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泼冰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看着,破浪虽然是站在主子这一边,但怎么看主子这风度还是有待提高啊。

话说当着女眷,袭击对方的下盘真的好吗?破浪有些扶额的想来,但很快便看到云梵居然也直接踢那边,破浪便为主子着急了。

而风之谷的弟子们看到这里,个个面露囧色。看到主母轩辕雅兰过来了,纷纷向她们行礼。

轩辕雅兰面露不忿,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有一个主事的弟子出来了,将自己看来的整个过程的来龙去脉说了起来。而旁边的人也纷纷点着头,证实他讲的是对的。

这一下,轩辕雅兰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正在打斗的妖孽与云梵,只觉得眼前的二个男人跟小孩子分什么二样。

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男人应该做的!

而曹曦华却是笑了笑,觉得如果妖孽与云梵能不打起来的话,还是挺不错的二个小伙子。若是汐月喜欢哪个,对她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蓝凤凰跟林月如则是兴趣奄奄,只是觉得打成这个样子,弄的大家没有办法去休息。但这里也没有她们说话的份,所以他们也只能面露不屑的围观了。

轩辕雅兰知道事情的过程,对着场内的妖孽与云梵喊道:“你们快停下来,有什么事情大家好好说,不要打了。”

正在打斗的妖孽听到这话,袭击了一下云梵,借机告状,说道:“夫人,不是我愿意跟这个小人打,是他太过阴险了。这样的人留在风之谷也是祸害,还是让我及早将他赶出去。”

云梵一听,顿时大怒。他可是知道最近汐月跟轩辕雅兰的关系越渐好了起来,在未来岳母的面前,自己的形象犹为重要。这个妖孽居然在当面阴自己,这让云梵忍不住,使的招数完全也不顾着什么了。

这一下,妖孽只能专心抵抗了,他可不想自己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输了。

很快,身为谷主的汐月也听说了这个事情。立马匆忙赶了过来,看着打的难舍难分的妖孽与云梵。

望着二人,又留意到四处都是看戏的人。见此,汐月皱了一下眉毛。对着旁边的琳琅,吩咐道:“去给我打二桶冰水,让人直接泼到他们身上!泼到他们停下来为止,用不着客气!”

琳琅马上应了下来,让下人去打了二桶冰水。

然后,对着正在打的二个人直接泼了下来。

妖孽跟云梵立马打了一个冷颤,跟只落汤鸡一样。也没有心思再继续打了,都愣愣的看着带着怒气的汐月。

不约而同的,妖孽与云梵都有些觉得大事不妙的感觉。

见到这二个幼稚的男人停了下来,汐月才让下人退了回去。然后,看都没看这二个人,直接对着风之谷的弟子们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云梵那边的人还不太了解情况,只看到妖孽那边的弟子们个个冲茅厕。然后就是各自的教官打了起来,从表面上看,好像整个事情是云梵所做的,所以他们不太敢出回答。

这样一来,就是妖孽的弟子们开始诉说委屈了。

“谷主,弟子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吃完饭就拉肚子,可是刚巧不巧的茅厕就坏了不能用。我们这些人都急的不行,就看到夜教官在质问云教官,然后,云教官就承认是自己做的了。”

“就是就是,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

“谷主,你要为我们作主啊!”

……

弟子们的话,让汐月气的不行。看着云梵,火气就蹭了上来,说道:“云梵!你为什么要用这么幼稚的手段?”

云梵一听,瞪了一眼得意的妖孽。然后对着汐月,语气清晰有力的解释道:“整个过程,弟子们不太清楚。其实下药的人不是我,是妖孽!我只是发觉他的阴谋,所以才将两边的饭菜换了一下,所以才会出现这个事情。”

这一下,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着妖孽的眼神,个个都带着鄙视之意。

而妖孽却是狠狠地瞪了云梵,暗想刚刚下手就应该重一些。这样的话,这个家伙就没有机会讲什么了。

留意到大家的眼神,妖孽也只能安慰自己以后就会好了。

但破浪却是忧心主子这样会失去民心,毕竟这样的手段并不光采。但主子的性情,破浪还是了解的。他只是一时因爱晕了头,才会失去理智,随着性子做这些事情而已。

而汐月却是失望又无奈的看了看妖孽,暗想果然是一个‘妈宝男’!没有冷秋蝉在,没人管着就肆意的随着性子来。

按以前汐月或许会觉得这样的妖孽很好,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可是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云梵渐渐的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人。

冷静,理智,对自己百分百相信。这样的云梵,也让汐月对妖孽越来越有一种无语以对的感觉,就是觉得他太不成熟了。

蓝凤凰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对着妖孽也很是不屑。她从以前到现在,都看妖孽不舒服。这个男人以为他有多了不起,次次因为汐月让自己难堪。所以她讨厌汐月,必然也讨厌妖孽!

见到妖孽失去众心的欢心,便落进下石起来。

“这样子下去还怎么比赛?不然就取消妖孽的比赛资格算了。我看就算好了,比赛也没有什么意思。”蓝凤凰无视冒火的妖孽,煽风点火地说道。

轩辕雅兰听到这话,没有出声。依目前看来,云梵跟妖孽两个人,她都不知道哪个人是汐月喜欢的。做娘的,必然是希望汐月可以选到最好的那一个。虽然妖孽做的不好,但起因是因为嫉妒云梵,说白了还是因为汐月。所以,轩辕雅兰选择哪个都不帮,顺其自然。

一向在明面上不会与蓝凤凰有起突的林月如开口了,唱起了反调。说道:“大家都准备了那么久,取消多没意思,现在要取消,那不是白准备了吗?依我看啊,还是要继续准备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