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绯闻漫天/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汐月又一次的过来,老bao是特别高兴的,扭着粗腰,捏着兰花指,就这样移到了汐月的身边,还没有等她开口,汐月便说道:“这里今晚的钱,今晚我还是只要水恋儿。”

老bao接着银票,一张老脸,笑的如同一朵绽放的菊花,让汐月看着顿时有些黑线,决定还是早早去见水恋儿比较好,毕竟美人才是最养眼的。

“小翠!带风公子去见水恋儿。”老bao也没跟汐月寒暄什么,来这里的公子们,谁都是冲着姑娘们的,收了钱,自然是赶紧送他们去姑娘的床上才是最重要的。

小翠依旧是一身翠衣红裙,低眉顺目,看起很是安静。然而昨晚为了阻止醉汉的行为,却让汐月看着想起了自己的丫鬟琳琅。他们都有一样共同点,那就是对自己的主子很忠诚。

于是,汐月对着小翠说道:“有劳小翠姑娘了。”

这话让小翠有些惶恐,还了一礼,小心的回道:“公子莫要叫我姑娘了,小翠只是一个丫鬟。”

汐月也没有再说什么,从善而流。毕竟这个年代不是自己所在的那样人人平等。而汐月也没有兴趣去宣传这一种观念,跟着小翠没有再说什么,去了水恋儿的房间。

此进水恋儿正在房间对镜。略施粉黛,细心打扮,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有人上来找自己?

正想着,水恋儿就听到外面小翠的声音。

“姑娘,风公子找你。”

“让风公子进来吧。”水恋儿听到是风公子,一颗芳心顿时落了下来。昨晚一夜对弈,让她虽不明白这位风公子过妓院是为什么,但有一点她却是明白,那就是自己可以不用应付那些臭男人!

汐月对着小翠点了点头,小翠回礼,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然后,汐月便大步走了进去。小翠在后面,将门缓缓的关上了。

当天晚上,还是一样,汐月未出水恋儿的房间一步,一楼的客人越来越多,有些想找水恋儿的人却听闻昨晚那个人又包了她,顿时大失所望。

但是大家对于神秘的人到底都在猜测着他到底是哪位有钱家的公子,要知道这水恋儿可不必其它姑娘们,一要有钱,二还得水恋儿自个同意。

然而大家苦想未果,只能对着二楼,无奈的叹兴而止。

这一晚,汐月还是一样,与水恋儿下棋对弈,于天亮。,时分离开,到了晚上又准时出现,一连七天皆是如此。

不但外面的人都在猜测着汐月这一次应该是抱得美人,流连忘返了。就边老bao都在想着这位风公子看来是真的对水恋儿上心了。

然而水恋儿却是猜不透,想不明白。若是一日二日如此,虽然奇怪,到也不足为说。然而一连七天,这位女扮男装的风公子只找自己,还只是下棋对弈。

水恋儿曾仔细观察过,风公子若是换上女装,必定是倾国倾城,姿色应该是自己之上。

而且还有这样的才华,怎么看都不应该是过来找自己下棋而已吧。这样的气度,定然是大家出身,若想找伴,完全可以找一户正当人家的小姐一起,找自己是为何?

不至是水恋儿快忍不住了,就连银烛也是快破功了。

看着汐月又一次换上一件碧色锦衣,熟练的将自己的头发梳成男髻。穿上一双黑色长靴,腰间佩戴着一枚白玉扣,下面飘着丝絮。

最后,汐月转身对着银烛一笑,说道:“怎么样?有没有一种翩翩公子的感觉?”

对此,银烛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抓狂的说道:“汐月!你这是祸害女子呀。明明是一个花容月貌的俏女子,偏偏去招惹人家花魁。你这是作何居心!”

汐月是却是莞然一笑,带着一种安抚的意味,说道:“莫急,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行吧,你今晚又要去找水恋儿?”银烛认命的问道。

“嗯,你要不要一起去?”汐月饶有兴趣的说道。

“别!我没这种爱好,我还是喜欢去吃吃东西,睡睡觉。你这几天闹出的动静挺大的,自己注意安全,莫要让人怀疑到你的身份。”银烛叮嘱着汐月,语气很是关心。

“行,我走了!”

汐月拿出一把扇子,‘刷’一声,打开,然后摇着扇子,又一次寻花拜柳去了。

后面的银烛只能扶额,一面心疼着银子这样哗啦啦的流走了,一边又担心着汐月会不会被人发现。

然而汐月却是潇洒的摇着扇子,大步向银月楼走去。

习惯性的甩给老bao几张银票,然后跟着小翠上楼去了。

房间的水恋儿没有特意去打扮,素衣淡妆等着汐月。不出意外,今天这位风公子应该会再来找自己。一边几日,都让水恋儿有些习惯了。

果然,没多久,小翠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姑娘!风公子找你。”

这一次,水恋儿直接起身,走到门外,亲自迎接着风公子。

“风公子!”

一打开门,水恋儿就见到汐月拿着扇子,风流的装扮,俊美的样子,有些晃神,很快便扬起笑容,打起了招呼。

“又与水姑娘相见,不知道姑娘今天睡的可好?”汐月笑着回道。

“劳公子关心,不如进来聊吧。”水恋儿作了一个请的姿势,笑着说道。

汐月笑了,拿着扇子扇了几下,依言走了进去。

“公子!请入座,还是碧螺春吗?”水恋儿轻声问道。

汐月点头,然后向榻床走去,看着棋局还是清晨自己离去所下的样子,未动半分,看来水恋儿这是猜到自己今晚会再过来,特意等着自己再下了。

这样聪慧的水恋儿,让汐月的笑意更深了。

于是,汐月将扇子放在了桌上,然后坐上榻床,观察起棋盘。

不得不说,水恋儿的棋艺还是不错的,跟自己写了七天七夜,不但有进步,而且面对次次输半子的结局,水恋儿也没有露出半分不悦。看起来,这个女人真的还蛮优秀的,因为能跟自己对弈这么久都没有半分不悦的人,真的是很少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