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埋伏/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客栈里。

银烛若无事的将汐月劝走之后,安静在房间呆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于是,银烛便开始换起了夜行衣。

换好之后,银烛将一块黑布捂住自己的脸。对着铜镜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

然后,银烛便小心翼翼地从房间溜了出去。

只见,一道黑影从海市的大街小巷掠过,很快的闪身来到了鲛族皇宫。

看着金碧辉煌的宫殿,银烛的嘴角勾起一道笑容。

这个地方,早在以前自己就摸透了。银赫绝对也想不到自己还活着,这样对自己的行动更有利。

于是,窃喜的银烛将皇宫里的地图,在自己的脑海里面画了出来,大约猜测出孩子会在哪个地方。

计划好之后,一身黑衣的银烛飞身越过了宫墙。深夜了,深宫里也安静的好像要死去一样,这就更方便了银烛的行动了!

很快,银烛来到一个向南的偏殿,这是一处很适合养生的地方。在暗处大约观察了一遍,发现这里应该就是孩子所在的地方了。

确定没错后,银烛便轻声往偏殿走去。里面黑黑的,外面也没有什么侍卫,应该是夜深就寝去了。

银烛悄身靠近,正要推开门的时候,却听到一阵羽箭飞出的声音。

“唰唰唰!”

无数的羽箭向银烛的方向射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羽箭,银烛知道自己定是碰到了什么机关。

于是惊慌的银烛赶紧闪避起来,想离开,但羽箭太快,根本不放过她。而且羽箭极密,而且还不停,似乎要射死人才会停止一样。

银烛一直用着手中的剑挡着这些羽箭,然后太多了,让银烛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挥舞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快挡不住了。

正在银烛走神之际,一支羽箭射中了她的手臂。

这一种疼痛,让银烛轻嘶起来,狠狠地接这支羽箭拔了出来,但因为手臂的受伤,银烛闪躲的速度慢了下来。

正在银烛生死攸关之时,一个黑衣人加入了,手持一柄银光闪闪的剑,在空中飞舞着,很快挡住了二人面前的羽箭。

然后,黑衣人趁着一个空隙的时间,赶紧将受伤的银烛飞身带出了宫殿之外。

一路狂奔,幸得没有惊动任何人。一直到了安全的地方,二人才停了下来。

这时,这个黑衣人将自己脸上的黑布扯了下来,是汐月!

银烛见是汐月,顿时一颗心安了下来,虚弱的说道:“原来是你!真是太好了。”

汐月看着银烛狼狈的样子,手臂还带着伤,也不好去说她行事鲁莽的事情了。

“我们还是先回客栈,你手臂的伤一定要处理一下。”汐月担忧的说道。

银烛听出汐月对自己即气,又忍不住关心的话,扯出一丝笑容,讨好地说道:“我,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我,我……”

话还没有说完,银烛就直接晕倒在汐月的面前。

见此,汐月赶紧上前扶住了银烛。近距离端看,见银烛手臂流出来的血,竟然是黑色的,这代表着那些羽箭是有毒的!

想到这里,汐月将银烛抱了起来,赶紧飞身往客栈过去。

好在是深晚,没有人去注意这样紧促的黑影。

到了客栈之后,汐月将银烛小心的放在了床上。

汐月先是取出一把匕首,放在烛火上烤了二下,带着炙热的温度,将银烛手臂残留的箭头给弄了出来。

这一下,银烛痛的醒了过来,额头冒出了冷汗。

“嘶……我……”银烛留意到旁边的汐月,痛的想说什么,但却被汐月打断了。

“你先不要说话,你中的箭有毒。你现在稳住自己的心神,千万要控制住,不要让毒素扩散,我现在帮你看一下是什么毒!”

汐月见银烛醒了,赶紧让她稳住,开始给银烛把脉,又仔细看了一下银烛手臂的情况。

“竟然是狼毒,看来只能去洛神花做成解药,才可以解此毒了。”

汐月看出要如何解毒之后,稍微安下心来,对着银烛说道:“你先在这里,我去给你找解药。”

银烛听到这话,想让汐月注意安全,但这种毒已经让她痛的说不出话。

而汐月如同风之精灵一样,飞身从窗户飘了下去。

趁着夜色,汐月开始去找药店抓药。

走进一家还开着的药店,汐月便直接说自己要洛神花。

“这,这个小店没有,你还是去别这问问吧。”药店老板回道。

这话让汐月有些奇怪,这家药店可不小,这样的药怎么会没有。

于是,汐月轻声说道:“老板!我是真的想买这个药,你就卖给我吧。”

“真对不住,这个药原来我们药店也有,可是被收购走了,所以现在库房里面没有了。要不然你去别家问问,也许他们会有也不一定。”老师为难地说道。

见此,汐月只能从药店出来。

于是,汐月便向第二家药店走去。

然后,一连三家,得到的都是洛神花已经被收购的消息。而且最后一个老板说最近海市找不到这一种药村了,他们想进来卖也没有办法了。

站在大街的汐月觉得很是蹊跷,感觉这个事情不太寻常。警觉的汐月走到了一个小巷中,却看到不远处还有官兵好像在挨个药店里盘查一样。

这一下,汐月确信这个事情就是一个计谋,是银赫故意设下的一个圈套。

他定是以为自己会偷偷去皇宫找自己的孩子,所以才安排了那样的机关。而且将解药也全部给收购走了,想逼自己走投无路!

这让汐月很是愤怒,但最重要的还是银烛的伤势。

汐月担心之下,赶回了客栈里面。

进到房间,便看着银烛对着床下吐了一口黑血。

“银烛!”汐月大步走了过去。

银烛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是汐月。奄奄一息地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又一次晕了过去。

汐月见此,便知道银烛是毒发了。

现在必须要给银烛解毒了,然而洛神花却被人收走了。这事也许难得住别人,可汐月灵机一转,很快有了一个主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