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6章妖孽被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孩子,哀家不过是听说她怀了孩子,差不多有四个月大,但谁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大家都说是野种呢。”

说完,太后就观察着银赫的脸色。汐月都怀了别人的孩子,就不相信银赫心里没有一些不舒服。只是银赫对汐月产生一点点反感,以后要做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然而,银赫听到这话,内心很是震惊。但在太后的面前,还是表情的很淡定。

“母后,我已经说过了,无论汐月怎么样,我都喜欢,我是不会放弃的!”银赫冷声说道。

“银赫,她都有了别人的孩子,你……”太后不死心,将这个事情再说一次,希望刺激银赫放弃汐月。

“你不用说了,我最后说一遍,不要再插手我跟汐月之间的事儿了,否则的话,我就把母后你送回去。”银赫看着太后,冷洌的说道。

见此,太后已经知道自己是无法动摇银赫的想法了。看来只能再作打算了!如果再说下去,银赫将自己送回去,不是更便宜了汐月那个贱人!

然而银赫见太后没有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然后拂手而去了。

太后见银赫走后,眉宇之间皱了一下。看来银赫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既然这样得让蓝凤凰再找一些证据才是。

于是,太后让人通知蓝凤凰,继续寻找更多的证据,这样才可以让银赫死心。

很快,风之谷的蓝凤凰收到了信鸽带来的信。

看完之后,蓝凤凰脸色一变,内心恨得不得了。没有想到汐月居然有这样的魅力,竟可以让海皇知道她有了野种,还是不肯放弃她。

但看着太后的要求,蓝凤凰也有些气闷。自己要是有办法,再就将汐月扳倒了!还用的着等到今天?处处受汐月的气!

……

而此时,慈悲城的侍卫却快马加鞭过来了风之谷。

汐月听到下人的通报之后,在大殿招见了慈悲城的侍卫。

“风谷主!城主已经很久没有回慈悲城了。冷主子担心,希望让城主回去一趟!”侍卫单膝下跪将来意道了出来。

听到这话,汐月顿时有些警觉了。原来妖孽没有在慈悲城,那他会在哪里?然而冷秋蝉已经过来要人了,自己怎么样也得给了交待。只是这人自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该怎么办?

如今,天下尽知妖孽一直在自己的风之谷,如果现在自己说不知道人在哪里?说不定冷秋蝉这个老狐狸会借机生出什么事端,看来只能暂且稳住慈悲城的人。

于是,汐月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冷秋蝉,妖孽很快就会回去的。”

这个侍卫听到这个说辞也没有怀疑,对着汐月行了一礼,然后便告辞走人了。

汐月见打发了慈悲城的人,马上叫起了自己的暗探。

“快,去慈悲城查看妖孽到底在不在,而且其它地方也给我全部仔细的搜索。一定要将妖孽找出来!”

“是,主子!”

很快,暗探下去了。

大殿之上的汐月依然愁思紧锁,妖孽到底去了哪里?本以来他是生性自由,不愿意约束在风之谷,所以溜出去玩乐放松去了。

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消失了,仔细想想,应该是在自己帮林月如接生孩子的那天就没有看到他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究竟去了哪里?

坐立不安的汐月表面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不在焉处理着风之谷的事情,暗中一直在等着暗探的消息。

一直到了傍晚,暗探才面色沉重的回来了。

“报,主子!我们的人查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妖孽的踪影,似乎消失了一样。”暗探禀报道。

听到这话消息,汐月瞬间愣了!找不到妖孽?人总不会从地球上消失了吧!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了,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找不到。

但是如今慈悲城已经过来要人了,自己总得交人啊!到底要怎么办,妖孽不可能消失了,一定要哪个地方。

可是汐月一时半会也没有头绪,想不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妖孽会去哪里?不是慈悲城,那是自己消失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突然之间,汐月的心里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加大力度,多派一些人,暗中继续打探,有任何消息立刻回来禀报!”汐月着急地吩咐道。

“是!主子!”

说完,暗探又下去继续调查了。

此时,战舰的密室里。

晕迷的妖孽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缓缓的苏醒之后,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想动一下,发现自己的手脚居然不能动,低头一看,只见一条黑硬的铁铁链子将自己锁在了墙壁上。

顿时,妖孽有些愤怒。成为慈悲城的城主,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屈辱!

“醒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出现了,妖孽抬头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赫然就是以前的皇子,如今的海皇,银赫!

看到这一切,妖孽顿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银赫的阴谋,他故意派人将自己打晕。然后将自己关了起来,只是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到这里,气愤的妖孽望着银赫。

“竟然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就不怕死吗?”银赫露也了自己的真面目,杀意四起。

面对这样的银赫,妖孽反而表现的很是淡然。死有什么好怕的,问题是也得看看谁能让自己死才是!

银赫就这样看着毫不惧怕的妖孽,眼神很是不善。听说以前汐月就是喜欢他,结果他却将汐月给抛弃了。

如今竟还在汐月的身边呆着,看来是对汐月贼心不改啊!

想到这里,银赫就狠不得杀了妖孽!

然而妖孽留意到银赫的杀意,也不甘显弱的回顶回去。

就这样,双方对视起来,一个皇者,一个阶下囚,可气势却是旗鼓相当!

最终,妖孽开口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即便现在已经是阶下囚了,妖孽的气势依然不肯有半分的退让!口气里,不怒自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