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势均力敌/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上,机灵的海狗依着那股安息香,很迅速的追了出去。不愧是专业级别的追踪选手,动作就是超级敏捷!

后面的汐月跟风轻灵等人尾随其后,小心谨慎地紧跟着。

海狗冲出府邸之后,先是在一条幽静地小巷里面跑着,这让汐月暗自欣喜,这一条路如此隐避,看来这个紫棠一定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后面的风轻灵与水恋儿并没有说话,一心想要找出这个紫棠,好查到所有的事情真相。

突然,海狗一个急拐弯,让汐月有些疑惑,跟后面的风轻灵与水恋儿看了一眼,小心起来。

三人都以为这个紫棠是不是在附近,所以海狗才如此反应。汐月握着自己的宝剑,谨慎起来,此人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一定要不可以冲动。

然而海狗却是在拐弯处,停了下来,一直摇着尾巴,让汐月一看,便知道自己想多了,狗是最灵敏的动物,如果有危险的话,它一定会吠叫起来。

“我们过去看看。”汐月轻声说道。

风轻灵与水恋儿点头,说道:“小心!”

于是,汐月大着胆子,向拐弯处走去,空荡荡的小巷,没人!

汐月松了一口气,却眼尖地发现旁边的墙上挂着一件紫色的衣裳。

“汐月!你看!”后面的风轻灵轻叫起来,指着墙上的紫衣,很是惊讶。

“看来他发现我所用的伎俩,定然是早早就将衣服脱了下来,挂在墙上,引诱我们上当!”汐月神色凝重的说道。

“这人居然这样聪明,看来我们遇到一个难搞定的对手了。”水恋儿担忧的应道。

闻言,汐月皱了一下眉头,在府邸的时候,这个紫棠表现的滴水不露,害得自己以为他完全不知情,还以为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没有想到,真正的高手是他!不露风色的也是他!

暗生闷气的汐月看着这件紫衣,突然发现上面有一张便笺。一看,便知道是紫棠留给自己的。

汐月取下来一看,上面写着:偷偷跟踪,不是君子所为。

“汐月!”风轻灵有些担心的叫道。

然而汐月却是气极反笑,眼神却是冷了下来,说道:“这个紫棠当真是厉害!”

闻言,风轻灵与水恋儿皆是一惊,对紫棠的惧怕又升了一层。

“汐月!他会不会藏在暗处,故意想看我们的笑话?”风轻灵语气低沉,很是不舒服的说道。

汐月摇头,说道:“不会!他能留下这些东西,必然就是不在这里了。想看笑话,肯定早出来了。”

风轻灵听到这话,安下心来,说道:“汐月!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他对我们已经起了警觉心,我们再想做什么就难了。”

“是啊!最重要的是他会不会对我们不利。我们的计划,他会不会从中破坏。”水恋儿担心的应道。

这些问题也在汐月的脑海闪过,最终化成紫棠的身影。这个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难对付。可是偏偏他遇到的不是别人,是自己!

汐月根本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服输,但吃一亏长一智,在内心对紫棠升了一层的警惕,没有之前的轻敌了。

仔细想来,汐月还是确定了自己对紫棠的判断,此人定非池中鱼,这样非君子,属小人的事情他是不会做。只是汐月也并不承认此人是君子,亦正亦邪,更让人琢磨不透啊!

“暂时不会,从紫棠今天到访看来,应该不会是过来破坏我们的事情。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做好自己的事情。”汐月安抚着风轻灵与水恋儿的心,回道。

听到这话,水恋儿点了点头,一副唯汐月是从的样子。只要汐月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

而风轻灵却是带着重重的不安,紫棠的神秘难测,还有他背后的目的都让风轻灵不敢掉以轻心。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紫棠当真过来只为了见汐月一面?

风轻灵忍不住看了汐月一眼,却想不出什么原因。最终,风轻灵只能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充满了忧愁。

“我们还是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汐月淡淡的说道,语气极其平淡,对于紫棠的气愤,也全部压入了心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自己是一个女子,紫棠一事,迟早会慢慢算清!

风轻灵点头,指着墙上的紫色衣裳,略带疑惑地说道:“这个呢?”

闻言,汐月皱了一下眉头,一挥手,将衣裳拿在手里,回道:“走!我们还是万事小心一些。”

听到这话,风轻灵将一边的海狗收了回去,跟着汐月转身离开。

一行人又神色匆匆的回到了府邸。

回到府邸之后,汐月便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易装。毕竟自己目前就是‘老神医’的身份,行事慎重一些对自己有好处。

将最后一段白胡须沾在了自己的下巴,对着镜子仔细端看,‘老神医’又一次回来了,与之前的俏丽女子打扮如同二人,根本让人无法联想在一起。

满意地点了点头,汐月开始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当真的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阿琪格的事情,算是完美的解决了。可是紫棠的事情,不但没有搞清楚,还吃了一个闷亏。

想起,就让汐月有些气闷,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敲门起来。

听到声音,汐月从梳妆台起身,走向房门打开,便看到来人正是风轻灵。

“汐月!有人过来求见神医!”

这话让汐月有些疑惑,此时天色已经不算早了,居然还有人在这个时候过来求医拜药?当真是有些稀奇,莫不是病如膏肓?

“他在哪里?”汐月轻声问道。

这话让风轻灵露出一丝不解,说道:“此人到也奇怪,刚刚下人来禀报,说有人从后门而入,极其神秘,指明要找老神医治病。”

后门?治病?当真是有些奇怪了。

这年头莫不是找神医的都有些诡异?突然之间,汐月感觉自己这个府邸当睦有些意思?受人而治,全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