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笑红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礼物放在一边,银铛与银尘坐在圆凳上,桌上已摆放许多精美的点心,还有可口的时令水果,下人上了二杯碧螺春,然后退到了一边。

见此,银铛与银尘便打量了一下这沈园,风景优美,空气之中还散发着一股花香,高高的月亮挂在当中,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一切看起来都很是美好。

见此,本是有些心急的二个人渐渐心平气和下来,等待着佳人过来。

另一边,汐月与风轻灵安排好,然后就换了一衣裳前来接待客人了。

“三贝子与五贝子大驾见临,真是蓬荜生辉啊!”汐月双手握拳,对着银铛与银尘客套起来。

银铛与银尘见风公子过来了,赶紧起身,笑着回礼说道:“那有那有,过夜打扰是我们的不对才是。这是我们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话虽如此,但汐月知道二位贝子所送的,定是难得一见的礼物。汐月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对银铛与银尘也更加和气了。

“太客气,舍妹听说贝子们要过来,特意准备了一个节目,还望你们能喜欢。”汐月笑着说道。

银铛与银尘听到风轻灵要给自己表演节目,感觉很是惊喜,也很是期待这个节目。本来还想说怎么没有见到风轻灵出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两个人对于风轻灵越发的满意,不单有才,而且知书达礼,待客有道,真是一位难得的女子。

“呵呵……快,别站着,请入座吧。”汐月见银铛与银尘站着,赶紧招待道。

银铛与银尘见此,依言,与汐月一起坐了起来。

下人很快上茶,汐月便陪着银铛与银尘先品起了茶,等着风轻灵上来表演节目。

另一边,水恋儿让下人准备了一组薄纱的屏风,在银铛与银尘好奇之中,一身白衣飘渺,带着一股不识人生烟火的风轻灵,弱柳扶风,在屏风之后出现了。

透过屏风,银铛与银尘终于见到了期望已久的风轻灵。虽然隔着一层纱,但让他们更是心动,这样若隐若现,还是可见风轻灵那曼妙的身材。

见银铛与银尘的眼睛都在盯着屏风后面的风轻灵,汐月笑了笑,看来水恋儿所说的是对的,隔着屏风的确是更吸引人。

汐月让下人沏了一壶茶,然后亲自倒给了银铛与银尘。

“二位贝子远到而来,这杯茶我敬你们。”汐月开口说道。

这话引得银铛与银尘回神,赶紧拿起了杯子,与汐月喝了起来。

这会儿的功夫,屏风后面的风轻灵已经准备好,开始表演自己的节目,就是弹琴唱歌了。

不过是开头几个轻扬的单调,就将银铛与银尘心思一转,从品茶当中,不由自主地被这曲子吸引过去了。

仔细听着风轻灵所唱的,很是动听。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一首《笑红尘》就是汐月教给风轻灵的曲调,加上身为鲛族人天生所带有的优美声调,将这一首歌曲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样一首肆意潇洒,又极致特殊的歌曲,让银铛与银尘都听得浑然忘我,忍不住跟着风轻灵所唱的哼了几声。那眉宇之间,全都是一种极端欣赏的样子。

汐月见此,笑意更深。

下人小心的上前斟酒,然后退下。

在银铛与银尘被这首歌深深的吸引住的时候,歌曲已经结束了,但这音调在他们心中,一直回响着,此乐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一回听啊。

不约而同的,银铛与银尘鼓起掌声。

“风小姐果然是兰质蕙心,这首歌曲弹的太好了,唱的也同样好听。”银铛双眼看着屏风后面的风轻灵,眼光很是赞赏。

“是啊,我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歌曲,莫不是这首歌是风小姐所创作的?”银尘忍不住问了起来,可见这首歌曲他真的很喜欢。

屏风之后的风轻灵听到银尘的话,回道:“小女才疏学浅,贝子们见笑了。”

“不,不!风小姐的这首曲子简直就是仙曲。我们这样的凡人,能听到风小姐这样的佳人弹这样的仙曲,是我们的福气。”银铛忍不住大肆夸起了风轻灵,对于她的兴趣也是越来越深厚了。

“是啊,风小姐你不要谦虚了。你所创作的这首曲子简直就是神作,让我很是钦佩。而且今天能听到你亲自弹琴,是我们俩的荣幸。”银尘不甘落后,毫不掩饰自己对风轻灵的欣赏。

一边的汐月听着银铛与银尘的话,知道这一招是彻底让二位贝子对于多才多艺的风轻灵更感兴趣了。而且隔着一层屏风,更让他们有脑海当中带着对风轻灵所有一切美好的想象。

见不到,反而是最好的,因为这样才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因为他们喜欢什么样的,便会将风轻灵想成什么样。

而对于这些公子哥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子,水恋儿是再清楚不过,所以有她在,搞定这二个贝子不成问题。

所以,汐月没有说话,悄身退出了亭子,给足了银铛与银尘想跟风轻灵交流的空间。

“风小姐!你这首曲子叫什么呢?歌词大快人心,让我很是喜欢。”银铛望着屏风后面的风轻灵,朗声问道。

“这首曲子叫《笑红尘》。”风轻灵的声音很是清脆,如同小桥流水般的好听。

听到这个声音,银铛与银尘更是从心到外的舒畅,只狠不是这一道屏风撤掉,能一睹风小姐的真面目。

可是汐月在一边没有开口,而且风轻灵身为大家闺秀,银铛与银尘也不能唐突美人,只能忍着心急,望梅止渴,与风轻灵多说几句话,以次来跟美人亲近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