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6章第一个病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赫见此,根本不想看着这二个童子,不过是一群狗仗人势的奴才而已,武功再高,不过也条狗而已!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而‘老神医’却是时不时又咳了二声,弯着腰,一副老态,让人完全想不到刚刚那般厉害的人是他。

这样的‘老神医’让银赫感觉很是神秘,不但医术高明,武功也厉害,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暗想这个‘老神医’好在贪财,如今也住在自己安排的地方,无论如何也躲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终于到了宫门口,银赫停下了脚步,其他的人也不敢多走。

“老神医!你好好在本皇给你安置的宅院休息,有事本皇会传令你的。”银赫看着‘老神医’,说道。

汐月闻言,呵呵一笑,应道:“既然是海皇赏的宅子,想必是极好的。老夫谢过海皇恩赐,必当尽心为海皇办事!”

见‘老神医’这般给面子,银赫的心情自是大好,带着众侍卫转身离去。

见此,汐月等人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从容不迫的走出了宫门。

外面有一辆马车在等候着三人,风轻灵与水恋儿扶着汐月上了马车,才放松下来。

坐在马车后,马夫‘驾’了一声,向宅院去了。

风轻灵与水恋儿望着汐月,眼里带着一股担忧,原因就在于现在要住进海皇安排的宅院,暗处肯定会有海皇的眼线在的。

这样一来,就等于暴露在海皇的眼皮底下,那做什么,说什么也是要极其小心的。这让风轻灵与水恋儿也有些猜不透汐月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答应下来。

淡然的汐月看出风轻来与水恋儿的意思,轻轻地说了四个字。

“顺其自然!”

听到这话,风轻灵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的,最好的应付方法,就是自然二字,随意而为,才是最好的伪装。

聪明的水恋儿自然也想明白了,对着外面就喊了一句:“给小爷快一点!”

见此,汐月笑了。

一行人刚走进了海皇恩赐的宅院,正准备坐下,海皇亲赏的金银财宝全都送了过来。满满几箱子全部摆在了大厅中。

十万两黄金,还有十个箱子的极品东珠,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汐月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拿到手了。

看着这些东西,汐月笑的很是灿烂,对着风轻灵眨了一眼睛,说道:“怎么了?我说的话,没有失言吧?”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水恋儿有些不解地看着这二个人。但风轻灵却是翻了一个白眼,自然是想到了刚来海市时候,汐月所说的,必定会将赚到一大笔的事情。

“来人!全部给我抬到我的房间里!”汐月一副贪财的样子,喊道。

很快,几个下人走了进来,将这些东西抬到了汐月所住的房间。

很快,海市就轰动了,谁都知道有这么一个老神医,特别有名,还知道他去了皇宫救治孩子的事情。而且连海皇都承认了他的医术,一时间,众人都来求医问药。

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有人到了神医的府上,却遇到了冷板凳!

因为这个老神医特别的摆谱儿,而且极其贪财!不是快要病死的人,老神医不看。而且诊金如果少于一万两黄金,也不看。

这样的规矩一下子打消了许多过来求医人的心,但凡能过来求医的,都是有些身份的,平常百姓是有这个心,也不敢踏过这个门啊。只是有身份,不代表就舍得这一万两黄金啊,而且还是要死的人才救。

本来热热闹闹的府邸,一下子也安静了许多。

汐月等三个人在房间里,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住进来之后,汐月暂时将一些近身的人给收复了,三个人的行动也没有那么不便了。

“不得不说,还是当师父的人厉害啊!这一招出手,不但我们耳根清静了,而且外面的传言更厉害了。大家都说,老神医这是医术高超,才敢收要死的,一般人的那里敢做这些。”风轻灵笑着说道。

汐月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说道:“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风轻灵笑了,正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耳尖的听到有人在靠近,便没有再说什么。

“主子!外面有人求医!”下人在门外高喊道。

闻言,风轻灵起身,走到门口,问道:“有没有跟他说起咱们这规则!”

下人恭敬地回道:“奴才们已经说过了,此人是做轿子过来了,已经交了诊金一万两黄金!”

汐月一听,有些好奇了,此人到了好手笔,便说道:“行了!你带他到大厅来,我去见他!”

“是!主子!”下人应道,转身离去。

然后汐月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就去了大厅。

下人很快带进来一个人,汐月一看,竟然是阿琪格小王爷!

汐月尽管有些诧异,但面色不改,依然是‘老神医’的范,让下人沏茶,自己则是打量着好久不见的阿琪格。

站在汐月的旁边的水恋儿,没有想到来人是阿琪格,眼神带着一丝惊讶,但很快掩饰下去,记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老神医’的童子。

只是阿琪格怎么会来这里,让水恋儿还是很不解。莫不是发现什么,但连海皇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阿琪格应该也看不出来吧。一时间,水恋儿想了很多,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然而阿琪格进来之后,则是在一边坐了下来,脸色不太好,而且比之上次见时,还消瘦了不少。然而瘦了一些,并不代表他身子就有不适。

以汐月的眼力,并没有发现阿琪格的身子有什么不对劲。做为一个老神医,汐月并没有感觉对方需要医治什么病!

“阁下的样子不太像要死的人吧?”汐月毒舌的问道,提醒着阿琪格自己订的规则。

阿琪格闻言,只是说了一句。

“我就是来看病的,我想请老神医治疗我的相思病!”阿琪格看着风采灵,一脸的沉痛还有沧桑,特别的憔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