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赎身/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这样气度跟才华,却去当一个妓子,这让汐月不免叹之可惜。

然而,汐月并没有说什么,自己来鲛族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实在是没有精力去解救什么落入风尘的女子。不是她没有慈悲心,而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此时,水恋儿沏完茶,见外间没有汐月的影子,便知道她定是在里间的榻床。

果然,与水恋儿所想,汐月又在关注棋局了,这让水恋儿越来越好奇,这个风公子到底来妓院是做什么?真的就是为了跟自己下棋?

“公子!请用茶!”水恋儿走近,看着汐月姣好的容貌,柔声说道。

汐月抬头,笑了,接过茶,轻酌二口,放在一边。

然后,指着棋局,对水恋儿说道:“清晨这一局还没有下完,不如我们继续下吧?”

水恋儿点头,却说道:“不如恋儿先去让小翠准备一些点心,然后再陪公子下棋如何?”

这话让汐月有些汗颜,因为清晨时分,正在离去的时候,肚子忽然叫了起来,便是因为一夜下棋,只喝茶,未用点心,有些肚饿的缘故。

偏偏水恋儿讲这话的时候,神情很是自然,让汐月的羞涩略减了几分,点头说好。

然后水恋儿便离去了,却在楼下遇到一位男子,这位男子就是阿琪格小王爷。

“恋儿!”阿棋格叫住了要转身离去的水恋儿。

“小王爷!恋儿还有客人要招待,恕我先行告退。”水恋儿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忧色,似是冷淡的说道。

阿琪格小王爷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布衣侍卫靠近,对他说了几句,阿琪格小王爷无法,只是看了水恋儿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面对阿琪格的离去,水恋儿的眼神带着一丝莫名的神情,但终究是转身,吩咐了小翠一句,然后回房去了。

回到房间之后,水恋儿一向淡然的神情有些忧色,让汐月看见有些意外。

于是,汐月问道:“水姑娘,莫不有什么心事?”

水恋儿听到这话,知道自己有些走神了,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恋儿没有什么心事,若是有的话,到是有一件事情让恋儿想不明白。”

“哦?说来听听。”汐月不明所然,问道。

然而水恋儿却是看着汐月,慢慢地语气,说道:“恋儿不太明白风公子为什么一边七夜都找我下棋?明明不是男儿,为何又要来妓院呢?”

这话让汐月愣了,看着水恋儿,见她也望着自己,顿时明白水恋儿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汐月笑了,知道水恋儿这样聪慧,就应该想到她应该会猜到自己是女子。然而水恋儿猜到,却也能忍住,一直到今天晚上才问出来。看来也是一位极有耐心,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女子。

想到自己的计划,汐月突然感觉如果直言于水恋儿也未尝不可。才这样下棋,也不是长久之策。

“没错,我确实是一个女子。不过我来这里与你下棋,是有我自己的目的。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我,我可以给你一大笔的金银财宝。”汐月看着水恋儿,淡定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放出诱惑,只要水恋儿配合自己。

然而水恋儿是有些惊讶的,她没有想到风公子竟直接承认了。这让她有些敬佩这位风小姐的胆识,然而听到后面,却让水恋儿找到一丝希望,她想要的不是金银财宝。

“风公子!恋儿不稀罕什么金银财宝,唯一需要的就是赎身。只要你能为恋儿赎身,那么恋儿完全配合你,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而且此事,恋儿也绝不会告诉任何人。”水恋儿说着,便起身对着汐月行了一礼。

汐月听到这话,仔细看起了水恋儿。她不但聪明,而且还懂得洞悉人心。知道自己有求于她,不要财宝,却只要赎身。

诚然,像水恋儿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定是不甘愿呆在妓院。

然而,汐月却没有任何不悦,自己想用她来达成计划,她让自己帮赎身,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没问题!我当然可以为你赎身!”汐月很是爽快的一口答应下来了。

听到这话,让水恋儿有些惊喜,眼中竟也带了一丝泪意,感激地说道:“只要风公子可以帮我脱离妓院,恋儿感激不尽!”

“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我现在就去找老bao!”汐月起身,不在意的说道。

水恋儿点头,似乎是担心老bao不同意,眼里带着一抹忧色。汐月见到,却是没有放在心里,只要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

不过是为妓院的一个姑娘赎身,无非是多花一些钱而已。

于是,汐月对着水恋儿点了点头,大步走出了房间。

下楼之后,汐月直接找到了老bao。

“妈妈!我与水恋儿一见倾心,想替她赎身,还望妈妈答应!”汐月望着老bao,一副为情所深的样子说道。

谁知老bao听到这话,却沉默下来,似乎是遇到难事一样。

见此,汐月赶紧从自己怀里拿出几张大额的银票放在了老bao的手里,语气诚恳的说道:“我是真心喜爱水恋儿,只要可以为她赎身,钱财都不是问题。”

老bao听到这话,却将银票还给了汐月。

这个举动让汐月有些意外,贪财的老bao居然不要钱?

“风公子!你若是为其她的姑娘赎身,这些银子绰绰有余。那怕水恋儿的身份不是这样敏感,也照样可以赎走她。问题就在于她的身份,是不能赎身的呀。”老bao十分痛心的讲着,可见收不了这一大笔银子,让她很是心疼。

然而汐月听到这话,感觉很是奇怪。暗想水恋儿的容貌与才智,莫不是她不是什么寻常的妓女?

“妈妈!有话你不妨直说,我是真的很想为水恋儿赎身的,但凡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一试。”汐月坚定的说道。

老bao见汐月对水恋儿如此上心,有些话也不好藏着掖着,到不如讲出来,让这位风公子死心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