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不做死不会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梵弄完一切,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吃饭的地方。

而妖孽却看着大家都吃着饭菜,心里乐开了怀。想着到时候,云梵这一边的队伍吃完饭,然后跑着去茅厕的事情。一想到,妖孽就想笑。可是马上他又想到,茅厕也不能让他们随便可以上的了。

看着身边的破浪,妖孽有了主意。

谁知,破浪感觉到主子又在打什么主意。后背一冷,借机尿遁溜走。

这一下,把妖孽弄无语了。他其实想说,你去茅厕不是正好帮自己办事吗?可是人都已经走了,没有办法,妖孽只能亲自办事了。但为了报复云梵,这点小事他还是愿意亲自作的。

看着云梵吃着香香的样子,妖孽只希望他不要太感谢自己哟。

于是,妖孽早早的用完晚膳。

悠闲的走出了大厅,然后才速度的溜到风之谷的茅厕。碰到了刚出来看的破浪,然后拉着破浪又进了一次茅厕。

“主子!你这是做什么?”破浪略带尴尬地问道。

看着破浪这个样子,妖孽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想着接下来的事情,得意的笑了笑。指了一下茅厕,说道:“去,把茅厕给弄坏掉。”

破浪一听,有些愣了。看着妖孽,暗想主子不会是吃错药了吧?但很快,他就想到自己下泻药给云梵那边的人,他们肯定是需要上茅厕的。如果自己弄坏掉,他们的人就无法用茅厕了。

这样一来,那边的人说不定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了。

可是,这样损的招用起来不太好吧。

看着忍俊不梦的妖孽,破浪只能硬着头皮,做最后一次挣扎,说道:“主子,要不算了吧。毕竟大家还得在风之谷相处,你就宽宏大量的退一步吧。”

妖孽生气地说道:“去,什么时候由着你教我做事了,你不做就不要留在这里。”

破浪惊慌了,马上应道:“主子,我马上就去做。”

看着破浪说完,就马上去茅厕开始动工起来。这一下,妖孽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就说嘛,自己还是很有威严的吗?除了汐月跟云梵这二个家伙,其他的人还是很信服自己的!看来云梵果然讨厌,才会教坏了汐月!

想到以前在慈悲城发生的一切,没有云梵的时候,自己跟汐月还是相处的很融洽的。什么时候才可以重新回到那样的日子,妖孽真的很怀念。

搞定一切,妖孽带着破浪鬼鬼祟祟的离开了茅厕这边。

假意饭后散步,在大厅的外面乱逛,其则妖孽就是想等着云梵那边的人吃坏了肚子拉肚子也找不到茅厕呢。

谁知看了半天,云梵这边的人相安无事。

结果,自己这边的人动不动有人要去茅厕,然后就是所有的人脸色都不对劲。居然是自己这边的人吃坏了肚子,纷纷跑着去找茅厕。

这一幕让妖孽奇了怪了,不是云梵那边的人吃了泻药吗?怎么这种情况,反而像自己这边的人吃错药了?

这个云梵却是心情很好的带着自己那边的人,悠哉悠哉的看热闹。看着妖孽疑惑的双眼,云梵心情顿时觉得舒畅多了。

人一舒服,自然就想讲几句话来得瑟几句了。于是,看着妖孽,云梵就忍不住说起了风凉话。

“哟,妖孽!莫不是你们这们的人害怕明天的比赛,所以才紧张的这个样子?”

本来妖孽就觉得不对劲,又听着云梵暗讽的话,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云梵搞的鬼。他肯定是看到自己让人做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得意。

看着云梵嘴角的笑容,妖孽只觉得刺眼。自己这一边的弟子们都是唉唉叫,又苦于用不了茅厕,个个都面露难色。

此情此景,让妖孽火冒三丈。

偷鸡不成蚀把米!但自己又怎么会是那种可以轻易放过的人!

“哼!明人不说暗话,这事是不是你干的!”妖孽愤怒的质问道。

云梵也没有掩饰,直接承认道:“没错,但我为什么会这样做,还不是因为你做的好事!”

听到云梵的话,妖孽气的牙痒痒,身上的武器也没有带出来,直接怒道一句。

“今天就要让你知道,破坏我的事情有什么下场!”

云梵不以为然,毫不惧怕的应道:“不是你的就不要想尽办法破坏,还是早早离去为好!”

闻言,妖孽直接一掌向云梵打了过去。云梵那迅速的闪了过去,这一掌的气力将院子里的花盘打碎了。

云梵见此,眼神冷洌了几公,看着妖孽,说道:“别以为我会一直让着你!”

说完,云梵就直接闪到了妖孽身边,直接对着他的下腹打了一拳。

妖孽身子往后一退,但还是挨到了云梵的一拳。索性这一拳只承受了半分力,妖孽没有什么事情,但心中的怒气却是更厉害了。

气极之下,妖孽运气丹田,直接弄出一道气波,向云梵打去。而云梵也两同样还了回来。

都是天阶的武者,他们所发出威力不必寻常,很快这二个气波撞在一起,将院子搞的乱七八糟。

这样的动静把所有的人都惊动了,轩辕雅兰、曹曦华等人纷纷都听信赶了过来。

而风之谷的新兵们,见自己的教官跟对方的教官打了起来。这样难得一见的比试,让他们一下忍不住看入神了。

直到轩辕雅兰过来,看着现场,严厉地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给我停下来。”

可惜,妖孽与云梵打的正酣,又怎么会听到她的话。而且打着打着,发现对方居然下手还挺阴。特别是妖孽,故意使出一些可以说是下三滥的手段,故意让云梵出丑。这让云梵把气的没办法,用样学样,对妖孽也不客气。

好端端的天阶高手对决,瞬间成了市侩痞子打架的模式了。

围观的破浪黑线满脸,整个事情的过程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人了。只是这个情况,却让破浪太过无语了。

他能怎么说,整件事就是自己主子的不对!真的怨不得别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