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喝了这碗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清亮的眸,自信的口气,让妖孽与云梵听到这话,不约而同的都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汐月!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一招,让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才智。”妖孽看着汐月,眼里满满的都是自己对她的欣赏。他知道汐月一向聪慧,可是他还是很意外。

云梵在一边赞许的点了点头,一脸为之高兴的样子。他没有别的太多的想法,只要汐月好,他就心满意足了。

这样的云梵让妖孽白了一眼,又不是夸你,瞧你得意的样子!

云梵也不介意,用眼神回了妖孽一句,汐月高兴,我就是高兴。

妖孽瞪了云梵一眼,不要老是学老子!

云梵翻了一个白眼,让妖孽炸毛了。这个该死的冷面男,面瘫男,如果不是因为他横亘在自己跟汐月之间,现在他早就抱得美人归了!还用得着被银赫那条死鱼抢人吗?

正在妖孽与云梵挤眉弄眼的时候,汐月让下人去找来一坛好酒,此举动便是与妖孽和云梵畅饮一番,也算是将行酒吧。

想着马上要开展的好戏,汐月的心情既是激动,又兴奋。只要这一战打赢,天下的百姓从此就可以恢复安宁。

到那个时候,再也没有人受到战火的伤害,也不必担惊受胆的熬日子了。所有的人都可以享受着太平的生活,过上安定幸福的日子。

而自己也可以归于平静,带着自己的宝宝,过自己的生活了。

“汐月!你在想什么?”妖孽看着汐月有些走神,问道。

“我在想等一会的战争,心情有些复杂。这么久了,终于在跟鲛族人大战一场了。他们杀害那么多的百姓,终于可以一洗前耻了。”汐月回道。

“你放心,我会带着将士将鲛族人将干掉的。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原人不是好欺负的。”妖孽斩钉截铁的说道。

汐月听到这话,嘴角上扬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汐月知道妖孽说到,就一定可以做到的。这一次,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妖孽,还有云梵,有风之谷,还有天下的百姓都在支持自己。

所以,心存感激的汐月发誓一定不可以辜负这些人的期望。

汐月看着妖孽,没有再说什么,但意思,她知道,妖孽一定懂。

然而,回应汐月的,是妖孽的笑容,一种很肆意的笑,让汐月有些激动的心似乎也有些平静下来了。

云梵在一边,默默地看着汐月与妖孽的相视。有些苦涩,为什么妖孽总能引起汐月的共鸣,而自己却只能笨笨的在一边。如果自己先见到汐月,会不会这一切都会不同的?他只恨自己出现的太晚,以至于错过最美好的时段。

但是失落的云梵看着汐月的笑脸,突然又释然了,只要汐月开心,其实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开心,自己就开心,不过如此而已。

这时,下人端来一壶酒和三碗酒过来了。

汐月豪气的笑了一下,端起一碗,先是递给了妖孽。

妖孽眼中含情,明白汐月的意思,她想在大战来临前,跟自己喝一杯,于是,妖孽笑了,伸手接过了汐月的酒。

然后,汐月又端了一碗给云梵,云梵双手接了下来。与妖孽不同的是,云梵对汐月总有一种放在手心的小心。他不是不自信,却是太过于在意汐月。

最后,汐月也从下人那里拿起了自己一碗酒,看着陪在自己身边的妖孽与云梵,很是感慨。咽下落泪的冲动,对着妖孽与云梵敬了一下。

“妖孽!云梵!这一碗酒,我敬你们,谢谢你们一直陪伴着我,对我不离不弃。现在还跟我一起并肩作战,我真的很感谢你们。我汐月有你们,是我人生最大的幸事。”

说完,汐月仰头就干掉了手中的一碗酒。

从自己过来古代,认识形形色色的人,有过痛苦,有过开心,有过尔虞我诈、有过释然一笑。

在多少的雨夜里,聆听着外面的雨打芭蕉;多少次经历勾心斗角,只为了安然的适应着这个时代。

倚星夜语,抱月而谈,多少日子就这样过去了,这一次,自己终于明白自己身上的重担,也真的将自己当成了这个时代的一员。

也许,她是不幸的,因为她来到这个时代。

然而她渐渐的认命了,也明白了也许上苍将自己带到这个时代,不仅仅是让自己明白生命的可贵,让自己努力的活着,也是要让她明白这个时代的可爱,让她知道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就应该让更多的人活着。

然而,她又比太多的人幸运,她有妖孽与云梵,有很多在意她的人。

看着红衣妖孽的妖孽,望着始终在背后的云梵,兜兜转转自己的心还是没有定下来,但却已经舍不得伤害任何一个人了。这些虽不是她的亲人,却已经甚过人间任何一种感情了。

汐月略带伤感的情绪也感染了妖孽了,端着这一碗酒,说道:“汐月!你不用感谢我,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爱上你了,无论你最终选择与谁在一起,只要你幸福,我妖孽那怕一辈子这样,我都愿意!”

说完,妖孽就一口喝下这一碗酒,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大度,只为了汐月不再为难。

然而,妖孽喝下去的时候,眼里,心里,都闪过自从第一次见到汐月的时候,她似乎跟自己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如同精灵一样闯进了自己的心里,然后就想这样永远的关着她,再也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美好。

可是越是接触,越是放不下。汐月是那样的不同,她的美,她的聪慧,她的一切都是引诱着自己一直想探索下去。似乎这样看着,便有一眼千年的幸福,或许他是真的醉了,却让他心甘情愿的这样醉下去。

他为了汐月,愿意什么都放弃,城主之位?性命?还是尊严?这些有什么重要的,跟倾国倾城的汐月比起来,这些又算什么,他只想要汐月,只有这个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