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权力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带着一丝感动,用一种遗憾的声音,说道:“银赫,谢谢你!只是我们今生今世已经不可能了,还是来世吧。”

说完这一句,汐月若似有些伤痛。

然而这一句虚无飘渺的话,让银赫听出一丝别的意思。莫不是汐月对自己并不是那样无情,也有一些感情,所以才会这样对自己说。

若是无意,怎会讲来世的话,肯定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是不是自己再加把油,就可以将汐月追到手了?看来老天果然厚待自己,竟然将汐月又送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一次,绝不能放她离开!

于是,银赫用着很真诚的语气说道:“汐月!上一次你匆匆离去,还没有好好在我们战舰上看一看。不如这一次就住一晚,也可以心情欣赏着美丽的海景,趁机放松一下吧。”

这话让汐月暗喜起来,知道自己的话,让银赫上勾了,误以为自己有什么不舍的意思。本来这一次过来,就是想借机拖住银赫不能去办别的事情。既然银赫提了这样的邀请,正合自己的心意。

“也好,我也挺喜欢海上的风景。”汐月含笑,欣然同意下来了。

见此,银赫心花怒放,说道:“好,我马上让下人安排你的房间。”

“不用太过麻烦了。我就住上次的房间吧。”

汐月丝毫没有当自己是外人,很自然的说着,但这样的作派也是让银赫很喜欢,他就是想让汐月当这里是自己的地方,当自己是女主人最好!

但银赫又怎么会让汐月住那样简单的房间,上一次是太后准备的,这一次,怎么样也是让汐月感觉到自己对她的重视。

于是,银赫说道:“你是我最重视的人,我一定要让他们好好准备。”

银赫这一句直接的话,让汐月微微有些不适,但脸上还是带着得体的笑容,只能说道:“那我只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银赫对我的照顾了。”

说完这一句话,汐月将自己的手从银赫那里抽了回来。

这让银赫有些不舍,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汐月如今还是别人的未婚妻。但是银赫的心里自是不会承认汐月是别人的,他发誓一定要将汐月夺回自己的身边。

于是,银赫对着外面,叫道:“来人!”

很快,外面走进一个下人单膝跪地,等着海皇的吩咐。

“让下人们去准备一个最高级的房间,绝不等怠慢本皇尊贵的客人。”

“是!海皇!”下人应道。

汐月对着银赫微微行礼,跟着下人的安排去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间很豪华的房间,摆饰与风格都很有心思,比之以前太后布置的还要好。

尽管汐月见过的世面也不少,不得不说这一间是难得一见的,规格似乎也有些不是自己所能住的,莫不是银赫将皇后的规格给自己了?

想着银赫那样的人,必定不会让鲛族人对自己产生不满。于是汐月笑了一下,暗叹自己想的太多。

不过看着房间的样子,汐月便知道银赫对自己真是用尽了心思。如果银赫没有那样的心思,或许自己跟银赫还真的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只可惜,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小姐!”

侍女们给汐月行礼,汐月挥手,全部的人起来了。

几个侍女的手上都呈着不同的东西,有的是精美的衣裳,各种布料的都有,三四个侍女手上呈着。

有的是漂亮的首饰,从头到脚都有,让汐月也是大开眼界,暗想古代的女子这方面都是从古到今都是这样子的。

有的是金银珠宝,什么明珠,什么海里的珍奇宝物,这些东西并没有让汐月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银赫来来去去都喜欢搞这些。这种招式都让汐月有些无语,就不能换几样?

打量好了,汐月也只是随手翻了几样,也没有真的想享用这些,于是兴趣也就有些一般般了。

“放在一边吧!”汐月懒洋洋地说道。

于是,侍女们听到这话,回了一句:“是,小姐!”

然后,一个个的都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好,然后开始服侍着汐月。

正在这个时候,海皇银赫过来了。

一进来,所有的人都给银赫行礼。

然而银赫一进来就是看着美人一股慵懒的气息,让他不免笑出声,看着汐月的眼神当中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可见他的心情很好。

“这里还喜欢吗?若是有哪里觉得不好,可以让下人们再换。”银赫笑着问道。

汐月听到这一句,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很喜欢。”

“呵呵……你喜欢就好。我已经让下人们去准备晚膳了,你要是饿的话吃些点心吧。”

汐月面对银赫无微不至的照顾,让自己略有些感触,暗想感觉银赫若是想对一个人好,还真的会让人有些宠溺。

只可惜这个对象是自己,若是银烛的话该有多好。银烛也是一个傻女人,爱上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男子,落得那样的下场。

看着银赫丝毫没有任何对银烛的愧疚,也让汐月有一些心寒。不免有些想故意使坏,给银赫的好心情上面加点料。

“无事,我现在不会饿。只是我怎么没有看到银烛?这一次过来,还想跟她说说话。”汐月若无其事的问着,一副奇怪的样子。

听到这话,让银赫有些心虚。想着银烛已经被自己秘密处死,现在哪里可以见到她。看着汐月眼里的疑惑,银赫将这一丝心虚压制的很好,淡定自若的说道:“银烛嫌战舰太过无趣,所以回鲛族去了。”

汐月表示出一副明白的样子,实则心里一直在骂着银赫真当自己是无知少女,明明就是被他自己给害了,还污蔑在风之谷的身上。

现在还在这里装着没事一样,让自己以为银烛还活着。想着银烛对银赫的情意,就让风汐月有些痛恨银赫的心计,权利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难道男人真的离开了权力就真的活不了了吗?这真的是天下最让人费解的一件事情!汐月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因为这些事儿,都是她不想去理解的肮脏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