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巧舌如簧/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女大人!不好吧,这事要是被宫主知道了……”下属看着汐月下手有些太狠,会直接让冷秋蝉承受不住。担心花依依知道此事,会降罪于自己。

“怕什么,有什么事情!我们都是为了帮宫主驯服这个冷秋蝉。你不是也看到了他骨气硬着呢,不下迷幻药怎么行。不用多说什么,快去给他喂药。这件事情,我自会跟宫主解释。”汐月说道。

下属听到这话,便放下心来。听从的拿了一颗迷幻药,给冷秋蝉吃了进去。冷秋蝉死咬牙关,直接被这个下属打了一拳肚子,痛的直接张开了嘴。

然而下属就趁着这个机会,将迷幻药放下冷秋蝉的嘴里。他们常年在地牢里面拷问犯人,早就有一套如何制服犯人的手段。

冷秋蝉被迫又吃了一颗迷药晕,他心里的怒火再也忍住不住了。狠狠地看着这个喂自己吃药的人,他要杀了他们!!

喂完药,下属望着冷秋蝉那一双因为愤怒而通红的眼睛,想着对方是慈悲城的大人物。虽然现在沦落这样,但也着实让下属有些害怕。喂完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这一次,汐月没有急着问问题。因为她觉得欣赏着冷秋蝉的痛苦,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既然人现在落在自己的手里,想怎么玩都可以了。至于花依依,她自有办法去应付她。

于是,汐月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冷秋蝉又一次的大力咬着舌头,嘴边一丝血慢慢地滴了下来。

这一种要晕迷,又在死撑的感觉,快让冷秋蝉给弄疯了。他不能晕,但脑袋却沉的厉害。二颗迷幻药让他身心交瘁,略受折磨。他强撑着意识,凭着自己的毅力在跟这个迷幻药作对争。

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但他会狠狠地地咬着舌头跟嘴唇,强硬的支撑着自己的意识!说来也奇怪,他冷秋蝉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了,照理说,什么样的毒药他没有尝试过?可是现在他身上被施予的这种毒药,却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渐渐地,冷秋蝉有些看不清面前汐月的样子。但他却记得她站立的位置。所以他努力的盯着汐月。这个人,他一定会记住的!还有花依依,这些女人没一个好东西。

欣赏着冷秋蝉的痛苦,汐月嘴角的笑容是却是越来越大。冷秋蝉,当日你下药给轩辕雅兰,将她交给那些男人们,有没有想过今天呢。一向轻世傲物的你,没有料到也会有今天吧。

“冷秋蝉,我劝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这样才会少受折磨。要知道,这样极品的好药,可不是轻易能碰到的。要是你不乖乖的听我的话,那么待会我会有更好的药给你品尝品尝,哈哈!”汐月慢条斯理地说道。

谁知,冷秋蝉回应的就是一个字‘呸’!

这样的小人,他冷秋蝉不会怕!只要撑过去又是一条好汉!

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让汐月有些不满起来。

看来冷秋蝉将自己舌头咬住,竟可以抵制住二颗迷药药。这让汐月不得不佩服了,看来冷秋蝉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对自己也是够狠心的啊!既然这样,那自己就加点料吧。让冷秋蝉享受一下这种极致!

“来人,给我拿铁烙弄上,不信他不乖乖听话!”汐月吩咐着下属。

这一次下属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汐月已经说了有什么事情,她会跟宫主解释。所以,自己的职责就是听从于汐月。

下属一言不发走到刑具那边,找到一个烙铁在火炉上烧着。铁慢慢的红了起来,照耀着下属的脸,也震撼冷秋蝉的心!

尽管冷秋蝉已经被折磨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要留着力气去抵制迷幻药。但他还是听到汐月要对自己用酷刑。他只觉得汐月是疯了,居然敢私自对自己用刑。花依依什么时候容许他这样对自己了!别人不清楚花依依这个女人,他还能不清楚吗?

这个女人,虽然贵为万魔山庄的大宫主,但是一向对自己痴迷有加!平常她想跟自说句话,自己都不会给她机会!可是现在她却叫人如此折辱自己!花依依,我绝对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的!

也不知冷秋蝉跟花依依是不是有心灵感应,这一下,花依依还真的来了。

花依依到了地牢,便看到自己的情郎被绑在刑具上,一脸痛苦的模样,还有嘴角居然都有血。这一幕,惹得花依依心疼不已。

“宫主!”

汐月见花依依来了,马上毕恭毕敬地起身,向花依依行礼。暗想她怎么来了,看来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事情了。

本来二颗迷幻药都要将冷秋蝉给制住了,却来了花依依。尽管汐月有些觉得可惜,但只要人在自己的手里,机会有的是!

“哼,花惜柔!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将冷秋蝉打磨成这个样子,我是让你驯服他,不是让你对他用这样的酷刑!你看看人都流血了,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花依依生气地训斥道。

面对花依依的怒火,汐月却没有丝毫惧怕。换上一副为主分忧的神色,卑微地说道:“下属未曾对冷秋蝉用酷刑,只是给他喂了迷幻药,那是他为了清醒咬舌而流出的血迹。”

汐月知道这件事情花依依一定会知道,与其别人说,不如自己交待。

果然,花依依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她就是听到有人通报汐月给冷秋蝉用药,担心冷秋蝉有什么事情,所以才赶过来的。她就是想看看这个汐月,到底要玩什么花招。还是就让汐月知道,就算她当了圣女,自己也有权利可以随时取消他的职位!

“我什么时候让你给他喂这个药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花依依质问起汐月。

“宫主,我这样做也是想逼问出冷秋蝉的心里话,看看他真心喜欢的女人到底是谁?我这样做,也全是为了宫主考虑啊!宫主让属下驯服这个冷秋蝉,我也只好先挖出他的实话呀。”汐月巧舌如簧地解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