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鱼饭/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这个时候,鱼小二将鱼饭呈了上来。

“二位,请慢用!”说着,鱼小二就退下去了。

这一碗鱼饭,只见一条完整的深海鱼静静的躺在晶莹的米饭上,汐月不知道这是用什么手法烹制的,但是只见这碗羽凡色泽饱满,一阵鲜香扑鼻而来,让汐月忍不住舀了一勺吃了起来,果然是又香又鲜,完全是没有感觉到什么鱼腥味,而且鲜味十足,又不腻口。

“怎么样?不错吧。”银烛看着汐月享受的样子,笑着问道。

“真的很不错,如果不是在这里,我真想将厨子弄到我们那里去,开一家这样的鱼饭店,生意肯定不错!”

汐月面对这样的美味,赚钱的冲动又上来了。可惜鲛族人与大陆人目前因为银赫有些矛盾,要不然真的可以试一试。唉……

然而这话却是让银烛有些无语了,看着汐月说道:“我这里还有很多银子,要不然我全给你吧。”

见银烛以为自己是没钱,汐月却是笑了笑,说道:“行,我来者不拒,正想晚上也是用的着。”

“晚上?”银烛不免有些奇怪,问道。

谁知,汐月却是神秘一笑,说道:“来,吃饭。”

于是,银烛便压下了自己的疑惑,吃起了鱼饭。口里的美味也让银烛马上忘记了刚刚汐月所说话,更忘了自己一时大意,银子全归汐月去了。

二人吃完饭,银烛付了银子,然后跟着汐月将买来的东西提到客栈里面。

回到房间之后,汐月便开始拿起自己买来的二套衣服,全是男装。一套给了银烛,说道:“来,我们换上这一套衣服。”

“换上男装做什么?”银烛有些意外,问道。

“你先换上,我再说。”汐月拿着衣服,走到了屏风后面开始换衣去了。

见此,银烛也只好换上这一套衣服,布料比自己买来的灰色衣裳好多了,而且还是鲛丝而制成的锦衣,这样的贵公子的打扮,也让银烛越发的不明白了,直到汐月出来。

汐月着一身华衣长袍,中间系一枚玉扣,也是刚刚买来的,头上带着鲛族男子所别起的玉绾。让银烛差点以为自己见到了是哪家鲛族大臣的公子哥了。

“汐月!你这下可以告诉我,到底在做什么吧?”银烛问道。

“呵呵……我要你带我去最热闹的酒肆喝酒!”汐月潇洒一笑,颇有几分风流公子的味道。

听到这话,让银烛更是不理解了。汐月这样不辞辛苦的跑到鲛族来,可不是跟着自己吃喝玩乐。

白天去海市转一转,是为了体察风土民情。可是去酒肆喝酒,怎么看都有些怪怪的。汐月不是为了找自己的女儿才来鲛族的吗?为何还要在这里逍遥自在的玩。

“汐月!你怎么看起来都不伤心,不着急似的。”

银烛的话有些含蓄,但汐月也明白她的意思。知道银烛是看不懂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但汐月却并不想跟银烛说,因为时机未到。

于是,汐月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说道:“别担心,我自有我的考虑。你还是带我去酒肆吧,今晚我们一定要尽兴一番。”

听到这话,银烛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因为银烛知道汐月这样做,定是有她的打算。而且银烛能肯定的就是汐月无论怎么做,都不会伤害到自己。所以,银烛决定只要按照汐月所说的去做就行。

“好,我们走吧。”银烛笑着说道。

汐月对于银烛的相信,有些感动。但却在银烛要走出门的时候,笑着说道:“银烛!你是不是忘记了吃鱼饭时所说的话呢?今晚我可是要好好享受一下有钱人的感觉哟。”

“……”银烛转身,无语地看着汐月,想说什么,最终只能含着一双委屈的眼,将自己全部的银票双手奉上。

银烛这副可怜兮兮,十分肉痛的样子,惹得汐月哈哈大笑起来。

“放心!你这些银子,总有一天我会帮你捞回来的,相信我!”汐月灵安慰着银烛,手上却是毫不客气地接了下来。

对此,银烛只能含泪,对着汐月点了点头,握住了汐月的手,其意思不言而论。

走出了客栈之后,银烛本着汐月今晚想当大爷的兴致,将她带到了海市最大的妓院,名叫银月楼。

这一家妓院灯火通明,很是热闹,门口还站着几个花枝招展的美人鱼。

银烛穿上淡蓝色衣裳,一副公子哥的形象,显得风度翩翩,二个美人鱼自动上前,要拉着银烛进去,而银烛却略微有些拘束,但还是面带微笑,假装镇定淡然的样子。

然而汐月却如同常客一般,风流潇洒的打趣了一下旁边的美人,无形当中却又跟她保持着距离。

这些姑娘们都是风月场合的人精了,看着汐月行为举止,便知道他是有钱的公子哥,可能还是有些势力的那种,看不上自己这些庸脂俗粉。

于是,这些姑娘们将汐月与银烛拉进了楼里之后,就带着他们到了一处视眼很好的座位。

汐月一见,便知道这是姑娘们给自己的优待,便抽出几张面额不少的银票对着身边的姑娘们说道:“赏你们的了。”

这样大方的打赏让姑娘们顿时乐开了花,一时莺声燕语,纷纷对着汐月婀娜多姿的行着礼,笑着说着:“谢谢爷的打赏!”

汐月随手又是拿出几张银票放在桌上,一脸无所谓,慵懒的声音,说道:“给爷上几道好菜,再来几壶好酒!”

见此,几位姑娘纷纷上前抢着银票,要服侍着汐月与银烛。

“不用抢,爷这里还有,每个人都有份,快去给爷上酒,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汐月将一个花钱大方的纨绔子弟演的入木三分。

一边的银烛只觉得自己的心真是痛的不行啊,那可全是白花花的银子呀,不是一张纸啊!

因为汐月十分大方的撒钱,引得银月楼的姑娘们都爱往他这里凑。

很快,下人们也送上好酒好饭,赏钱自不必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