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男人之间的战争/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船上,海皇银赫下令让下人准备了十分盛大的晚宴,按照最高等的规格,以表示自己对汐月的看重。上来的菜品都十分奢华,不但好看,而且美味!还有鲛族人特有的海马酒,这可是难得的补品。在大陆,除了皇宫的人才能喝到,平民百姓见都没有见过。

汐月的随从与侍卫已经被银赫的属下请了过来,看着这些平生难得一生的晚宴,让他们不禁大开眼界,同时也是有些激动。

银赫满意的看到自己准备的晚宴,让一旁的鲛族人都看直了眼!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好让汐月知道自己对她的看重。

但是有一个随从却很是淡然,似乎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一样。这样的淡定,引起了银赫的注意。

虽然这个随从的穿着打扮都十分的不起眼,但那通身的气派,却让银赫感觉到他实则深藏不露!

而且这个随从进来的时候,就一直尾随汐月。与她的距离,明显就是异与其他人。他们的关系很是亲近,看样子应该是汐月的近身随从。

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一下子冒了上来,银赫忍不住走上前去,口气里酸溜溜的说:

“汐月,你这个随从到是很特别啊。应该不是一般的下人吧。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面对银赫的询问,汐月有些诧异,莫不银赫看出云梵的身份了吧?可是云梵进来之后,并没有露出破绽啊!难道,银赫这小子的眼光竟然如此的厉害了?

“呵呵……图二不过是我的随从,只是他是是哑巴而已。”汐月轻描淡写的说道。力图用平淡的语气,打消银赫的疑惑。

很可惜,这样并没有打消银赫的疑惑。怎么看,这样的随从不可能有这样的气度还有眼界,定然不是一般的人。

“一个哑巴的气度就这么好,让我有些佩服啊!”银赫这一句话,明显就是不太相信云梵是普通的随从。

“呵呵……海皇见笑了。不如我们开始用餐吧。”汐月不让想银赫抓着这个不放,转移话题说道。

银赫看着自己这边的大臣都已经就位,而汐月的随从们也在下人的引领下就坐下了。大家都在等着他这个海皇了。

银赫能顺利的混成海皇,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力了。

他自然明白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如果自己过于关注一个随从的话,那么无疑会引起别人的非议,而且这也不是他一个海皇该做的事儿,该有的气度。

所以他不过微微一笑,便也缓缓就坐,举起一杯海马酒:“来,今天是本皇的尊贵客人风小姐大驾光临!本皇就用鲛族最尊贵的海马酒,敬客人一杯!”

“请!”汐月淡淡笑笑,丝毫不扭捏的举起了琥珀杯,一口喝干了。

“好!”其他人一看汐月这么给面子,便都大声喝彩起来!

“大家光是喝酒聊天未免太过无聊,不过表演一个节目吧,大家意下如何?”见汐月喝完了这杯酒,银赫自然也不甘示弱,举起酒杯,也一下子干了一杯酒!

不过喝完了酒,银赫就含笑说出了这个看起来并不过分的要求。

海皇开口,底下的人自然是说好了。

只有汐月觉得有些不对劲,直觉告诉她,银赫的这句话大有玄机。莫不是想让自己去表演?

“呵呵……既然大家都说好。汐月,就让你这个随从表演一个吧。这个节目我都已经想好了,叫飞刀射苹果!”银赫看着云梵,那双碧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微微的挑衅。

果然,汐月就知道银赫开口没什么好事。飞刀射苹果!没事在吃饭的时候表演这样惊险的节目,还要不要愉快的用餐啦!

“这个事情的话,得看图二的意思了。”汐月不愿意让云梵表演节目,有了推辞之意。

然后,汐月望向云梵,眼神当中告诉他,不要答应!

谁知,云梵却用眼神回敬她。对着银赫,他点头了!表示愿意接受挑战!

云梵当然是因为大男人的尊严受到挑衅,加上眼前的银赫以前还当过汐月的夫婿,现在一看就知道还对汐月念念不忘。

这样的人对自己发出挑战,是个男人,都得应战!

“汐月,你的随从果然是好胆识。这个游戏规则很简单,就是将苹果放在了本王的头顶上,然后让图二用飞刀射下来。如何?”

银赫笑意绵绵地说着,似乎并不觉得这个游戏过于危险,完全是不当自己的性命是回事。让汐月不知道他是太看的起云梵的手法,还是觉得云梵会因此而退怯。无论哪一种,都让汐月觉得有些无奈。

鲛族的大臣们听到海皇居然这样冒险,纷纷劝说银赫,反对这样的节目表演。

“请海皇三思啊!”

“是啊,臣请海皇不要放弃这个节目吧。”

“海皇,这样的节目太过冒险,请海皇换一个吧。”

……

面对大臣们的劝阻,银赫却表示的很淡定。大手一挥,底下的人都停止了劝说,看着银赫。

“这不过是一个节目而已,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本皇的话吗?而且,本皇相信,汐月手下带出来的人,绝对不会如此孬种的。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银赫淡定地说道。

这一下,让汐月完全搞不明白银赫到底想做什么了。跟一个下人较劲?怎么看都不太像啊!但除了这个理由,汐月实在是想不出来他在做什么!

没有办法,银赫都说这样的话,肯定是劝不得了。

于是,汐月给云梵使眼色,希望他能拒绝表演这一次的节目。然后大家相安无事,吃完晚餐就走人吧!毕竟,今天晚上的主要任务可不是来表演什么杂耍的!

可惜,一向对汐月百依百顺的云梵,今天晚上偏偏就是不同意。因为云梵感觉到银赫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让自己认输。如果自己连表演都不敢的话,就是输了!

不行!他云梵从来没有做过这样不战就败的事情。而且自己心爱的女子还在这里,所以,他只能羸!云梵就是通过这个事情告诉银赫,想靠近汐月,就得过自己这一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