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7章大闹/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庄严的穆王府出来,阿琪格小王爷的情绪有些低落。嘴角的伤口已经结疤,脸上还带着一些红肿,形象看起来很是不好。但他依然在外面大步的走着,丝毫没有介意这些。他看起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走路有些匆忙。

后面二路人马正在悄悄的跟着,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只专注在于前面的阿琪格,跟踪着他将主子的命令办好。

然而阿琪格一直走着,除了偶尔之间的停顿,但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大家心知肚明,都认为他应该是要去见什么人,鼓足了劲若是见到,一定要好好记住,怎么在主子的面前表现自己的功劳。

走到一个转角的时候,阿琪格却是一转身,往右边走去。

没走多久,便看到一个开着的酒馆,生意很是热闹,门庭来客,络绎不绝。

阿琪格抬头看了一眼,出人意料的竟是停止了脚步,向酒馆走了进去,让这后面的人有些吃惊,很快便以为他要见的人在这家酒馆。

来酒馆喝酒的人特别的多,为免引人起疑,后面的人只能分批进去,便发现阿琪格正在一楼的大厅喝酒。

见到目标一个人在喝酒,让所有的人都安心了,继续不留痕迹的观察着。

然而阿琪格喝起了酒,似乎是越喝越是伤心。

只见阿琪格高喊道:“小二!再来二壶酒!再给小爷一些小菜上来!”

身着布衣粗衫,肩上搭着一条汗巾的小二赶紧应道:“好咧,客人,马上送到!”

没过一会儿,小二便上了二壶酒和一碟花生米,还有一蝶茴香豆,加上二盘炒菜。

放下之后,小二似是随意看了一下阿琪格,认出了这是穆王府的小王爷,说起话来更是客气,态度很是谄媚。

阿琪格没有理会小二,只拿着酒喝着。

自讨没趣的小二也只能嘴里嘟囔了二句,然后瞟了阿琪格脸上一眼,很是不屑的离开了,去招呼其它的客人。

阿琪格一杯接着一杯吃着,桌上的菜都没有心思去夹。

暗处的人也在耐心等着,结果这一等竟然就是一天。

阿琪格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十来壶酒了,红扑扑的脸上,迷离的眼神,还有有些倾斜的身形,无一处不表明着他似乎喝多了。

然而喝多的阿琪格还是喝着,酒才是他最好的朋友,是在他难过唯一可以解忧的东西一般。

阿琪格喝的很急,时不时呛了一口,酒顺着嘴角流在了衣服上,打湿了华贵的上衣,暗湿一片,配着阿琪格失意的样子,整个看起来很是颓废。

正在这个时候,酒馆有一个身着水红色衣裳,长相很是俏丽的女子走了进来要打酒时,被阿琪格看来。

阿琪格误以为是水恋儿,赶紧踉跄的起身,也不顾自己撞到了桌子,将酒打洒了一地,很是不稳的走了过去。

“恋儿……恋儿……”阿琪格嘴里念着。

正在打酒的红衣姑娘背对着阿琪格,冒不丁突然有一个抓住了她的肩膀,红衣姑娘回头一看,阿琪格深深地打了一个酒嗝,将她熏的厉害,也让她害怕的尖叫起来。

“你是谁!放开我!”

红衣姑娘挣扎着,想脱离阿琪格的手。

然而阿琪格似乎喝多了,硬是将眼前的陌生姑娘当成水恋儿。

“恋儿!我真的很爱你,你不要离开我,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说着,阿琪格就将误以为的水恋儿抱住。

“啪!”一声,红衣姑娘再也忍不住,让这个轻薄自己的男子打了一巴掌。

阿琪格因为这一巴掌,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不是水恋儿,立马将她松开。

“你是谁!敢冒充恋儿!”阿琪格气愤的质问道。

红衣姑娘眼中带泪,狠狠地盯着阿琪格,骂道:“神经病!”

说完,红衣姑娘又害怕阿琪格会做什么,赶紧跑了出去。

阿琪格见人跑了,愤怒的将整个酒馆的东西砸了起来,嘴里一直念叨着:“你们这些人,个个都骗我。你们把恋儿藏去了哪里,藏去了哪里。”

顿时在场的客人都被这个醉汉吓了不行,胆小者账都未结,就这样跑了出去。胆大心细者很快认出这个人就是穆王府的阿琪格小王爷,大家都知道这个阿琪格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也跟着离开了酒馆。

酒馆老板见客人都这样跑掉了,一颗心都要碎了,这些人账都没结呢。

老板看着还在砸东西的阿琪格,气的走了过去,想劝住阿琪格,不让他继续砸。

然而阿琪格根本没有听老板在讲什么,拿着二个酒瓶就向老板砸去。幸得老板闪的快,不然身上就得受伤了。

见此,老板火大了,知道跟一个喝酒的人是没有办法讲道理的。如果是普通的人,自己叫二个打手到也好办,将他打个半死扔出去就完事了。

可惜,这个发酒疯的人不是别人,是小王爷,身分尊贵,让老板没有办法,看来只能亲自去一趟穆王府。就不相信穆王府不顾颜面,任由阿琪格这个为非作歹!

于是,老板让小二先看着酒馆,自己马上去了穆王府。

“王爷!夫人!舍下的酒馆如今已经被小王爷砸的稀巴烂,搞得里面的客人全跑光,人至今还在发酒疯,不知道此事王爷怎么处理?”

老板尽管很是火大,但在穆亲王的面前还是不敢太过放肆,让穆亲王自己处理,自己只等结果就好。

穆亲王与穆王妃听到此事,脸色皆是一变,这个阿琪格没有去见什么人,竟然在酒馆大肆搞乱,简直就是胡闹。

“来人!给我将这个逆子抓回来!”穆亲王生气的喊道。

很快,底下人领命,赶紧去了酒馆。

酒馆老板冷眼看着,等着穆亲王见到烂酒如泥的阿琪格能不能给自己一个交待,要知道自己在海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穆亲王想就此放过,休怪自己去上面告状!

一边的穆王妃神色很是忧虑,她担心王爷会不会一怒之下,又对阿琪格下什么毒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