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来自神界/匹夫无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中沉吟着,从第一面墙壁上的“丹碎”开始看起。

丹碎:破碎丹田,释放体内空间,通外界阴阳之气,将外界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吸入丹田中,创造最初的灵气之初。丹田为人体内的空间,丹碎完成后,可将自身法宝,法器都存放于丹田之中。将外界灵气吸入丹田中,形成体内空间的初始之物,这打造自身空间第一步的境界,就算是达至小成了了。

丹碎的修炼方法,是通过自身的力量全部集中于丹田腹部中,沉丹凝气,破开体内初生时留下的肉体屏障。同时屏息凝神,感受体内所有器官的触动……

眼神认真的观看着这第一面墙壁“丹碎”的修炼功法,渐渐的我突然感到有一种很熟悉的既视感。这种感觉就像是人们有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却突然在一瞬间感觉似乎这个场景以前来过,似乎在梦中见过。这种体验很多人都有过,科学界将其称为既视感。

此刻的我也是同样的感觉,我隐隐觉的在我的潜意识深处,似乎某个时间看过这功法,但这理应是不可能发生的。结合刚才看到那幅女娲壁画会动的情景,我心中愈发奇怪起来。

认真的将一整面墙壁关于第一层境界“丹碎“全部看完后,我并没有感到这功法的复杂和不可思议,我潜意识之中感受到的,全都是极为熟悉的感觉。

呆呆的站在墙壁前,这会身边的聂小倩和妖姬都以为我在苦思冥想这功法的要领,并没有打扰我。但这会我还是感觉,这套功法我似乎以前修炼过,或者是前世修炼过,总之是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刚才我看到前面的内容心中竟然自然的就出现了后面的内容,而当我看下去的时候发现后面的内容确实与我刚刚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一样。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道空灵的女声,这声音仿佛来自天外一样,清冷默然。

“可怜的流放者,雅典娜女神的孩子,你来自神界……”

“什么?”听到这道声音,我猛地回头向四周看去,但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那幅女娲壁画上。

对,那声音是出自那里,绝对错不了。

但这会的我心中却是忐忑了起来,因为就在刚才听到这道声音后,我脑海中那颗神秘的金色球状物体又微微颤动起来,包括现在,它依然在我脑海中震荡着,我感到神志隐隐出现了一丝模糊,一道道金光再次自我周身涌出,朦朦胧胧的照亮了这间修炼室。

“你怎么了,公子!”

身边的聂小倩慌忙抓住我的胳膊,但她的手刚接触到我的胳膊,就被我体表散发出的蒙蒙金光笼罩,当即啊的叫了一声,身躯柔弱的倒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我这才浑身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连忙摇了摇头努力压抑住脑海中那颗金色球状物体,不断深吸了几口气,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我的情绪稳定下来后,体表的金光也渐渐散去了。

而这会的聂小倩却是被紫萱接住了,紫萱的手正放在她的额头上,聂小倩平躺在地上,露出光洁如玉的酮体。这女娲一族似乎天生就有治愈的能力,还好紫萱出手及时,聂小倩这会看起来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你刚才怎么了?”紫萱抬头担心的看着我,又问,“对了,你们三个还没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呢?”

“我叫雪夜,她们两个,妖姬,聂小倩!”我淡然的对这紫萱回答道,随即心中动了动,又问,“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是来自那幅画中的……”

说完这话,我便是指了指后面那幅女娲壁画。

听到我这话,妖姬和紫萱脸上都出现了奇怪的表情。紫萱看了我一会,摇了摇头说,“我刚才一直在一边看着你们,如果有什么声音的话我早就发现了,但刚才确实没人说话。至于你说女娲娘娘的壁画,这幅壁画确实在很久以前就有了,但是这几千年我们都没发现过它显灵,更不可能开口说话,你大概是听错了吧!”

听错!如果我还是个普通人的话倒有可能听错,但如今的我都达到了这境界,怎么可能会出现幻听的症状,况且刚才我脑海中的金色球状物体也震颤了起来,所以这说明那声音确实是真的。

我又问了问妖姬,妖姬也摇了摇头,说刚才她一直跟在我身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下我有点奇怪了,如果这声音是真的话,那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妖姬和聂小倩,紫萱都没有听到?难道是见鬼了!可惜这是六界,根本不能用鬼来解释,难道,真的是女娲显灵了,她的一丝元神还附在这壁画中吗?

我心中疑惑着,又开始思量着刚才那话的内容了。

雅典娜女神,神界,这又是什么含义。雅典娜似乎在希腊神话中为女战神,但刚才那话,说是雅典娜女神之子……

心中思考了一会,我便不敢再往下想了。如今发生在我身边未知的事情太多了,我自己也习惯了。我担心再想下去脑海中那颗神秘的金色球状物体会再次裂开。

但这时,我却对这控神决来了兴趣,这似乎是来自我潜意识的感觉,很想尝试修炼一下。

努力的摇了摇头拉回思绪,我再次将目光转移到那第一面墙壁上。

丹碎……丹碎……极力与自身丹田中,沉丹凝气,自成空间……

我嘴中喃喃的默念着这墙壁上记录的功法要诀,缓缓将脑海中的精神力向丹田腹部集中而去,刹那间我的胸膛咕噜咕噜的鼓荡起来,但我的心神却渐渐进入了空灵状态。

陨落的战神,诸神的黄昏,控神决,以自身为宇宙混沌,破碎万天诸神。

这是墙壁上关于控神决简介记载的一段话,我心中默念着,脑海中似乎已经出现了一幅诸神万界的画面。

神是什么?仙又是什么?

我的眼神也变得渺茫起来,接着,我在聂小倩,紫萱,妖姬三女不解的目光注视下,缓缓脱掉浑身的衣服,扑通一声跳进了旁边的血池中。

血池里的水咕咕翻腾着,当我光着身子进入血池的那一刹那,我感到在一瞬间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体内,而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还满是猩红的血池,这会变成了清澈的池水,那些红色的血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它们都是已经被我吸入了体内。

但这念头只在我脑海中闪了一下,我的心神便再次进入了空灵状态。

这会我的脑海中,已经自己浮现出一幅诸神黄昏的画面,黑色的海洋,末世般的场景。宇宙初始的诞生……

心中沉寂着,无穷无尽的精神力自我的脑海中涌出向丹田小腹处聚集而去,丹田处传来阵阵剧痛,但我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噗……”

这时在我的体内,突然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就像泡沫碎掉一样。而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小腹丹田处刚刚由于能量冲击产生的剧痛瞬间全部消失了,精神力缓缓向丹田处集中过去后,我感觉到精神力似乎穿过了什么屏障,接着,我便看到了我丹田中的世界。

茫茫的如同白雾一般,整片空间,都是蒙蒙的白雾,但这些白雾似乎是液体的,有种稠粘的感觉。

这会我的丹田空间虽然很小,仅仅只有一块庭院大小,但做到这一步。控神决的第一层境界,算是已经达到了。

此刻的我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闭着眼睛,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我的丹田空间中,接着又开始修炼第二层境界,苦海!

海天相接,浩瀚无垠……

我努力回忆着刚才墙壁上记载的关于第二层境界“苦海”的描述,身体不断吸收着天地灵气修炼起来。

而这会,整个修炼室中已经站满了女娲族的族人,只见一个个披着紫色轻纱的少女们围着血池中的我站成一圈,眼睛瞪得大大的,掩着嘴唇表情震惊的看着池中的我。

站在最前面的,正是紫萱和那个圣母。这会那个圣母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池中的我白花花的身体,嘴中震惊的喃喃道。

“灵血消失……女娲壁画变色,这意味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