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打不死的妖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一出,底下的人纷纷认同,并支持汐月所说的,认为联手才是最好的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一身青衫的冷秋蝉也走了过来。

这让汐月眼前一亮,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冷秋蝉说了一番。

最后,汐月看着冷秋蝉,期待的说道:“我希望慈悲城能与我们风之谷合作,一起对抗鲛族人,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听着汐月所说的话,冷秋蝉的表情淡淡的,丝毫不关自己的事情一样。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是城主,这样的事情必须交给城主考虑负责。”

听到这话,汐月顿时失望起来。冷秋蝉这意思很明显,就是不同意。妖孽作为城主,可是他人已经失踪了。要他同意,不就等于没说,也就是慈悲城不参与这次的战事!

一边的轩辕雅兰听到这话,顿时气级,说道:“冷秋蝉!如今天下大乱,你竟然还在说这个。妖孽不在,不就是你作主。你根本就是心胸狭窄,不肯联手罢了!”

轩辕雅兰这话一下子拆穿了冷秋蝉的心思,让冷秋蝉顿时恼羞成怒起来。

“轩辕雅兰!你不要胡说。我还没有叫你们将妖孽交出来,你还敢这样污蔑我。这种大事,本来就是要城主首肯。你们想联手,就将他找出来!”冷秋蝉反击地说道。

见此情景,汐月顿时头大了。本来前面战事就十分紧急,还没有去解决,怎么这二个人又吵了起来。这让汐月不免有些心急火燥,身子一晃,幸得云梵在后面扶住。

汐月稳住心神,让自己冷静下来,准备去劝住轩辕雅兰与冷秋蝉。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吵闹的大厅突然安静了。

所有的人都看着门口出现的一个人,他着一身红衣,嘴角带一种坏坏的笑,举止之间自带一股慵懒又透露着风流的气息,这就是慈悲城的城主妖孽!

“哟,大家都在等着我呢。”妖孽倚着门廊,笑意绵绵,一双丹凤眼上挑着,一副出游刚回的模样。

这让大家惊讶无比,原以为妖孽是被人抓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情。这样的情况,分明就是好好的,那里像是失踪的人有危险的人。

面对这一句戏言,冷秋蝉是最气愤的。大步走到妖孽的面前,含怒质问道:“娄儿!你这些天到底去了哪里?”

“呵呵……我啊,不过是出去于玩了一趟而已。一时忘记告诉大家罢了。怎么,你们想我了?”妖孽毫不在意的笑着,丝毫没有提自己所受的苦难,更没有表露出自己所承受的痛苦。

只是妖孽在看着汐月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依恋。看着云梵扶着汐月的手,有些苦涩还有心痛。

面对妖孽无所谓的态度,冷秋蝉气的不行。

想做什么,奈何对方是城主,更重要是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怎么的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家的笑话。

然而刚与冷秋蝉争吵的轩辕雅兰,逮着这个机会。望着妖孽的样子,想着这段时间冷秋蝉对风之谷的威胁,还有自己因此受的气,顿时决定将这气还回去。

“哼!冷秋蝉!这下你怎么说,整天说是我们风之谷将人关着。这人不是自己走出来了,还有脸在我们风之谷整天闹腾。今天妖孽自己都说了,是自己出去玩,冷秋蝉,你必然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轩辕雅兰仔仔必报地说道。

冷秋蝉听到这话,本就对着妖孽一肚子火没气发泄。现在轩辕雅兰还撞上枪口,于是毫不客气地应道:“轩辕雅兰!人是从你这里走的,你都没有一个交待。我没有说你们风之谷就是好的,你还让我付出代价,真当我们慈悲城是好欺负的是不是!”

冷秋蝉的强词夺理让轩辕雅兰气的脸色发白,一气之下,又想拔出自己的剑。

见此,冷秋蝉也不客气,早就想跟这婆娘干一架了。

正在这个时候,妖孽与汐月齐口同声的说道:“都给我住手!”

说完,妖孽与汐月又是相视一愣。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有这样的默契。

最终,妖孽假意看向冷秋蝉,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妖孽的嘴角还在笑,但是他的心却很痛,却在压抑自己。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去靠近汐月,因为他没有这样的资格。

然而汐月看着这样笑着的妖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像针扎了一下,痛的厉害。

最终,汐月愣是压住了这一股莫名的情绪。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最重要的是慈悲城百姓的安危!

“大家不要吵了,既然妖孽已经回来了那就可以了。一切以大局为重,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赶紧商讨一下如何对付银赫的秘密武器。”汐月语气深长的说道。

轩辕雅兰听到这话,瞪了冷秋蝉一眼,然后转过身没有理会他。

冷秋蝉在妖孽发话之后,也没有心思再继续与轩辕雅兰这样的女人计较了。

“我赞成风谷主的话。”妖孽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不知道云城主愿意代表慈悲城与我们风之谷联手一起对付鲛族人?”汐月看着妖孽,问道。

对此,妖孽温润一笑,爽朗的声音,说道:“我同意与风之谷合作!”

此话一出,一边的冷秋蝉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了,已成定局了。

……

当晚,在风之谷的书房内,汐月、云梵还有妖孽三人进行了会谈。汐月吩咐所有的下人都下去了,只为了专心商议如何对付鲛族人的事情。

“这一次鲛族人所采用的火炮,我从银烛那边知道了如何应对的办法。”汐月开口讲道。

“这个火炮的威力很大,这一次出征就是受了它的苦头,才被迫撤兵回来。汐月!对付它的办法是什么?”

云梵语气有些低落,显然这一战对他的打击不少。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对汐月的愧疚。他能不愧疚吗?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像云梵这样的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怎么能够忍受自己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丢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