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责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醉醺醺的阿琪格被下人带回来,让穆亲王看着更是生气。

“给我把他绑起来,押到王府外面,竟然敢在外面丢尽我们穆王府的脸,今天就让他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穆亲王怒道。

穆王妃担心,望着王爷,忍不住抓着他的手,劝道:“王爷!你看阿琪格都这样了,不如先将他送回房,明天再说吧。”

穆亲王闻言,气愤的甩开王妃的手,厉声说道:“慈母多败儿,如果不是你老是这样宠爱于他,他怎么会如此胡作非为,不是去跟人抢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就是去洒馆大闹。今天不好好教训一个他,我怎么对天下的百姓负责任。”

说着,穆亲王就起身,对着老板说道:“你放心,此事我定给你一个交待。”

酒馆老板有些惶恐,也不知穆亲王要如何交待,只能一边看着。

穆亲王出了王府门口,阿琪格已经被绑在外面。

听闻此事的百姓们已经在周围看起了热闹,有一些好事者正在说着在酒馆所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在看着穆亲王要如何行事。

老板与紧张担心的穆王妃也赶紧走到了府外,便听到穆亲王对着下面的人吩咐着。

“阿给我将这个逆子狠狠地打,打到他认错为止!”

下人不敢违背盛怒的穆亲王,只能拿起了宽厚的木板,对着阿琪格打了起来。

阿琪格看着穆亲王,嘴里依然念着水恋儿的名字,这让穆亲王更是生气。

“打,给我打,打到一百板敢他还敢不敢在外面惹事!”

当着老百姓的面儿,阿琪格就这样开始被打着,旧伤加新伤,阿琪格到也硬气,嘴里还在忍着水恋儿。

可越是这样,穆亲王就越是生气,让人下手更重。

如果越演越烈的情况,打到三十几板子的时候,阿琪格的下身已经血迹斑斑了。

尽管阿琪格嘴里还在念着水恋儿,明显声音已经变弱了。

穆王妃看着很是心疼,一直对着穆亲王求情。

“王爷!妾身求你赶紧停下来吧,这样再打下去,阿琪格会被打死的。”

“哼!我再说过,这样的逆子留着也是祸害,整天只知道给我惹事,根本没有一点用。你看看他,他居然还在叫着那个官妓的名字,简直就是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穆亲王狠狠地说道。

“王爷!请你看在多年的父子情份上就饶过阿琪格一次吧,我保证他再也不敢了,你就让下面的人住手吧。”穆王妃焦急的劝道。

这话让穆亲王很是生气,瞪着穆王妃,厉声说道:“王子犯法,如庶民同罪。他今天敢这样做,如果我就此放过他,我怎么跟百姓交待。你再这样劝下去,不要怪我对你也不客气!”

穆王妃看着穆亲王真的不念亲情,铁面无私的模样,只觉得今天阿琪格真是凶多吉少了,差一点晕倒,幸得旁边的侍女扶着。

然而穆王妃很想去拦住下人们,可是这不是府内,有那么多的老百姓在看着,自己若是这样做,只会让王爷更是生气。到时候,只怕将阿琪格打的更凶了。

最终,穆王妃只能这样含着泪,看着下人们打完这一百板。望着阿琪格的惨样,穆王妃默默地祈祷着他一定要撑过去啊!

只见下人重重的打了一百大板子,把阿琪格打得鲜血淋漓的,趴在地上根本不能动弹,人在八十几板子的时候已经晕死过去了。、

然而那个时候下人们不敢再要,可是穆亲王硬是要打完,就这样对着晕死过去的阿琪格,只能继续打了起来。

然而打到最后,穆王妃看着生死未卜的阿琪格深深地望着穆亲王一眼,说道:“你好狠的心啊!”

还没有等穆亲王说什么,王妃就这样哭着晕了过去。

见此,穆亲王只好让下人住手,好在也刚刚打完。

众人看着地上的血迹,不知死活的阿琪格,纷纷有些心惊,望着穆亲王的眼里也带着深深的敬畏。

特别是酒馆的老板,他是最意想不到的。穆亲王竟然如此大公无私,将阿琪格打成这个样子。只怕王爷只是一时气愤才下此狠心,日后想起,会不会怪罪自己,这让老板越想越害怕,很想溜走,那钱更是提都不敢提了。

然而穆亲王打完阿琪格就吩咐着下人,赔给老板一百两银子,以示歉意。

老板赶紧行礼,然后拿着钱溜走了。

最后,穆亲王才让人穆王妃与阿琪格抬进府内。

然而这一场大公无私的戏码,全都落在汐月的眼里。冷眼看着这一切,汐月不得不欣赏着穆亲王的冷血。这只是他亲生的儿子呀,竟然也下得了毒手。看来为了自己的权势还有声望,穆亲王当真是什么都不顾啊。

见到阿琪格终于被打晕之后,汐月留意着他的身子。外行人看惨状,内行人看深浅。

汐月仔细一留意,便知晓阿琪格受了很严重的外伤,没有伤到筋骨,应该养几天就会好了。

见此,汐月笑了笑,转身离开。

一身华衣男装的汐月到了银月楼,直接去了水恋儿的房间。

如今的水恋儿自是不用再接待客人,又赎了身,照说应该心愿已满,再无所求了。

然而汐月进到水恋儿的房间,却看着她正在拜佛,神色很是虔诚。

看到这一幕,汐月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出声。

然而水恋儿虽在拜佛,然后心却并没有安静下来,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便知道是风公子来了。

“你来了!”水恋儿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哀乐。

可是汐月却听出了水恋儿的心声,开口说道:“刚刚我在穆王府的门前看到一出好戏,让我大为观止。”

说到这里,汐月看了一下水恋儿,发现她的神色有些变化,但依然没有出声。

于是,汐月知道水恋儿虽然没有说话,但肯定也想知道穆王府的事情。从她互相握起的手,便知道她在紧张。至于紧张什么,必然是被打的阿琪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