不是吗?

至于被困在山里的南诺离3F

她自身难保,怎么保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