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赢得信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花依依听到这一此话,忘记了质问汐月。反而是问道:“他是不是说喜欢的人是轩辕雅兰?”

或许在这之前,汐月还不敢肯定的说冷秋蝉喜欢的女人不是轩辕雅兰,但是自从她跟自己的娘亲进行了那一番的谈话之后,她心里也有底了:这个冷秋蝉既然能做出那样不要脸的事儿来,那么对轩辕雅兰,其实他心底也根本没有多少的情分了!

花依依这个女人心机这么深,为了她不要因爱去伤害轩辕雅兰,汐月决定将几天前的事情说出来。

于是,汐月开口说道:“不是,冷秋蝉真心喜欢的女人不是轩辕雅兰。前几天,轩辕雅兰特意主动上门找冷秋蝉,就是想献身于冷秋蝉。但是被冷秋蝉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还将轩辕雅兰赏赐给了几个下人玩乐。”

“哦,是吗?轩辕雅兰那个贱人,没想到她也有今天!还以为她真的会永远得到秋蝉的爱呢!呸!没想到老天真的长眼了!”听到汐月的话,花依依顿时喜笑颜开。多年来,她一直以为冷秋蝉从来没有忘记轩辕雅兰那个贱女人。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对轩辕雅兰。想到这里,花依依的心情就是无比的愉快。

看着花依依高兴的样子,汐月又体贴地说道:“宫主,既然冷秋蝉不喜欢轩辕雅兰,那宫主不想知道,他心里真正喜欢的女人是谁吗?属下这么做,也是想要问出最终答案来,替大宫主分忧啊!”

这句话引得花依依动心了,她一直以为轩辕雅兰才是冷秋蝉恋恋不舍的女人。但知道轩辕雅兰不是的时候,她比谁都想知道冷秋蝉喜欢谁。

“哈哈!惜柔!你果然是我的爱将。这件事情你办的好,继续给我问。问出冷秋蝉心里在到底喜欢着谁!”花依依不但不生气,并而夸奖了汐月。

汐月看向冷秋蝉眼底的杀意,暗暗冷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冷秋蝉到了现在了还能保持清醒,看来二颗迷幻药不行了,还是要加大分量,不过现在宫主在,做什么事情也得请示她了。

“宫主,冷秋蝉为了保持清醒咬舌,怎么办?看起来,他是死也不愿意将内心深处的秘密吐露了!”汐月将这个问题踢向花依依身上,反正吃多了迷幻药,要是变傻了,不关自己的事情。当然,汐月更想的是利于以后自己的事情。

“给他加大药量,一定要问出他真正喜欢的女人是谁!”花依依不在意地说道。

女人的妒忌心是比任何一种东西都要来的狠毒,她们可以为爱千依百顺,也可以因爱阴险狠毒!为了想知道冷秋蝉到底喜欢谁,花依依主动要给冷秋蝉喂药!这一次,她也根本顾不得冷秋蝉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只是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而忘记了自己情郎的安危!

这一种行为让汐月有些意外,看来花依依对冷秋蝉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重视。以后对冷秋蝉也用不着客气了!当然,她对冷秋蝉一向也不客气!

“是,宫主!”

汐月从下属的药瓶中倒出一颗迷幻药,慢慢地走向冷秋蝉。毕竟是妖孽的义父,她可以不想真的将人弄傻了。

所以她亲自走过去,将这一颗药给冷秋蝉吃下去。冷秋蝉不想吃,但汐月却是用力扳开他的嘴巴,然后把这一颗药放进去了,逼得冷秋蝉又吃了一颗!

这一下,冷秋蝉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昏迷之中。他咬舌,握拳逼自己保持清醒,挣扎着那些铁链,使得全身都弄出伤痕,慢慢地渗出血。

这样的惨样并没有让花依依心软,她反而是十分兴奋地盯着那些带血的肌肤。多年的痴爱,让花依依这一种爱变成了一种病态。

一时她心疼万分,一时又觉得这样折磨冷秋蝉,自己居然有快感,她的内心深处不只怨恨着轩辕雅兰,更加恨着求之不得的冷秋蝉。

“冷秋蝉,说,你到底真心喜欢的女人是谁?”汐月质问着冷秋蝉。

回应汐月的是一口吐出来的鲜血,冷秋蝉吐过之后,只觉得意识暂时清醒了一些。于是,他对自己下手更狠了,狠狠一口咬着舌头,不让自己陷入晕迷之中。

花依依面对冷秋蝉的鲜血,皱起了眉。

正当汐月以为花依依心疼,想放过冷秋蝉的时候,花依依却开口说道:“不行,再给他加剂量。这样吐下去,什么时候才可以问出来。”

这一下,汐月也不得不同情冷秋蝉了。你说你要是好好接受轩辕雅兰不就得了,非得惹上花依依这一劫,唉……不作死就不会死!

冷秋蝉听到这话,又一口血吐了出来。

正当花依依不耐烦的等着答案的时候,忽然外面转来一阵打斗声,很快,密室的大门被打开了,一身红衣的妖孽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给我抓住这个人!”花依依下令说道,尽管不知道妖孽是怎么会知道冷秋蝉被关在这里的,但是花依依还是立刻做出了抓捕的判断!

“呵,还想抓到我?”面对众人的围攻,妖孽直接一掌把这些人给打翻了。然后大步向前将义父的铁链砍断,将他救了下来。

而冷秋蝉在被松绑的那一刻,全身一软,直接晕迷过去了。

妖孽接过晕过去的义父,然后将他背在肩上,向大门的方向走去。

看到妖孽无视自己的情景,花依依冷笑一声,抽出自己的剑,准备跟妖孽好好打起来的时候,却被身边的汐月拉住了。

“宫主,稍安勿躁,不如我们静观其变!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些什么?”汐月别有用意地说道。

这一番话,让花依依停下了手。若是以前她不会这样,但经过这些事情,让花依依也有些信任汐月。这一句话明显有更深的意思,所以她同意了汐月的建议:“你什么意思?他们能有什么更深的意思?”

“大宫主,您就相信属下这一次吧!”汐月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方案,只是略带神秘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