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8章 恶心的妹妹/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云梵相信汐月,她说过,自己不喜欢银赫。既然这样,她就一定是不喜欢!

想到这里,云梵恢复了自己的淡定的样子。

“你这段时间在慈悲城还好吗?”银赫难得找到机会,一边向船头走去,一边跟汐月聊起了天。

“还好,只是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看来你果然是守信之人。”汐月别有用意的说道。

“呵呵……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都是做到的。你对我的好,我也会一直记在心里的。”银赫笑着说道。

这一句略带暧昧的话,让后面的云梵顿时眉宇又皱了起来,醋坛子打翻了一地。但云梵还是忍着,不想一脚将这个银赫踢到海里。让他从哪来,回哪去!

汐月与银赫正交谈着,气氛很是良好。

没想到在这时,银赫的母妃,之前的静妃,如今母凭子贵的太后带着侍女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很漂亮的鲛族女子,只是眼神不太友好。她用着一双充满敌意的眼光盯着汐月,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见到太后过来,汐月与银赫也停止了交谈。

仪态万千的汐月见到静妃,很是客气的给静妃行礼请安。

“静妃安好!”汐月独有的清灵声音,让听着的人很是舒服。

“汐月还是一样,让我很喜欢。”静妃没有掩饰自己对汐月的喜爱,跟以前一样,对汐月的态度不变。

“静妃也是跟以前一样,还是这样高贵美丽,让汐月看着很是羡慕。”

静妃一如既往的温柔让汐月还是很舒服,所以她也愿意哄哄她,说说好听的话。反正大家开心,也好过不开心!

只是这样的气氛总有一二个不识眼的想出来搞破坏,这个人就是站在静妃身边的鲛族美女。她对着汐月的敌视让汐月没有办法再无视了,暗想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女人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敌意?

想不明白的汐月也只能感叹,要不是就是自己比她漂亮,要不就是她那根筋搭错了。反正就是没好事,但这样的事情,尽经沙场的汐月也见多了,表示完全不想跟这样的小虾玩,很容易刷低智商啊!

“哟,原来这个就是海皇休掉的大陆女人啊,看起来,长得也不怎么样。这样的姿色也可能勾引海皇,看来哥哥的眼光也不过如此,亏得我以为是什么大美人,跟我们鲛族的美女比起来差远了!”

这一番阴声阳气挤兑汐月的话,让汐月彻底无语了。这样不分场合,不说理由,张口就来的女子,真的是比比皆是。看来智商低这问题,是不分国界,不分性别的。

果然,海皇银赫听到这话,脸色马上变了,呵斥了这个女子。

“银烛,什么时候这样没大没小了!是不是规矩还没有学好!”

“好了,都是自家人,银烛直率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让人看着笑话。”静妃出面打和了。

听着这话,汐月的笑意未减半分。自家人就是自家人,装得再喜欢自己,还不是这样任由这个鲛族女子打自己的脸。呵呵……还好,大家都一样,不过是见面三分笑而已。

“汐月莫要见笑,这是银赫的妹妹,她叫银烛。”静妃温柔的看着汐月,给她介绍起旁边的女子。

银烛被银赫训斥之后,一双凤眼更是狠狠地看着汐月。似乎汐月跟她有很大的仇恨一般。

这样莫名其妙的敌意,让汐月意识到银烛似乎很在意自己的哥哥银赫。莫不是看到银赫对自己好,所以吃醋?看来银烛对自己哥哥的占有欲十分之强,怪不得看自己好像是看情敌一样。

汐月对于这些皇家乱七八糟的情感没有兴趣,反正自己是不会嫁给银赫的。所以,汐月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尽早走人才是上上之策!

可惜,汐月想忍,有人就是不愿意放过她。

只见银烛指着汐月的鼻子,骂道:“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这样的不要脸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哥哥。都已经休了你,你还这样不知羞耻的过找哥哥。我告诉你,你妄想勾引哥哥!”

“闭嘴!”

“啪”没等银烛继续骂,银赫再也听不下去,直接一巴掌盖过去了。

顿时,银烛双眼含泪。看着银赫,不敢相信地说道:“你打我,你从来舍不得打我的,你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打我。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说完,银烛捂着自己的脸,狠狠地盯了汐月一眼,然后伤心跑走了。

“赫儿!”看到银烛捂着脸跑了,静妃也忍不住看了银赫一眼,语气里带着微微的叹息,“我先去看看那个孩子,免得她想不开!”

静妃见这样,也没有办法。带着侍女走开去哄银烛去了。

此时,船头又只剩下汐月跟银赫还有后面的云梵。

其实汐月自己对那些骂语到不会很生气,因为她知道这样的女人就是胸大无脑。总觉得自己是最美最好的,一看到有人比她好,而且抢走了原属于她的眼光,就会变得很喜攻击别人。

看着银赫虽然打了银烛,但眼底还是闪过一些愧疚。汐月知道毕竟是他的妹妹,想着以后还得合作,还是不要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才是。

“你何必打她,是你的亲妹妹。不要这样对她,她也小孩子性子而已。”汐月劝诫道。

“我不会让任何人侮辱你的,虽然她是我的妹妹,但你在我的心中,才是最重要的。汐月,你懂吗?”银赫借着这个机会,又一次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后面的云梵很抓狂,因为银赫总是抢了自己想说的话,想做的事情。云梵刚刚就差一点忍不住,想直接一剑过去。敢侮辱汐月的人,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但是云梵还是知道分寸的,不然到现在因为得罪汐月,不知道得死多少人了。

面对银赫月色下的心意,汐月只是微微一笑。

“银赫,你已经是海皇了,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而我也有自己的使命,我相信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的。太晚了,我要回去了,你留步!”汐月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