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妖孽吃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不要急,有人抓到鱼说明这个办法有用。大家不管抓到没抓到,都不可以分心,继续关注呼吸。”

汐月的声音带着一种镇定人心的感觉,让这些弟子们的心慢慢地又平静下来了。他们的内心再一次听到了世界的声音,也听到了水的游动。

突然他们觉得自己似乎能‘看到’了,他们看到鱼儿在自己的腿间游动。那些鱼游走的方向,让他们又准又快的下手,马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在手里了。

没多久,所有的弟子都可以抓到鱼了。找到一种新的乐趣,他们忍不住抓了又放,又一次抓了起来。渐渐他们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心,让它安静下来,这样一来,敏悦度增加了许多。

暗处的妖孽看着这一切,心头一愣。这样居然就可能抓到鱼了?要知道寒谭之中的鱼可不比寻常,这里面的鱼因为常年在寒谭之中生长,所以灵活性高于其它水中的鱼。这样难抓的鱼,结果这些以前从未练过武的弟子们都可以抓到。

这让妖孽大为观止,可又有些不明白这其中的蹊跷。莫不是静下心来,就可以抓到鱼?

看着弟子们每个人都可以抓到二条鱼的时候,汐月也觉得这个训练可以了。想着也是时候告诉他们这样做的用意,这样他们以后训练的时候,也知道要在哪一方面加强了。

“大家都停下来,可以把黑布弄下来了。”汐月喊道。

寒谭之中的弟子们都停下了手的动作,将眼上的黑布弄下。适应的黑揭开之后,他们发现自己看的更清楚了。

看着弟子们双眼有神看着自己,汐月笑了笑。她自然是明白怎么回事,但这个原由就不用自己去告诉他们了。

“我之所以让你们下水抓鱼,然后告诉你们的办法。就是因为当一个人全部关注在呼吸的时候,他的心就会变得异常宁静,心静了之后,直觉的敏锐度就提升很多,所以不用眼睛,也可以抓到鱼。这就是秘决!”汐月语气深长的说道。

听到谷主的话,弟子们都非常的佩服。他们刚刚就是按照谷主所说的办法,然后就可以抓到鱼的。而且他们发现自己现在居然对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就像是如果有人靠近,自己都会知道一样。

这跟以前‘两耳不闻天下事’相比,太不一样了。他们看着汐月,不由自主的拍了起了手掌。能跟着这样的谷主,是他们的幸运。

云梵在这个时候,也明白汐月这样做的用意了。这个女子,让云梵也不得不敬佩。看着汐月,说道:“汐月,谢谢你。只是你这个训练办法很新颖,但是之前我从不知道还有这种训练方法。”

汐月听了之后,笑了一下,解释道:“呵呵……这是以前我从佛家禅宗揣摩到的一种训练方式,旨在宁静心神,心神一定,人的敏锐度自然会提升。”

听了汐月的话,云梵才明白了。想着汐月果然聪慧,而且见多识广。这样的汐月,也让云梵越来越喜欢。他不想放开汐月,更加不愿意让妖孽抢走她。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容许!

汐月跟云梵解释过后,看着弟子们还兴奋的站在寒谭里,顿时无语了。

“你们都可以上来了,明天还有比赛呢。”汐月忍不住提醒着这些弟子们。

果然,这些弟子们听到这话,马上面露尴尬之意。个个都没有继续在水里玩乐抓鱼,纷纷走到了岸边。

“谷主,你太厉害了。”

“是啊,我们都没有想到可以抓到鱼,你的方法太有用了。”

大家上岸之后,纷纷表明了自己对谷主的佩服之意。而汐月看着这一群青春活力的弟子们,也是笑呵呵的。

“你们不用担心,经过提升敏悦度。明天你们在云梵的带领下,一定可以打败妖孽的队伍!”汐月鼓励着大家。

弟子们听到这话,士气大涨。纷纷伸出手臂,表示一定要好好比赛。

而云梵听着汐月所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以前他一直担心汐月忘不了以前的妖孽,会不会有一天妖孽会抢走汐月。便是今天汐月居然帮助自己,没有去理会妖孽。这让云梵的心里很是满足,他没有别的愿望,只希望自己可以跟汐月永远在一起。

此时,温情一片的画面看在妖孽的眼里,他只觉得自己的怒火蹭蹭蹭的上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汐月要帮助云梵。自己有什么比不过云梵的,自己那样爱她,为什么到头来,汐月居然希望云梵赢,还暗底里帮助他。这样不公平待遇,让妖孽再也忍不住了。

破浪看到主子的愤怒,尽管他也觉得风姑娘这事做的不太厚道。但人家是谷主,愿意帮谁也是她的权利。所以,破浪便小声地劝道:“主子,我们走吧。”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说完,妖孽就走出了暗处。他带着一身的怒气,走向那一对刺眼的汐月跟云梵。

“汐月,原来你在这里给云梵他们开小灶。你这样做,对我们这一边根本就不公平!”妖孽气愤地说道。

汐月看到妖孽,从刚刚她就发现有人在暗中关注了。一猜,她就知道是那个幼稚的妖孽!所以她刚刚也是故意说那一句话,就是想告诉妖孽,自己不喜欢他,他不要老是找云梵的麻烦。

“我爱给谁开小灶是我的事情,而且你有本事,也可以利用这个方法去训练你那边的人。”汐月没好气地说道。

妖孽一听,顿时气地拉住了汐月的衣袖,说道:“不行,我也要你亲自教我们那边的人。”

汐月面对妖孽的动作已经无语了,又不是小孩子。自己都在暗中看了整个过程,还用的着自己去教吗?所以有的时候她真的是想不明白他的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他真的是慈悲城的城主吗?怎么可以如此的幼稚呢?想到这里汐月的头忍不住抽疼起来,恨不得离这个男人远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