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脱妓籍/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亲王的话,让水恋儿很是气愤,也让她想起了阿棋格之前所说的话,果然是亲父子,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自己既没有去招惹他们,却要来这里辱骂自己。

水恋儿很想大骂起来,便最终还是平复下来了。如今的她不再是昔日尊贵的身份,她没有这样权利,也阻止不了穆亲王的行为。

但让她就此服弱,她的骨气,她所接受的教育绝不充许!

于是,水恋儿一脸从容,丝毫不惧于看着穆亲王。

然而侍卫听从穆亲王的吩咐,开始向水恋儿靠近,要将她绑起来,浸猪笼。

正在侍卫动手的时候,还没有看清楚,就被一阵白影给踢了过来。

两个侍卫顿时倒地,看清了来人。

这是一身白衣,谪如仙尊的男子,俊美的样貌,比之女子更胜几分,一双凌厉,如同溪水一样清澈的凤眼,微抿的嘴,似乎心情不太好。

“你是谁!”穆亲王看着出来的白衣男子,很是不悦,质问道。

“呵呵……在下正是水恋儿的情郎,人称风公子!”来人正是汐月,化名风公子。

穆亲王听到这话,看着这个风公子挡在水恋儿的面前,更是气愤,又是一个被水恋儿迷惑的男子,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淫荡不堪的女子。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马上给我滚开,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穆亲王盯着汐月,语气很是不善。

汐月听到这话,也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轻声说道:“水恋儿是我的人,你动我的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情?”

水恋儿听到这话,顿时对汐月崇拜的五体投地,感觉风公子真是英俊潇洒,自己果然没有看错!敢跟穆亲王叫板的人,太厉害了。

一边的阿棋格却是嘴里带着一丝苦涩,他自是留意到了水恋儿见到风公子过来,眼里的惊喜。然后又看着盛怒的父王,阿棋格忍不住想着自己跟水恋儿真的不可能吗?

“她不过是银月楼的一个官妓,人人都可以做她的床上之宾。接你这样说,她岂不是人尽皆夫了。”穆亲王毫不留情的讽刺着水恋儿,很是刻薄!

这话让水恋儿的脸色变了,想反驳,但却说不出什么话。尽管自己入青楼之后,一直不肯与这些臭男人发生什么,但是一个女子做了妓子,说自己还是清白之身,哪个人真的相信自己?

汐月见水恋儿这样,拍了拍她的手,轻声说道:“莫过伤心,我信你。”

水恋儿抬起头,双眼含泪,对着汐月点了点头,内心很是感动。

接着,汐月便对着穆亲王,对他的话很是不悦,便想着一件事情,却笑了起来,说道:“穆王爷!你要杀死的,可是我的女人,这在法律上可是不充许的!”

听到这话,穆亲王不免冷笑起来,说道:“我看你真的是想要女人想疯了,竟然将一个妓女当成你的人,她只是一天为妓,我就有权利杀了她,以儆效尤。”

“若她不是呢?”汐月笑了,反问道。

“哼,她是官妓,你是没有办法为她赎身的。你再这样挡着我办事,休要怪我不客气!”穆亲王说到最后,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在这里呆得越久,自己的名声也不好听

见此,汐月却是十分淡定的从自己的怀里淘出了一张纸来。展开一看,对着所有人一一示众,上面写着是这次府尹所开据的准许水恋儿成为一介平民的文件。

这一下,所有人哗然起来。这个风公子既然有这样的能力,将一个官妓都给赎了。

而水恋儿更是惊呆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汐月手上的文件,自己真的变成自由身了,不再是妓女了?她,她真的帮自己赎身了!

巨大的喜悦在水恋儿的心中生起,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两行泪水就这样流了下来,多少的日子里,她一直盼望着这一天,终于等到了。

最后,水恋儿伸手擦拭着眼泪,不想在外人的面前坦露自己的脆弱。

同样大吃一惊的人是穆亲王,他看着这个文件,凭着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这份文件里面的印章是真的。这个不知从那里打来的风公子,居然真的弄出了一个证明。

汐月看着众人呆住的样子,嘴角含着一丝笑容。

这个证明自然是她去开的,而且还花了不少功夫。

自从答应了水恋儿,要给她赎身之后,汐月一直在想办法去办这个事情。她先是表面花重金买下沈园,大张旗鼓的送给水恋儿。

暗地里却是跟着银烛一起打听当地府尹的情况,当知道他是一个好赌之人时,汐月知道这个事情有戏了。

于是,汐月根据这个府尹的爱好,特意装着志同道合的人接识了府尹。

很快,府尹真的将这个出钱大方的风公子当成自己的朋友。

两个人在赌桌上大杀四方,汐月是逢赌必赢,让府尹十分眼红。忍不住也拿出一大笔银子,在赌局里玩了起来。

然而府尹的手气那叫一个臭!把把输,将自己身上的钱全都输的尽光。

然后,汐月就引诱他去动公家的钱,说是输了,自己可以想办法帮他。当然,汐月只是说想办法,却没有说一定帮。

但这句话,却让府尹当成一个后盾,几次下来,很快就动用了几百万两银子!

等到府尹输的没有钱再动的时候,才后怕起来。这可不是一笔小的数目,是几百,几百万啊!

于是,府尹找汐月兑现承诺。

然而汐月却将自己的话说了出来,解释是自己也没有办法。

这一下,府尹慌了。

这个时候,汐月才露出了自己的目的。让府尹给自己开一个水恋儿从官妓变成平民的证明,不然的话就将他所做的事情宣告天下,让海皇罢了他的官。

当然,汐月也给了一个诱惑,只要府尹乖乖听话,自己可以想办法补掉他挪用的公款。

双管其下,府尹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只能硬着头皮,将一个官妓变成了平民,开出了证明,还水恋儿一个清白。

而汐月一招声东击西,愣是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这样顺顺利利的为水恋儿赎了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