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入幕之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银月楼热闹非凡,不少人更是听说了汐月为美人花重金、大战三百回合的事情,纷纷赶过来看看真人到底是何模样。

然而汐月一直在花魁水恋儿的闺房,一直没有出来。这样更是叫人浮想联翩,叫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到了深夜,所有的人都以为汐月必定是与水恋儿在房间互相缠绵,个个既是眼馋汐月有此艳福,又是妒忌他能作了水恋儿的入幕之宾。

在大厅的银烛还在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喝,眉宇之间还着对汐月的疑惑,还有担忧。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汐月是女子,并不是什么为博美人一笑的风流公子哥。

然而银烛思前想后,猜不出汐月这般做到底是有何,不去找自己的孩子,反而在妓院里面喝酒,撒钱、跟人打架、还去跟一个花魁共处一室。她就不怕自己这样做,会此起银赫的注意吗?

就算她这样的身份,没有引起银赫的注意。那她这样做,又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想不明白的银烛,又端起一杯酒喝了下来。

旁边的美人还在娇声细语的劝着银烛多喝几道,实则美人的心里也觉得奇怪,怎么这位客人进来之后,不是一直吃东西,就是一直在喝酒,完全不想是过来找姑娘的。

早知道如何,就跟着刚刚那位俊美的公子一块了。想到这位俊美的公子去了水恋儿的房间,定是看不上自己这些俗气的姑娘们了。

“公子!再来一杯嘛!”美人想明白,依在银烛的身上,开始又给银烛倒了一杯。

银烛没有拒绝,但却是推开了美人,喝完手中的酒,假装有些醉意的说道:“不喝了,我要回家去了,不然我的娘子定要来寻我了。”

妓院的姑娘们一听,便知道这位公子是有家室人。于是个个也只是说着下次再来,并没有真的去拦住银烛的去处。

借着醉意,银烛摇摇晃晃的出了银月楼的大门。

一直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银烛抬头看到二楼的烛光,不知道哪一间才是汐月与水恋儿的房间,想去看看,又怕打草惊蛇,反而破坏了汐月的计划。

最终,银烛往客栈走去。这一切,汐月以后定会告诉她的,不急,不急……

二楼,水恋儿的房间。

“公子!恋儿谢谢刚刚公子出手相助!”说着,水恋儿就对着汐月依依一下,行了一礼,举止之间带着如同大家闺秀,又夹着一道妩媚,两者渗在一起,更加诱人。

这样的水恋儿,让汐月感叹不愧是银月楼的当红花魁。若是自己是男儿,定是也逃脱不了这美人的五指山了。

“水姑娘不必多礼,任谁见到,都会出手相助的。我不过是做了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如此而已。”汐月轻声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这个水恋儿。

好在汐月的声音十分之清灵,故意压一下嗓子,如同刚出家门的少年,带着稚气的声音,更让女子稍于防备。

水恋儿似乎也没有感觉出汐月的不妥,柔声说道:“公子说的是,恋儿去给公子沏一杯茶吧。”

汐月点头,水恋儿去了隔间沏茶去了。

于是汐月开始有了时会观察着这一间房间,分为二间,里屋一间摆了一张楠木雕刻的水帘床,是女子闺房经常可见的那种,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旁边的榻床上,正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可见水恋儿是一个识字的女子,听她说话的样子,便知道她还应该是饱读诗书了。

榻床上还着二盒棋子,应该是水恋儿无事与客人下棋用的,看来不但是能歌善舞的女子,琴棋书画也是个个皆会,只是不知道精通是否?

外屋则是一张圆桌,自己坐着,玄关处,则是放着茶叶的地方,汐月也没有去细看水恋儿在做什么。

四处摆放着一些艳丽的花瓶还有一些其它的装饰品,色彩上面很具有妓院的风气,有些庸俗,然而水恋儿却是打点了一些花草,挂上了几副字画,愣是将整个布置变得有些清雅。

看到这里,汐月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眼。看来自己随意一来,找到一个兰心慧质的女子了。想到这里,汐月的嘴角便勾起了一道笑容。

水恋儿的确是如汐月所想的那样,很是聪明,而且还极具慧眼。

从汐月进来自己的房间之后,水恋儿便眼尖的发现汐月小巧的耳垂上有二个耳洞,便知道是眼前的公子是女扮男装的姑娘了。

然而水恋儿并没有拆穿,就这样当汐月是位公子。跟着她行礼,道谢,沏茶。

来这里的人,定是花了大价钱才能来见到自己,就像外面喝醉的男子所说的,花了钱,就是大爷。更何况这还是一位不讨厌的大爷,让她更庆幸的这个大爷还是一个女子。所以,水恋儿愿意跟她在一起,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好。

“公子,请喝茶!”水恋儿伸出纤纤玉手,将沏好的茶端在了汐月的面前,轻声说道。

汐月伸手,展颜一笑,接过这一杯茶,轻辍了一口,说道:“我见水姑娘的房间似有棋子,不如我们下下棋如何?”

听到这话,水恋儿低下眼帘,顺从的应道:“公子有此兴趣,恋儿定当奉陪。”

于是,汐月便与水恋儿一起去了里屋,在榻床上开始下棋对弈。

一个是以下棋为名,消遣时间,也顺便看看这个身处妓院的风尘女子是否真的那般聪慧。

一个则是心知肚明,对方是女人,自己不会是不用服侍什么的。更明白晚上大家都不会去睡觉,只等着一夜秉烛下棋夜谈了。

好在,只有下棋,并无夜谈。

一时,二人的心思都在棋局上面,专心致志的起子,沉思,落子。一白一黑,独成一个世界,气氛很是安静。

与楼下沸沸扬扬喧嚣声相比,房间的气氛可以说是岁月静好,与世无争了。

楼下的人还在谈论着汐月做的事情,羡慕着他的艳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