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7章美人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来访?她不是正在风之谷做新娘吗?

这个消息让银赫顿时大吃一惊,有些意外这个时候汐月会过来找自己,紧接着就是一种喜悦,可以见到汐月的一种巨大的喜悦。

只是银赫尽管高兴,却不知道汐月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于是,银赫将自己的情绪掩饰起来,脸色渐渐的平静了。

“请汐月进来!”银赫对于地下的侍卫说道。

“是!海皇!”侍卫恭敬地应道,转身离开了房间。

然而银赫看着另一个探子,不用他开口,探子就明白怎么做了。

在银赫满意的眼神当中,探子悄无声息从房间中溜走了。

此时,甲板上的汐月心情颇为复杂。

因为汐月看到战舰上的那一个个火炮,还有远处的一些硝烟,多少人因为鲛族的进攻牺牲了性命,这都是银赫的野心才造成的。

尽管此时银赫消停了,但也只是一时而已,也许明天鲛族人会再一次的攻击,到时候又是一场恶战。

想到这里,汐月绝美的脸上带着一种忧色。这样的战火,最容易受伤的正是那些可怜的百姓,他们没有任何力量去抵抗。

汐月望向远处的眼神带着一种坚定,一定要阻止这一切,让慈悲城的百姓恢复到安宁的生活。

看着进去通报的侍卫正走过来,汐月收敛起自己的愤怒,脸上一片淡然。

这一次一定要哄住银赫,为妖孽在慈悲城挖地道争取多一些时间!

“风谷主!海皇请你进去!跟我来吧。”侍卫说道。

汐月向侍卫微微点头,轻声说道:“劳烦你了。”

侍卫听到这句,没有出话,但对着汐月的脸色比刚刚见着的时候,还是和气多了。

随着侍卫到了银赫的房间,侍卫就在外面守候着。

汐月抬脚,莲步走进房间里面。

听到声音,银赫回头。

只见汐月一身华衣,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莲花,衣角用着银丝绣着的水纹边。一条水红色细丝绵带将细腰系住,多余的丝绵就这样拖在后面,给华丽的衣裳添了一点调皮的感觉。

三千发丝用着一根白玉簪子绾成一个贵妃髻,更衬得一张精致小巧的脸无比的高贵,含笑的眼上挑着,唇上浅浅红,显得而诱惑。

就这样,折纤腰以微步向银赫走来。

这样的汐月顿时让银赫看入迷了,倾国倾城便是如此吧。

这样的美人若是自己的该有多好,这样的气度,才是最适合当自己的皇后,可惜竟要嫁给了云梵那样的匹夫!自己样样比他好,还可以给汐月最荣耀的身份!为什么汐月竟然是看中了云梵!

想到这里,银赫的心里不免有些伤痛。

“汐月给海皇请安!”汐月微微身子,对着银赫笑语嫣然的说道。

这样的作派如同鲛族的女子一样,丝毫没有任何不适,显得很是淡定大方。

然而汐月越是优秀,银赫心里的失落就越发的沉重。银赫不想让表露出来,强行镇定起来。

上前,双手将汐月轻轻的托起,扯出一个笑容,用着温和的声音说道:“汐月!多日不见,你似乎更美了。”

听到这话,让汐月微微低着头,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这让银赫忍不住看呆了,想接近,但想着之前汐月的抗拒。

汐月总是拒绝自己,似乎是不喜欢自己。那这一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于是,银赫收回了自己满心的爱意,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疑惑。

“汐月!你这一次过来是?”银赫问了起来,但语气还是有一些紧张,夹着一些期待。

银赫问这话,是暗想着如果汐月是不是后悔了,不想跟云梵成亲了,所以才过来的话。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汐月听到这话,笑了一下,轻声说道:“银赫!这一次过来,是想告诉你,我要跟云梵成亲了。你是我的朋友,我们之间的情义自是不比常人,所以,我想请你参加我与云梵的婚礼,鉴证我的幸福。相信你一定会参加的吧。”

汐月亲口所说的话,给了银赫一个很大的打击。

没有见到汐月的时候,他的内心还带着一丝期望。希望汐月能反悔取消婚礼,或者是想到自己的好,所以过来找自己。

然而汐月如同银赫的期望是过来找自己了,却是告诉自己她要跟别人结婚,而且还要自己出席祝福她得到幸福!

银赫心里一片苦涩,表情也十分的黯然。

“你,你真的要嫁给云梵吗?”银赫忍不住问道。

“是的,我要跟云梵成亲了。”汐月点头,笑着肯定了这个消息。

这一下,银赫是表情有些惨淡了,看着楚楚可人的汐月,问道:“你嫁给云梵,你觉得自己会幸福吗?”

汐月只到这话,知道银赫还是有心想占有自己。只要银赫对自己还有几分喜爱,自己就有办法拖住他,让他没有办法去攻打慈悲城,为妖孽赢得时间。

但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勾住银赫的胃口,让他得不到,又不想失去。

于是,汐月面对银赫,用着很肯定的语气,说道:“一定会幸福的,云梵对我一直很好,他保证过会给自己幸福的。”

这话让银赫痛苦,也有些激愤起来。想着自己也可以给汐月幸福,那是不是汐月也可以考虑一下一下自己呢。

于是,银赫有些激动的说道:“汐月!我会对你一直很好的,我也可以给你幸福的。”

汐月听到这话,看着银赫,眸若清泉,含着纠结还有一些别的情绪。这样的汐月,让银赫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见此,银赫忍不住上前,抓住汐月的手,深情地说:“汐月!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然而,汐月没有像银赫所想的那样,甩开了他的手。只是脸上带着一些忧伤,看着别处,露出了白皙的脖子,就好像是风中的一枝清艳的百芙蓉,这上等的风致,这绝代的风华,让银赫又一次看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