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下人们抬着一人大木桶进来了。这个木桶是专门给贵人沐浴用的,上面洒满了花瓣,空气中带着一股自然的芬芳。

银烛在侍女的帮助下,褪去最后的一件衣裳。伸出一条如玉纤长的细腿,进入了木桶当中。

刚好的水温,让银烛舒服的忍不住眯上了眼睛。肆意的用手捧着一些手洒在自己的身上,侍女拿着毛巾,温顺地帮着银烛开始搓背。

泡了一会澡,银烛的眼光放出一股莫名的神色,

“去把海皇叫过来。”银烛冷声说道。

侍女听到之后,放下了自己的事情。她知道自己的主子就是这样,不会听下人的劝阻。他们只是一个下人而已,是没有资格劝说的。

“是!公主!”侍女应道。

侍女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银烛想着自己的计划,眼里的光芒越来越深。她从小就喜欢她的哥哥,也就是现在的海皇。

看着自己手上的伤痕,银烛闪过一丝疯狂。想着银赫俊美的样子,银烛忍不住又掐了自己一下。极致的痛苦与内心的渴望相撞,让银烛不由得更加迷醉了起来!

她忍不住迷恋这一种感觉,在自己的手臂上又留下了一道道伤痕。这是她爱的痕迹,也是她爱痴如醉的证据。

她要把这个男人永远的困在自己的身边,将她身边所有的女人都给杀掉,无论是谁!

下人的通报让海皇银赫有些吃惊,但想想便以为是晚上训斥了银烛,所以她才找自己诉说委屈吧。

想着汐月所说的话,银赫最终答应前往了。虽然汐月对他们兄妹二人的事情不太清楚,便有一点说对了,再怎么样,他们是兄妹。既然这样,那也不好太不讲情面了。

如今鲛族的内部,对他还是有一些不满势力在了。他不想因为银烛的事情,让自己的位置有任何不稳的可能性!

银赫带着二个侍卫走到了银烛的寝殿,在门口的时候,被侍女劝阻。

“海皇,公主说了,你一个人进去就行了。”

侍女也是无奈之下才说的,平时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阻止海皇。但如果她不说,里面那个主子可是分分种就会要走她的命。

听了侍女的话,银赫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

这个银烛是怎么回事!做事越来越没有会寸!但人已经来了,银赫到也想看看银烛找自己到底做什么。当然,他知道银烛是没胆对自己不轨的。

“你们留下来,有事我会叫你们。”银赫对着二个侍卫说道。

“是,海皇!”侍卫马上应道,然后就站在了门口的两边守了起来。

银赫推开了门,侍女在后面轻手地将门关上。

里面的银烛听到外面银赫的声音之后,忍不住兴奋了起来!的爱人,她渴望得到多年的男子,已经过来了。

这一种激动,让银烛的脸上慢慢地红了起来。眼神带着疯狂的爱意,显得如此的艳丽而妖治。怎么说,银烛也是鲛族难得的漂亮女子。

进入房间,发现里面只放着二颗夜明珠。整个房间有些淡淡的光芒,像是月光洒在里面一样。

银赫慢慢地地走向一个人影,发现是银烛在洗澡。

迅速地,银赫转过了背,没有再去看那诱人的一幕。或许这一种场合其他的男子见到,会口干舌燥。

但他银赫却是刚好相反,他只觉得有些愤怒,夹着一股恶心的感觉。他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银烛故意这样子做的。

但目前叫唤侍卫,只会让银烛的名声扫地。所以,银赫只能背对着木桶之中的银烛。

“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银赫冷洌的声音问道。

幽怨地望着背对自己的银赫,银烛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有许多的不甘心。她从小就喜欢银赫,为了得到他,她努力地帮助银赫达到海皇之位。为了哄他,努力地接近那个老女人静妃。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喜欢银赫,她想得到他而已。

只要过了今晚,自己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银烛想到这里,轻声地媚笑了一声。

然而,从自己的木桶里面出来。完美的侗体展现出来,而银赫始终背对着她。银烛没有失望,她抽出侍女放在一边的轻纱。就这样,她彼着一层薄纱就这样出来了。

背对的银赫没有听到银烛回答自己,却听到一股水声,这是银烛洗完要出来了。银赫只想离开这里,不想再跟这个女人说什么话。

只是,刚踏出第一步,后面就有人抱着他。

背后的柔软,告诉了银赫,是银烛在抱着他。

“哥哥,我只是想叫你陪陪我而已嘛……”银烛用着一种妩媚的声音,引诱着银赫。

鲛族人的声音是天下闻名的悦耳,加上银烛特别说的媚态,让这样的声音听到耳里不免心跳加速。

但是,银赫并没有被银烛诱惑到。他的心中只是满满的愤怒,这个女人居然是故意叫自己过来看她洗澡的。不知耻辱!

银赫将银烛抱住自己的双手,狠狠地弄开。银烛不肯,最后被银赫用了内力才弄开了。

“银烛!我告诉你,我们是兄妹,你最好给你自重一些,不要再做这样不知耻辱的事情。”银赫十分冷漠的说出这些话。

听到这话,银烛忍不住从银赫的背后,慢慢的走到银赫的眼前。

一身薄纱遮掩的身体,却让人看着更加的火辣。可惜,银烛想引诱的人,似乎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银赫看她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件死物,不带任何感情,更别说被诱惑了。

银烛不甘心,柔声说道:“银赫,你跟我都知道,我们之间并不是什么真的兄妹。我是捡来的而已,只要你愿意,这些都不是问题。”

回应银烛的痴心,是冷冷地哼声。

银烛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击,她忍不住拉着银赫想离去的身子。她要将自己有多爱他,有多想跟他在一起的心声,全部在今晚说出来。

“不要走,银赫!我是真的很爱你,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的。你看,我手腕的累累伤痕,全是因为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好吗?”银烛说到最后,带着期待看着银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