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不守妇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愤怒的穆亲王带着侍卫走到了二楼,便看到了水恋儿房门口发生的一切。

面前的这一幕,让穆亲王气的要命!堂堂一个小王爷,身份尊贵,竟然对着一个妓女如此低三下四的。

忍不住火气的穆亲王大步向阿棋格走去,将围观的人很快被侍卫们挡在一边。

“逆子!”

阿棋格听到父王的声音,转过头,还没有说什么话,直接就听到‘啪’一声,自己的脸上又挨了一鞭子。

顿时,阿棋格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不自觉的伸手摸了一下,痛得阿棋格咧着嘴,嘶了起来,手上也沾上了一些血迹。

“父王……”

阿棋格看着穆亲王,心里不可避免有些伤心。他没有想到父王在外人面前,也是这样,毫不顾忌的抽打自己,当真没有一点念记父子之情吗?

然而阿棋格这些儿女情长,穆亲王却是完全不知情,他现在只感觉到自己一肚子火,快在气炸了,自己好生生的儿子,竟然自甘下贱,跑来哀求一个妓女来回心转意,真是让他大开眼界,狠不得抽死这个逆子才好!

“你当真是丢尽了我的颜面,有你这样的逆子,让我狠不得抽死你!”说着,穆亲王就转过身,对着侍卫吩咐道:“将他给我先绑起来!”

侍卫听着王爷的话,向阿棋格走去。

然而,阿棋格却是一直反抗着,不让侍卫绑着自己,但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抵抗的住这些武艺高超的侍卫们。

“父王!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是真心喜爱水恋儿的,请你成全!”

围观的人听到这话,不得不佩服这位小王爷,当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得不服啊!

这话让穆亲王怒极反笑,指着阿棋格冷笑了二声,说道:“你到是执著,到也提醒了要收拾这个贱人!”

阿棋格一听,便知道父王要向水恋儿开刀了,赶紧喊道:“不!不,父王,你不能这样对水恋儿。”

穆亲王没有理会阿棋格的疯狂,直接下令道:“把里面的贱人给拉出来。”

侍卫正准备闯门而入,房门就这样打开了,出来的就是冰清玉洁的水恋儿。

“不必王爷动手,我自己出来了。”水恋儿不惧穆亲王,直视其,淡然的说着,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很是不妙。

水恋儿的表现,让穆亲王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怒火,这样的贱人,竟然也表现如此大义凛然,真当自己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吗?

“哼!你到是有胆子出来。来人,给我绑起来!”穆亲王不屑地说道。

于是,侍卫走近水恋儿身边开始绑起了她。然而水恋儿也不反抗,只是一双清眸就这样看着穆亲王,里面含着是一种不卑不亢的气息。

已经被绑着的阿棋格见到朝思暮想的水恋儿,却是被自己的父王要绑着。这让阿棋格很是心疼,马上为水恋儿求情起来。

“孩儿求父王放过水恋儿吧,这不管她的事情,全是儿子的错。”阿棋格哀声求道。

然后这话让穆亲王更生气了,怒道:“不管她的事情,你跑过来见她!没有她勾引你,你会三番二次的跟我顶嘴,还要一心娶这个下贱的女人。她就是一个贱人,四处勾引男子,想让别人为其赎身!“

这话让水恋儿原来平静的脸上带起了一丝愤怒,看着穆亲王,冷笑的说道:“王爷!你管不了你自己的儿子,竟然怪起了别人,真是好笑!”

“贱人!你休想抵赖什么。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犯贱的下场。”穆亲王怒视着水恋儿,喊道:“来人!将水恋儿浸进猪笼,以儆效尤。”

此话一出,阿棋格更是痛心,对着穆亲王,乞求道:“父王!不要这样,全是我的错,你不要这样对水恋儿。我再也不会来找她了,请你放过她吧。”

穆亲王听到这话,哼了一声,说道:“晚了!这样的女子,留在世间也是一个祸害,还是早早除掉为好!”

然而水恋儿听到穆亲王的话,神情十分的淡然,如同神圣不可侵犯的仙子一样,显得很是纯洁,态度也很清高自傲。

“穆亲王!不用你动手!我宁愿上吊自杀,也要留一个清白。我要告诉天下人,是阿琪格缠着我的,并不是我缠着阿琪格的。你是污蔑不了我,我是清白的!”

水恋儿这一番高风亮节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动容起来,纷纷佩服她的气节。而且刚刚阿棋格苦求水恋儿的事情,他们也看在眼里,的确是阿棋格缠着水恋儿。

“我能证明,刚刚就是小王爷来找水姑娘的。水恋儿不肯见他,他还一直在门口不肯走。”一个大胆的围观者,不惧权势,为水恋儿证实起来。

有了第一个,很快第二个男子也出来说话了,这是一个稍微有些家势的公子,说话也客气很多。

“有话是男欢女爱,你情我愿。既然水姑娘不喜欢,小王爷又何必苦苦追寻呢。穆王爷深明大义,不如就此放过这个可怜的弱女子吧。”

这话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大家七嘴八舌地为水恋儿说请起来。

然而这样的举动,更是惹怒了穆亲王!

冷眼看着这些来青楼的男子们,个个都被这些个不可羞耻,下贱做作的女子迷惑住了,竟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替她求情,简直就是荒唐!

“快给我拉出去,直接浸猪笼!”穆亲王愤怒,不改决定,让侍卫动手。

水恋儿听到这话,冷冷一笑,看着穆亲王,冷声说道:“王爷!你竟然连死都不肯让我选择吗?你真以为天下人的眼神都瞎了吗?他们定会知道我是清白的!”

“哼!他们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样卑贱的人,就不应该枉想得到一些不该有的东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

穆亲王盯着水恋儿,将她的心思看的十分清楚,这样的女人表面纯清无比,其则就是狐媚惑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