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义结金兰/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烛正想着,汐月却踏着一双软底祥云锦锻长靴,着一身白色的云绸衣,中间系一条墨色宽腰带,中间扣着一枚明亮圆润的明珠,如从画里走出的美男子,就这样进入了银烛的眼里。

银烛不免笑了笑,汐月女装惊为天人,不但她的容貌让人惊艳,她的才智还有与生俱来的气质,不一处不让人忍不住被她所吸引。

改为男装,也是惟妙惟肖,整一个风流公子哥,怪不理整个海市也没有猜到闻名不如一见的风公子竟是一个女儿身,也难怪他们都认不出来,如果自己不是提前知道了,她也根本认不出来的!

“刚恢复身子,竟笑的如此奸诈,不怕我教训你一顿?”

见银烛见到自己走神的样子,汐月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她发现银烛的身子,似乎已经完全好了。

汐月戏趣的声音让银烛回神了,但她的心里却是温温的,并无半点不舒服。

“身子感觉如何了?”汐月见银烛笑着,主动问了起来。

银烛点头,说道:“我感觉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汐月的医术果然高明。”

“得了,不要夸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借机躲开我的教训,哼,昨天那么冲动去皇宫,怎么没有想过我会生气了!”汐月故作生气,脸上带着一股怒气,说道。

听到这话,银烛的神情有些抱歉,不太敢望着汐月,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偷偷虚瞒着汐月的。

“我,我,我没有想到那里面有机关,只是想去看看孩子。对不起……”银烛自责的说道。

汐月用羽扇敲了银烛的头一下,没好气地说道:“昨晚你中的那箭有毒,刚好要用洛神花去解。然后我去找的时候,全城的洛神花全被官兵收走。最后,我去了官兵守卫的仓库,却遭到了埋伏。我……”

还没有等汐月说完,银烛神情担忧的插口,说道:“你没事吧?”

对此,汐月翻了一个白眼,脸上却一直带着笑意,回道:“我看我的样子,会有事吗?到是你,中毒的感觉不好受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骗我!”

银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然后汐月又继续讲了起来。

“见有埋伏,我便决定将计就计,假意受困,却遇到了阿琪格过来。他交我带走,却想逼我交出水恋儿……”

就这样,汐月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跟银烛说了一下。

“没有想到短短一夜,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汐月!谢谢你,若不是你,我可能就因为这一支毒箭没命了。”

银烛对着汐月又是一谢,想到汐月所说的话,又接着说道:“只是这个事情似乎有些蹊跷,我一中毒,关于毒的解药就没有了,还是官兵收购去了,莫不是?”

看着银烛望着自己,似乎猜到了一些。汐月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是的,我感觉这个事情,肯定是银赫警觉到了什么,所以故意布置下的陷阱,请君入瓮罢了……”

汐月的话,让银烛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感叹。

“没有想到看似单纯的皇兄,居然会是如此狡诈的一个人。看来我以前真的太单纯了,竟然那样相信他,他却做出了那些事情……”

汐月听到这话,笑了笑,淡定的说道:“为人皇者,又怎么会是这样单纯的人呢。如果银赫单纯的话,也绝不会做到海皇这个位置。你以前不过是因为一腔爱意,太过一厢情愿罢了。”

银烛点了点头,有些伤感的说道:“汐月!你说的对。爱会把人的双眼蒙蔽,让人看不清事情真正的模样。我以前真的是太傻了,一直把他看的太好,事实却证明我空有一双明眼,却看不清他是什么样的人,以至于一路错到现在。”

汐月听出银烛话里的失落,还有一种对银赫已经彻底死心的东西,不由的笑了笑了。拍了拍银烛的肩膀,让她不要太难过。

“其实哪个人没有傻过呢,你能看明白才是最重要的。我很开心,你终于将银赫放下了,这样你才可以过上新的生活,知道吗?”汐月安慰着银烛,说道。

汐月的话,让银烛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银赫那样的人,只不过是让我更加成熟而已。在海里死过的那一次,让我已经看破了。”

“好样的,就应该这样才对!这才是我认识的银烛。昨日种种,皆成过去。不如就将昨天你中毒一事,当成你死去一次,如今的银烛将是重新的你。”汐月鼓励着银烛,对着她的醒悟由衷地高兴。

这话让银烛眼前一亮,认同的说道:“没错,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的我。汐月!我也不想再要以前的名字了,不如你帮我取一个新的名字,代表我的重生吧。”

望着银烛期切的眼神,汐月点头,想了一下,笑了笑,说道:“你如今放下所有的包袱,神色如此轻松。而且我们又情同姐妹,不如你就从了我的姓,我就给你取名叫轻灵,从今天起,你就是风轻灵!”

“轻灵,风轻灵!”银烛听着这个名字,念了起来,越念,脸上的笑容越深,看着汐月,爽快的笑了出来,大声喊道:“从今天起,我就是风轻灵!“

汐月见此,自是欣喜。

银烛,不,应该叫风轻灵。

风轻灵大笑过后,看着汐月,眼里含泪,激动地说道:“汐月!若不是你,我或许早就死了。你让我重生,就等于我的亲人。从此刻起,你就是我的姐姐。”

听到这话,汐月笑了,一言定音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义结金兰吧。”

风轻灵点头,起身。

很快,下人们准备好了东西。义结金兰不比寻常,其意义代表着二人从此以后,就是如同亲姐妹一样,与血缘上的亲姐妹更是亲近。

下人慎重地准备好一切,然后汐月与风轻灵走出内室,进入耳室。

开始净手,奉香,清心,进入仪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