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当爹的苦心/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让忧心的穆王妃一下子落泪了,拿着手帕擦着眼泪,抽泣说道:“阿琪格还在房间里面昏睡呢,太医刚走,说这伤势还得养差不多半年才能下地。”

穆亲王一听,也有些后悔自己下的狠手了。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子,做爹的哪有不心疼的。可是再心疼,跟他的命相比,只能这样做了。

望着夫人眼里的怨意,穆亲王叹了一口气,知道她是在怪自己将阿琪格打成这样,便解释说道:“夫人!你当我不心疼他吗?你还记得海皇过府的事情吧,虽然当时我们请罪找到借口将海皇哄走。可是此事海皇根本没有放下,一直怀疑阿琪格在欺骗他。所以我只有将阿琪格打成这个样子,海皇才不会找他的麻烦,也不会再猜忌阿琪格了。”

听到这话,穆王妃直直的望着穆亲王,看着穆亲王眼里对阿琪格的心疼,才明白了他的苦心。

“王爷!是妾身怪错你了。”穆王妃认错起来,说道。

穆亲王摇头,说道:“夫人!你何错之有,到是让阿琪格受罪了,我去看看他吧。”

闻言,穆王妃回道:“王爷!阿琪格在睡觉,你就别去打扰他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穆亲王见此,便没有再说什么。

让穆亲王与王妃担忧的阿琪格,并没有乖乖躺在床上休息。反而是让自己的小厮伪扮成自己,躺在床上瞒着府里的人,自己却是悄悄地离开了王府。

溜出王府的阿琪格并没有去什么酒馆再卖醉,而是直接跑去了风公子与水恋儿的婚宴。

阿琪格到的时候,汐月与水恋儿已经拜完天地,走完仪式了,也代表着他们正式成为了夫妻了。

看着汐月与水恋儿郎才女貌,站在一起,很是般配的模样,让阿琪格看着,只觉得心如刀割。

望着水恋儿脸上流溢的笑容,让阿琪格更是痛心不已。这本是属于他的美人,不应该嫁给风公子。

忍不住心中的嫉妒,阿琪格决定上前将正在敬酒的水恋儿带走。他不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子嫁给别人,当别人的新娘。

阿琪格正要踏出一步的时候,却被风轻灵拦住了。

看着一身华衣着身,花容月貌的风轻灵,阿琪格并没有任何欣赏之意,只觉得气愤,说道:“你是谁,给我让开。”

风轻灵笑了,说道:“我是风公子的妹妹,我叫风轻灵。阿琪格小王爷!我们似乎并没有邀请你参加婚礼,请你马上离开!”

“我不管什么婚礼,我要带走水恋儿!”阿琪格厉声说道。

这话让含笑的风轻灵脸色一变,沉着脸,冷声说道:“看来小王爷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你想做什么!”阿琪格怒视风轻灵,却被风轻灵直接闪身点了穴道,动也不能动。

风轻灵强行带着阿琪格,直接走到了后院的柴房。然后让二个家丁将阿琪格给绑了起来,守着他,不准他出来。

阿琪格死死地盯着风轻灵,却只能等着穴道自动解开,再找机会去抢水恋儿。

风轻灵冷笑着,没有理会阿琪格,转身回到了前面。

娇艳动人的水恋儿挽着俊美华贵的风公子正在给宾客们敬酒,风轻灵含笑也加入了进去,陪着他们一起一一给大家敬酒。

每走一桌酒席,风轻灵便细心地给汐月介绍着宾客的身份。

“这是鲛族的兵部尚书李大人。”风轻灵小声地跟汐月讲着,脸上一直带着得体的笑容。

汐月含笑,从下人那里取出二个酒杯,与水恋儿一人一杯,对着这位兵部尚书李大人说道:“谢谢李大人来参加风某的婚礼,这杯我敬你。”

水恋儿也端着酒杯,盈盈一笑,说道:“李大人几日不见,似乎更加英俊不凡了。听说你家夫人快要生了,看你这样子,必定是要添上儿子了。到时候,恋儿可等着喝李大人家的满月酒呢。”

兵部尚书李大人听到这话,自是高兴不已。这一次,风公子送给了他一颗难得一见的宝剑,自是对这位风公子很是满意。而且李大人一直都希望能生下儿子,加上水恋儿这样一说,更是笑不拢嘴,说道:“一定一定。”

汐月在一边,也笑了,对着水恋儿的表现也是很满意。

于是,汐月与水恋儿在风轻灵的帮助下,每经过一桌,风轻灵都会介绍大家的身份。

然后水恋儿拼着在银月楼积累的经验,自有一套对付这些高官们的手段。一桌一桌的敬酒,拉拢着关系,让汐月很快打入他们之中。

对着认识的官员,水恋儿以他们喜爱的事情切入其点,既不会显得太过谄媚,也不会显得生疏,如同朋友的亲近,与他们交谈,妙语连珠,让个个都笑容满面。

对着不认识的官员,水恋儿则是保持着端庄大气的模样,帮着汐月一起交识,见色行事,小心奉承,暗中记住他们的喜好,以便于日后可以帮汐月联络他们的感情。

而汐月这边,也是早早地做好了公关。

在婚宴之前,风轻灵就帮汐月给每一位前来的官员,无论大小,都送给了无比贵重的礼物。凭着强有力的金钱,让这些官员们都对未曾见面的风公子有了好感。

到了婚宴之后,汐月表现的低调而又有谦恭,与水恋儿的热情,一个内敛,一个大气,既不会让这些上位者觉得不舒服,也会认为这个汐月是一个会做人,又低调,还是一个豪气的公子。

加上风轻灵时不时在旁边的帮衬,汐月很快被这些官员们接受了。

一场敬酒下来,汐月成功的的结识了很多的达官贵人。对于这些人的喜爱,也大约有些了解。通过细节的关注,汐月对这些官员有了一些认识。综合来说,汐月对于这一次的敬酒结果十分满意。

一千多桌的酒席,从头到尾汐月与水恋儿依然是笑脸盈盈,对任何一位宾客都没有表现任何不耐或者疲倦之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