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四大境界/超级黄金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美味的烤鱼加鲜美的鱼汤吃完之后,唐大少舒适的躺在地上,看着自己手中的昆吾刀,随手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块玉籽,然后随意的划了一下,噗嗤……

手中的玉籽居然出现了一道极深的划痕……

“这昆吾刀似乎要比鱼肠剑还要锋利啊……”唐大少喃喃自语道。

玉石的硬度比石头要稍高一些,他没用鱼肠剑切割过玉石,但是切割过石头,虽然也能切动,但是流畅程度远远不及这昆吾刀切割玉石,由此对比的话,昆吾刀的锋利程度好像更胜一些。

当然,唐大少对比的时候并没有使用灵气进行辅助,否则的话,不论是鱼肠剑还是昆吾刀,切割玉石恐怕都跟切豆腐一样了……

今天是采玉的最后一天,不论是阿星阿甘还是虎子,都喜欢在临行前能找到更多的玉石,收获更多的金钱,阿虎对着来之不易的机会也很珍惜,各个都在争分夺秒的在河滩上猫着腰翻找玉籽。

唐大少此行的目标早已经超额完成,自然不会再去跟他们争抢一些玉籽,手中拿着昆吾刀和玉籽,唐大少不由得想起了那《子冈九刻》来,自己是不是可以按照这个秘籍来练习雕刻呢?反正现在手头上也有不少玉籽……

只是他这心思要是让扬州那些有名的玉雕师父知道了,肯定要骂他败家了,琢玉这一行虽然讲究悟性,但更讲究一个熟能生巧,唐大少他一个没玩过雕刻的人居然在刚开始雕刻的时候就用珍贵的和田玉籽料来练手,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要知道普通琢玉师开始的时候都是用木头练习,然后用石头练习,通过这两个阶段之后才会用真正的玉石雕琢,不过这个时候也只会用一些品质低下的青海玉等等,至于品质上乘的和田玉籽料对于普通雕刻师来说一辈子恐怕也用不了几次……

当然,此时的唐大少可没有什么暴殄天物的概念,随手将划了一道深深印痕的玉籽仍在地上,将背包里的《子冈九刻》拿了出来。

既然闲来无事,不如自己随便练习一下好了,看看能不能琢磨出一些门道来。

这本书整体都是用繁体字所写,不过这些可难不倒唐大少,要说半年前的唐大少看到这些繁体字还真要连蒙带猜才能将里面的意思理解出来,而且还不一定正确,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好歹也是经过高等学府深造,学习文物研究的,要是连繁体字都看不懂那还研究个屁啊,文字是了解哪些文物的基础!

“雕刻、琢玉之道在于心,手,眼,心之结合……”

《子冈九刻》的第一页好像类似与一个总纲,介绍了雕刻的几个境界。

根据唐大少的理解来看,第一个境界就是第一个境界就是‘通’,所谓通即通透,雕刻似模似样,达到这一境界便可称之为雕刻师,可以将一块玉石雕刻出一个形状来,通常这一境界之人进行雕刻费时费力,而且经常会将载体破坏,难以雕刻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第二个境界为‘技’,技即是技巧的巅峰,所雕刻之物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真的一样,技巧的巅峰,达到这个境界可称之为雕刻大师。这个境界的雕刻师对于载体已经有了极好的把握,雕刻起来游刃有余,作品惟妙惟肖,价值不菲。

第三个境界为‘道’,道是技的升华,大师级作品虽然达到了技艺的巅峰,但是没有灵魂,雕刻之物就是雕刻之物,不能给人一种赋予灵魂的感觉,达到这个境界就是宗师之境,给雕刻之物赋予灵魂。

而这个境界的雕刻师已经可以进行随心所欲的创作,通常,这类人会追求更高品质的载体,让自己的作品尽可能的完美。

但是陆子冈在书中也指出,每一个宗师级作品都是呕心沥血之作,即便是达到了宗师境界,也不可能将每一件作品都赋予灵魂,每一件宗师级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根据陆子冈所言,他终生也不过雕刻出了一件宗师级作品,在作品完成后,整个人的头发都由黑变白,好像失去了大量的精气,经过年余休养才恢复过来,使得他轻易不敢再进行宗师级作品的创作。

可惜那那件东西被留在了皇宫之中,现在不知所踪……

看到这里,唐大少不禁想起了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七位的挚情之剑——干将莫邪剑。

挚情之剑干将莫邪剑分为雌雄两把,干将为雄剑,莫邪为雌剑。

传说,干将,莫邪原本是春秋时代,生活在吴楚边境的一对铁匠夫妻,所铸之剑极为锐利。

后来楚王闻之,将两人请到王宫,拿出了一块生铁,说这是王妃夏天晚上纳凉,抱了铁柱,心有所感,怀孕生出来的怪东西;看起来这铁不同寻常,可否用它来打造两口宝剑。

干将莫邪将生铁检查之后,发现这确实是难得的好铁,只是体积有些小,想要铸造两口宝剑怕是力有不逮,楚王闻之,又从自己的袖口里拿出了几块铁胆肾。

铁胆肾是极为难得的宝贝,传闻昆仑山有一种神兽,有兔子那般大小,雄的毛色金黄,雌的毛色银白,它们既吃红沙石,又吃铜铁,死后其身体内会形成铁胆肾,千金难求之神物。

凑足了材料,干将便将王妃生产的铁以及铁胆肾带回家中。他不敢怠慢,忙与妻子莫邪一同架起洪炉,装好风箱。干将另外还采集了五方名山铁的精华,和王妃生产的铁和铁胆肾混合在一起,想要按照楚王的要求,铸造出两口削铁如泥、吹风断发、能飞起杀人的宝剑!

铸剑三个月后,不料天候突然发生变化,气温骤然下降,铁汁凝结在炉膛里不消融了。

干将见状手足无措,莫邪不忍,她想起师父教诲,知道原因所在,金铁不消,神物的变化,需要人作牺牲,对神物赋予灵魂,于是纵深跃入炉中,干将莫邪方才铸成。

这一段典故倒是跟陆子冈所说有异曲同工之妙,赋予作品以灵魂,只是挚情之剑干将莫邪剑的出现莫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陆子冈是损失了大量的精气……

不过,按照陆子冈所设想,雕刻之道在第三境界之上还有第四境界,即为‘心’,到了这个境界不必拘泥与载体如何,比如你要雕刻的是玉石还是石头,或者是木头等等。

这个境界的人在看到载体的一瞬间,你就已经知道,它最适合与什么样子,随心而刻,片刻即成,胸有成竹,虽然它还是个载体。

那些边边角角对这个境界的人来说已经不存在了,好像它本来就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作品,只是被那些边边角角给遮挡了一样,如果能达到这个境界,宗师级作品或许可以随意创作……

当然这个境界还只是陆子冈的假想,因为他自己也没能达到这个境界,或者说他感受到了这个境界的存在,只是还没能去突破,至于这个境界的人是不是可以随意创作让宗师级人物付出大量精气甚至生命才能创作出的宗师级作品来,就不可知了,至于在宗师级作品之上是不是还有跟高级的作品,这个也是未知之数……

看完这段类似于总纲的东西,唐大少若有所悟,这雕刻四境应该不止是这四境,或者说,世间所有的艺术品都可以分为这四个境界。

只是那第四境界心境说的有些玄乎,连陆子冈自己都没达到,按照这个情况来看,铸造出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七挚情之剑的干将莫邪也只能算是宗师级的人物,那所谓的第四境界真的有人达到过么?

由此,唐大少想起了欧治子,这可是一个变态的存在,铸造出了泰阿、七星龙渊、工布、湛泸、巨阙、鱼肠、纯钧、胜邪等八剑,每一把都是赫赫有名,其中纯钧,鱼肠,七星龙渊,泰阿,湛卢,五把剑都位列十大名剑,也就是说华夏十大名剑中有一半是欧治子铸造的……

而据传,莫邪其实是欧治子的女儿,干将是他的女婿,这样一来,干将莫邪剑也跟他有关,这简直就是一个变态中的变态。

如此一来,唐大少猜想,这个家伙应该是达到了陆子冈书中所记载的第四个境界,不然的话,这么多宗师级作品出世,所消耗的精气神简直恐怖,没看到他女儿,女婿为了铸造出一件(两把)宗师级作品干将莫邪剑,结果连命都丢了…………

唐大少的脑袋里快速过了一遍自己的藏品,鱼肠剑位列十大名剑,是欧治子的作品,肯定是宗师级的,自己手中的昆吾刀如此锋利,应该也是宗师级的,其余紫金砚台,九龙宝剑,九龙玉杯,宣德炉,等等东西,纵然在价值上不比鱼肠剑和昆吾刀低多少,但是从单纯的艺术角度上来说,应该还算不上是宗师级的东西,可以算作是大师级巅峰!

唐大少突然发现,自己手上仅有的两件宗师级物品都有一个共同点,内部有灵气存在,莫非这是所有宗师级的共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