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高额出场费/超级黄金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大少的灵气缓缓的注入白将军的体内,唐大少很小心的控制灵气的强度,不至于一次性注入太多,而导致白将军发生太大的异常。

有了唐大少灵气的帮助,白将军身上流血的部位纷纷止住,一丝丝的灵气融入它的细胞之中。

白将军的体力在一点点的恢复,而那屠夫黑背的体力则是在一点点的不断下降。

此消彼长之下,才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形式瞬间逆转!

此时的白将军就像是一个屌丝逆袭一样,翻身做了主人,把黑背压在身下。

嘴巴直接放开了黑背的嘴巴,直接朝着黑背的脖子处咬去。

这种逆转的场面顿时让现场炸开了锅……

“哈哈,白将军逆袭了,咬住了对方的喉管。”

“别松开,千万别松开,咬死它,咬死它!”

“……”

“卧槽,怎么会这样?屠夫加油啊!”

“屠夫,你都要赢了,怎么还能被对手给翻盘啊?这没道理啊……”

“是啊,没道理啊,不是在作弊吧。”

“作弊?不是吧,这怎么作弊,大家都看着呢?”

“我感觉那白将军似乎是吃了什么兴奋药一样啊,你们看到没,这家伙比起之前的力气还要大,好像没有损失任何体力一样。”

“嗯,是有问题,玛德,不是这狗场在作弊吧?”

“……”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两条狗议论纷纷。

而场中的训狗师也是瞪大了眼睛,这和他们之前的预想不对劲啊……

这萨摩耶虽然被训练的很厉害,可是比起德国黑背来明显还差了一个档次,怎么就能逆袭了呢?

“有没有搞错啊?到底怎么回事?白将军怎么逆袭了?是不是有人喂了它吃过什么药?”在一个不起眼的包厢里,狗场的主人也感觉不对劲,皱眉问道。

“李总,没您的指示,谁干给狗喂药啊,开战之前,我们都已经检查过的啊。”一个训狗师回答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李总问道。

“或许是萨摩耶突然爆发了,也可能是黑背突然间腿软了……”训狗师无奈道。

其实他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上头问起了,他就必须要给个答复才行!

“突然爆发?腿软?这样也行?”李总带着狐疑的目光看着手下的训狗师……

“这个倒是有可能,黑背在上台之前,交配过的……”另一个训狗师道。

其实他也知道,另外一个家伙在胡扯,不过他也不得不跟着胡扯下去……

本来这一局按照他们的设定,应该是黑背赢,让下面的客人们赢点钱,然后下一局好翻盘的,让那些赢了的客人多下注的。

可谁承想,这白将军居然逆袭了,这可就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如此以来,上头责问下来总要给个说法才行啊……

“交配过了?好吧,以后记住了,上台之前的狗,一定要看好,不能让它们兴奋过度了……”李总闻言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接受了这个解释。

想想看自己在那个啥过后,不也有点腿软嘛,这黑背腿软,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只有另外一个训狗师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交配的问题,之前斗狗场玩过那么多次了,也没见到拿条狗交配过后战斗力下降的。

白将军能赢,肯定有它的理由,不过现在他们也看不出来,必须要等白将军出来之后,进行详细的检查才行!

“是,李总”两人同时答道。

“嗯,这一场虽然出了意外,也算是有所进账了,只是下一场有点麻烦了。”李总沉吟道。

“李总,王少来了,而且他们也带了一条大狗,一身雪白的毛皮,看上去和獒犬差不多,恐怕也有意想上场,不如我们去问一下。”

“假如王少的狗愿意上场的话,到时候我们可以从新做安排!”一个训狗师道。

“王少来了?嗯,这个倒是可以有,王少可是咱们的金主,哦,对了,他来了今天下注没?”李总问道。

“下了五十万。”训狗师道。

“买的谁赢?”李总道。

“白将军……”训狗师有些垂头道。

“呃,好嘛,我们辛苦了这么久,有一半的工作是为他做的啊……”李总苦笑道。

五十万,下面的客人虽然多,不过真正下注的人不算多,而且多数人都是几百,几千的下注,几万块的都不算多了,这一下又被王军分去五十万,他们几乎没什么赚头了……

他们这么搞一下,估计也就能赚个百来万左右,结果王军这一手来的……

“也不算白辛苦,除了王少之外,还有几个土豪下了不少。”驯兽师道。

“嗯,你去找王少谈谈吧,看看他的狗愿不愿意出场,出场费作价二十万,一般的狗恐怕入不了王少的法眼,平时给个几万块的出场费估计王少也可不会看在眼里……”李总道。

让客人的狗出场,都是要给出场费的,否则人家辛辛苦苦养的狗,凭啥给你赚钱啊?

不过,一般的狗,都只是几千块出场费,高级点的狗出场费几万块,一般不会超过十万。

而王军地位不一样,其实十万,二十万在人家眼里,估计也没啥区别,但是自己样子必须要做出来!

他相信,自己出二十万买这条狗的出场费是值得的!

堂堂王氏集团的继承人,即便是养一条狗,也绝不可能是普通的狗,极有可能是血统很高的藏獒,甚至纯种藏獒!

这样的狗可不多见,而且价格也鬼,普通具有藏獒血脉的小狗都能价值几十万了,那些纯种藏獒甚至上百万,养大之后更值钱……

这样的狗出场,你出场费给的低了,人家会理你?

两条狗很快分出了胜负,白将军咬断了屠夫的脖子,萨摩耶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假如狗也会记载历史的话,假如狗也能有传承的话,那么屠夫肯定会被铭记在耻辱柱上!

堂堂一条黑背,居然被一条萨摩耶给干掉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就好比一个精锐的战士,和一个农民在打架,结果被农民反杀了……

“赢了!”王军笑道。

他虽然不怎么在乎输赢,连狗都没看,然后就随意押注,但是意外之喜,还是让他十分高兴,五十万出去,转眼回来变成了一百万……

不过,客人赢了,尤其是这位王少赢了,在海市恐怕还没人敢赖他帐,该取钱取钱去吧……

“奇怪,这萨摩耶吃了兴奋剂不成?居然真的干掉了黑背……”叶群摇头苦笑道。

“呵呵,一切皆有可能。”唐大少笑道。

那侍者就郁闷了,白将军居然赢了,他本来得到的奖金分红起码要少了一半……

“兄弟,看到了吧,斗狗都是十分凶狠的,你见过这么凶的萨摩耶吗?”

“这萨摩耶虽然赢了,可也是惨胜,浑身上下不知道流了少血……”

“要是毛球去的话,或许可以胜利,然而也绝不可能毫发无伤。”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斗狗都没有好下场的原因,今天受伤一次,明天受伤一次,就算是伤好了再上场,因为大量失血,它们也会变得越来越弱,最后惨死在别的狗嘴里!”王军道。

“嗯,我明白,这就跟打拳击的差不多,都说打拳击的,也没几个有好下场,一山更有一山强,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唐大少点头道。

场地中,两条狗已经被分开,萨摩耶被重新关在笼子里带走,而那德国黑背则是嘴里吐着血沫子,有气进没气出的被人直接拖了出去,恐怕活不了多久……

侍者归来,同时还带了另外一个人来。

这人一上来就冲着王军道:“王少,您好!”

“呵呵,你好。”王军点头道。

这人他见过,是这里的驯兽师,不过具体叫什么,因为许久没来,他已经忘记了,他也没必要去特意记着这些无关紧要人的名字……

“王少,我们李总想问您,您今天带来的狗可以参战吗?我们给您二十万出场费!”训狗师道。

说着的时候,还开始仔细打量毛球。

感受着不怀好意的目光,毛球冲着训狗师开始龇牙,要不是唐大少一直摁着这家伙,恐怕这家伙就想直接扑上去了……

“二十万出场费?给的是不少,不过你觉得二十万对我有用?”王军笑道。

“王少开玩笑了,别说二十万了,就算是把整个斗狗场都给您,对您来说恐怕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吧……”训狗师讪讪道。

二十万,在普通人眼里是不得了的一笔钱了,但是在王军的眼里嘛,他不认为和二十块有多大区别……

“呵呵,价格翻一倍,毛球就去了!”唐大少轻笑道。

价格翻一倍?

驯兽师闻言脸色剧变,二十万变成四十万,光是出场费就这么多?

这恐怕是斗狗场开市以来的最高出场费了……

“既然我兄弟开口了那就四十万吧,不要以为我们要的高了!不是还有赌博,嘿嘿,我押两百万进去,买毛球赢,只要你们有本事,尽管来!”王军笑道。

出场费是高,但是架不住王军押注更高,要是能赢的话,四十万出场费算什么……

【作者题外话】:电脑突然出了故障,今天就只能更新两章了,请关注微信公众名道门弟子,微信号daomen01,关注人数过百,有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