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张姨隐藏的恐怖秘密/匹夫无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珊微微一滞,但是立即就恢复了过来,面无表情地说道:“那好吧,你有这种想法,我也很高兴!”

“那我现在就出去找工作了,我要向你证明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站起身来,回头又说了一句,“我差点忘记了,你早就知道我是真正的男人了!”

“你……”苏珊今天早上真的被我气得不轻,但是她都一一忍住了,既然和这个张涛结婚了,就算是合约结婚那也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了,所以苏珊深吸了一口气,也就释然了。

“苏珊老婆,我走了,不要太想我哦!”我对着苏珊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笑容,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我才不会想你呢,对了,你等等!”苏珊撅了撅红润的樱桃小嘴,叫住了我。

我立即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给了苏珊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这才三秒钟,苏珊女朋友,你想我想得也太快了!”

“闭嘴!”苏珊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的手好了吗?”

“苏珊老婆,你瞪人都能瞪得这么好看!”我先是夸赞了一下苏珊,然后接着回答道,“我的手还没好,难道苏珊姐姐你芳心大动,终于决定用亲我来给我治病了?”

“你走!”苏珊真的有点招恼了,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关心一下他,但是这个张涛反而借此调戏她。

我给了苏珊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继续朝着门口走去。

正当我要迈出门槛的时候,苏珊再次发话了,娇呼道:“回来!”

我只好再次停在门口,回过头来,看着苏珊,语重心长地说道:“苏珊老婆,你倒是让我走,还是让我回?”

“给你!”苏珊将我忘记在沙发上的土豪金5s手机拿了起来,递向我所站的方向。

“还是老婆对我好,时时刻刻关心我,一点一滴都是情!”我走回去,接过手机的过程中,无意之下碰到了苏珊柔软的小手,柔柔的,滑滑的,就像触电一般。

我忍不住又往前伸了伸手,再次触碰了一下苏珊白皙的柔夷,这让苏珊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一脸警惕地看着我,说道:“你干嘛?”

“不是我干嘛,是我的手不受控制了,异性相吸的力度怎么会这么大?”我一脸煞有介事的样子,还最后点了点头,称赞道,“大自然真是奥妙无穷啊,你觉得呢,苏珊老婆?”

“哼,歪理邪说,你今年的合约报酬减少一半,现在只剩五千万了,这只是对你的小警告,给我记住了!”苏珊见我依旧带着一副毫不在乎的灿烂笑容,秀眉微蹙地说道,“还有,我提醒你拿手机,也不是关心你,而是怕有事找不到你而已,好了,你可以走了!”

苏珊说完之后,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转身坐到了另一个高档的单人可移动沙发上,打开了对面90英寸的夏普牌高清液晶电视机,开始津津有味地看着国产动画《喜羊羊与灰太狼》。

我见苏珊不再搭理他了,也就直接转身出了家门。

这个时候,张姨刚刚刷完碗,从厨房走了出来,朝着正在看动画片的苏珊,问道:“小姐,姑爷呢?”

“他出去了!”苏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机,头也不回地回应道。

张姨走到了苏珊的身边,然后拉着苏珊所做沙发上的把手,将沙发往后拉了一段距离,说道:“小姐,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看电视不要这么近,对眼睛不好的!”

苏珊站起身来,朝着张姨俏皮地吐了吐小舌头,撒娇般地说道:“我知道了,张姨!”

这个时候,苏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苏珊按下了接听键,说道:“雅儿,什么事?哦,我今天没事!去逛街,好啊!”

苏珊挂了电话之后,就朝着张姨,说道:“张姨,我今天要出去和雅儿逛街去,你去不去?”

“我今天就不去了吧,小姐,你最近也太累了,出去放松放松也好!”张姨看着苏珊,爱怜地说道。

“雅儿让我开车去接她,张姨,那我就先走了,你也出去散散步,别一直呆在家里!”苏珊拿上自己的lv包包,然后出门开着保时捷就走了。

张姨看着保时捷远去的身影,弯下身体脱下鞋子,然后竟然从鞋子的一个夹层里取出了一个方形小玉牌。

那小玉牌此时有着一闪一闪的红光,张姨用手轻轻地按了一下上面的一个小突起,小玉牌竟然发出了机械般的声音:“媒介苏珊最近怎么样?”

“小姐最近很好,不过……”张姨脸色平静,紧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小玉牌中发出了焦急的询问声。

“小姐好像已经破了元阴了!”张姨的话语说完之后,那边停了好久都没有回声。

过了好大一会,小玉牌才再次发出声音,“元阴破了倒也没有多大关系,反正到时需要的是她的……”

小玉牌那边及时停住了口,显然下面的事情极其隐秘,不适合公开。

“你们到底想要用小姐做什么,还有媒介到底是什么意思?”张姨一脸的激动,显然想问这句话很久了。

小玉牌那边传出冷冷的声音:“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你的儿子过得很好,等媒介到了使用的时候,我就会让你们母子重逢,还有,你的缓解药会在今天中午十二点有快递送到,注意签收!”

“我想听我的孩子说说话,喂,喂,喂……”张姨看着已经没有一丝光彩的小玉牌,流出了一滴眼泪,“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自己的命,我这样出卖小姐,到底是对是错?”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正漫无目的地走着,他早已忘记他的初衷是出来找工作的了,而是不断地用眼睛打量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我一边走着一边摇头低语道:“今天运气太差了吧,竟然一个美女都没见到!”

“张涛,来电话了,快接电话!”,正在我懊恼之际,我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话语,想着苏珊完美的容颜,我忍不住多听了一会,一边在心里暗暗想道:“其实,苏珊老婆表面装得冷冰冰,内心还是火热无比的。”

我想到这里,然后就去准备按键接听,可是手机的响铃却在这个时候停止了。

“这苹果5,我好像不怎么会用!”我一脸郁闷地自言自语道。

我只好继续往前走去,就在我刚走了两步路的时候,苏珊那悦耳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接听了电话,只听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您好,请问是张涛先生吗?”

“我是张涛,不是先生!”我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你是谁?有事吗?没事我挂了,我很忙的!”

“张涛先生,我是田一诚,我想请你帮我治病,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田一诚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出来。

“哦,那个阳痿神经病患者吗?”我的话语让电话另一边的田一诚暗地里狠狠地咬了咬牙,不过田一诚却忍住了没有发作。

田一诚只能含糊地“嗯”了一声,不过,我一副比较感兴趣的样子,继续问道:“你是想治疗阳痿,还是想治疗神经病?”

“咳咳,张涛先生,我没有神经病,不治疗神经病!”田一诚强压着心头的怒气,咳嗽了一声,然后耐着性子解释道。

现在有求于张涛,田一诚表面的样子还是需要做一做的,但是此时我不知道的是,田一诚内心却有着一个恶毒的想法:“能伸能屈才是大丈夫,我田一诚现在隐忍着,等我的暗疾好了,我就想尽一切办法上了风清清,到时候让你张涛悔恨不已。

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呀,这年头神经病是绝对不会说自己是神经病的,你好自为之吧!”

“那就谢谢张涛先生的关心了,一诚想问一下张涛先生今天可以给我诊治吗?”田一诚故作恭敬地询问道。

“五百万元治疗费,你准备好了吗?”我问道。

“一诚早就准备妥当了,张涛先生是需要转账,还是需要现金,到时候来了咱们再商量,可以吗?”田一诚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我对于金钱现在不敢兴趣,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我也不怕田一诚骗我,田一诚要是敢骗我,我立即就能把田一诚从阳痿患者变成一个百分之百纯种太监。

田一诚见我没有回答,忍不住继续询问道:“张涛先生难道还有别的要求吗?”

“没有要求,不过今天我治阳痿没空,你明天再给我打电话吧!”我刚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让那边的田一诚眼神变得更加阴郁。

那边,田一诚也只好收起了手机,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帅气男子敲门而入,说道:“一诚表哥,我想找你给我整治一个人!”

“是你,叔光表弟,是什么人招惹你了?”田一诚立即换了一种表情,微笑着看着西装男子。

西装男子正是田叔光,是喜欢美女总裁的家伙。田叔光毫不在意地说道:“是是一个乡下来的民工,不过身强体壮,挺能打的!”

“民工?哦,那好吧,再能打也快不过我手中的子弹,走,咱们哥俩先出去喝一顿。表哥我遇到一个医生,或许可以治好我的隐疾,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玩女学生、女白领了!”田一诚脸上笑着,他打听过我的事迹,知道我上次在银行就挽救了一个老人的命,所以田一诚对我的医术还是比较相信的。

枫林大道上,车如流水马如龙。

“该去哪里找工作呢?还有,该去哪里找炼制仙源丹的灵草呢?”我沿着枫林大道十分郁闷地前行着,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今天没空,你都阳痿了这么多年了,还在乎多阳痿一天两天吗?”我以为还是田一诚打来的电话,忍不住开始数落对方。

“呃,那个,大哥,是我!”那边的声音明显停滞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开口回应。

“你是谁啊?谁是你大哥,我和你很熟吗?”我虽然感觉这声音比较熟悉,但是任何用亲戚关系来和他套关系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咳咳,大哥你真幽默,我是王小环,我今天向您汇报一下昨天我们所做的好人好事!”王小环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恭敬。

“哦,是你啊,恭喜你,你的智商终于提高了,都能分辨清楚我说话幽默了。”我立即就想起了被我恐吓的朱小环等人。

王小环听到我夸他智商提高了,忍不住谦虚了一下,说道:“谢谢大哥的夸奖!”

“不用谢,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你现在的智商终于和猪的智商相等了,恭喜你,名副其实了!”我的话语让朱小环再次郁闷了起来,但是他却不敢顶嘴,一顶嘴有可能他下半辈子的性-福生活就彻底或作泡影了。

“那个大哥,我们昨天每个人平均做了两件好事,都是以大哥您的名义做的。”王小环知道不能和我再谈论智商的问题了,于是就开始说起了我吩咐他们所做的好人好事,“第一件好事是,张大妈家的母狗难产,然后我们帮助张大妈及时将母狗送到了宠物医院,然后挽救了狗妈妈狗宝宝共计五条生命……”

一边百无聊赖地听着王小环好人好事的汇报结果,我不由自主地就走到了大路的中间。

“滴滴滴!”急促的汽车鸣笛声忽然响起,我回头一看,一辆灰色的宝马m6grancoupe疾驰而来,而在宝马车的后面,还追着另外一辆法拉利跑车。

“卧槽,美女来袭!”

看着疾驰而来的汽车,我反而转过身来,将两个手臂完全张开,不躲也不闪地站在大路的中央。

“美女,请留步!”

我脸上的笑容此时显得格外灿烂,宝马车的司机也没想到竟然有人不怕死,尽管司机死死地踩着刹车,但是为时已晚。

宝马车朝着我呼啸而来,司机这个时候看清楚了我,不由得尖叫一声:“有人!”

可是,此时宝马车已经撞上了我,带着黑色大墨镜的司机也不忍地偏过了头,同时在撞了我一秒钟之后,宝马车终于“吱”的一声刹住了车。

宝马车司机是一个戴墨镜的黑衣女子,她轻咬着嘴唇,将头转回车的正前方,却发现前方空空的,那个人不会被碾压到车子底下了吧!

“撞死人了?死了?”墨镜黑衣女子脸上出现了一丝复杂的表情。

正当墨镜黑衣女子想要打开车门下去查看一下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宝马车的后座响起:“喂,好久不见了,小雨!”

墨镜黑衣女子心里一惊,车里什么时候上来了一个人,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墨镜黑衣女子本能地回头一看,正好看到我灿烂的笑容,不由得脱口问道:“竟然是你?你没死?”

“你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死?”我疑惑的问。

我看着这个墨镜黑衣女子,虽然看不见黑衣女子的脸部,但是我已经认出了墨镜黑衣女子的身份,身为精神力觉醒者,我的记忆力根本不会出错,这个女人,就是当初和我一起杀人的小雨。

那时我是连续执行好几个杀手任务,小雨都陪在我身边。

只是,当时这个女人只是个小姐,而且说是为了弟弟的学费才当小姐的,可是这时候怎么这副打扮。

小雨秀眉微蹙,因为带着大墨镜也看不清表情,不咸不淡地说道:“其实,当初你被我骗了!”

“怎么回事,难道你根本就不是做小姐的?”我心中惊了一下,问道。

“对,我是个杀手,当初你执行杀手任务,我就跟在你身边。你的目标是杀人,我的目标是杀你!”小雨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

“这么说,你给弟弟治病什么的,也都是假的?”我笑了笑,又问,“可是你后来又怎么没有下手!”

“因为你是个好人,和我当初说的一样!”小雨眼神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至于要杀你的,是一个觉醒者组织!”

觉醒者组织,按照当初来看,可能是死神殿吧!不过那些组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了。

“那你现在这打扮,是怎么回事?”我又问。

“后来任务失败,我就不想再当杀手了,我去了一家公司,给一个白富美当保镖,就是这个城市的,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小雨看着我,眼神愈发复杂起来,“缘分,还真是神奇,你后来过的怎么样了?”

“我啊,我后来过的生活,和西游记一样……”想起后来经历的事情,我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就在这时,原本在宝马车后面拉开了一段距离的法拉利也在这个时候追了上来,法拉利直接挡在了小雨所开的宝马车前面,让宝马车没有丝毫前进逃跑的可能。

法拉利的车门开了,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帅气男子走下了车,朝着小雨这边走了过来。

小雨低声埋怨了我一句:“都怪你!”岛叨助血。

这个时候那个帅气的男子已经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微笑着说道:“下车吧,小雨!”

小雨冷哼一声,竟然乖乖地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十分警惕地盯着面前的帅气男子。

“还有一个,也请下车吧!”帅气男子看着宝马车后座的我,依旧一副微笑的表情。

小雨这个时候却开口说道:“林俊豪,他只是一个路人,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没关系!”

“他在你的车里,就肯定要跟我走一趟!”林俊豪的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微笑,似乎永远也不会生气一样,敲了一下后座的车门,说道,“你是不是打算让我用暴力手段将你请下来!”

“小雨,外面什么时候来了一只疯狗,吵死人了!”我语气中已经带着一丝不悦了。

“小子,你敢说我是疯狗?”林俊豪拳头紧紧握起,脸上和善的微笑终于消失了。

而我也在这个时候从另一侧开门下了车,一脸认真地看着林俊豪说道:“不是我说你是疯狗,是你本来就是疯狗,你是疯狗的事实,不是别人说一说就能决定的!”

“小子,你现在很有种,但是我不知道当我将你打得面目全非的时候,你妈还认不认识你?”林俊豪冷眼看着我,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小雨此时忽然严词说道:“林俊豪,你别忘了,你们组织潜龙和我们夜鹰一样,都不能随便对普通人动手的!”

“他不是普通人,因为他很快就变成一个死人了!”林俊豪压根就没有将小雨的话放在心上,忽然凌空跳起,竟然要直接跨越宝马车,用脚去踢我。

而小雨也只能咬了咬牙,她现在还不是林俊豪的对手,不过,小雨其实也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人物,所以对于林俊豪的出手,小七并没有丝毫阻拦。

林俊豪凌空跳起,那姿势那动作,简直是酷炫无比,若是有女孩看到的话,肯定要被林俊豪给迷倒了。

林俊豪的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我的脸部踢去,而眼前的男孩竟然不躲也不挡。

正当林俊豪以为马上就能将这个男孩给狠狠地踏在脚下的时候,他发现他的身体不知道怎么了,骤然一麻,浑身都顿时没有了一丝力气。

而与此同时,这个男孩竟然在马上要被踢中的时候,诡异的避开了林俊豪那自认为必杀的一脚。

林俊豪知道悲剧了,这下恐怕要直接蹲在地上了,难道这个男孩竟然也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林俊豪本来是认为他会一屁股跌倒在地上的,可是就在他即将落地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屁股一疼。

然后,林俊豪一米八的身体竟然硬生生地翻转了一百八十度,原本的屁股蹲直接变成了狗吃屎,甚至有几粒尘土进入了林俊豪的嘴里。

“不愧是疯狗,这狗吃屎的动作就是专业,佩服佩服!”我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是那么的灿烂。

小雨虽然知道我不简单,但是却没想到身手不错的林俊豪在我的手中连一招也过不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问道:“张涛,你原来这么厉害!”

“小妹妹,你怎么不知道尊敬长辈呢,我是你的大哥哥,知道么?”我一脸不满地看着脸色微红、胸脯起伏的小雨,一副不想罢休的样子,继续说道,“还有啊,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暗恋我好久了,当然因为你是小姐,我看不上你,现在呢,可以考虑一下!”

小雨还没反击我,就只见原本趴在地上的林俊豪忽然再次腾空而起,不过这次的高度显然比较小,但是还是跳到了距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小子,去死吧!”林俊豪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银光闪闪的,而此时匕首距离我的脖子只有十公分远的距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