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真相大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到是信得过老夫。”

面对安国夫人的话,汐月既没答应,也没拒绝,语气依然平淡,看不出其心情,自然也猜不透他的想法。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看就是特别牛的老神医的范儿!这一下子就镇住了安国夫人了!

安国夫人见此,有些急了,以为老神医是不相信自己说的出,做的到。于是安国夫人拍了二下手掌,从门外来了二位下人,抬着一个笨重的箱子,里面放着的就是十万两黄金。

“老神医!此事对老身很是重要,也一直压在我的心中,还望老神医出手帮我查明病困,这十万两黄金敬请收下!”安国夫人语气诚恳的说道。

然而安国夫人这话中所带着一股悲凉之气,让旁边的风轻灵不免有些动容,从私心来说,风轻灵希望汐月能受理,查出太后死因。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想,风轻灵又不希望汐月受理,因为这个事非同小可,如果银赫一旦知晓,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汐月却是笑了,颇有一种见钱眼开之意,对着安国夫人,说道:“既然夫人如此有诚意,不如三天之后再来问结果吧。”

闻言,安国夫人一颗心安了下来。对着老神医双手拜了一下,辞行道:“此事就交给老神医,老身三日后再来拜访!”

汐月点头,安国夫人跟着抬箱子的下人悄身离开了府邸。

此时,风轻灵才信步走到大厅中间,拿起刚刚安国夫人放在桌上的破布,神色有些恍惚,让汐月很是不解,但又有些明白。

“轻灵!你认识她!”汐月肯定地语气问道。

风轻灵点头,思绪很是复杂,说道:“汐月!你知道这人是谁吗?”

“此人非富即贵!居我观察,应该是宫中之人。这块破布,应该也是出自宫中哪位死去的贵人。”汐月淡然回道。

“没错!你的才智让我很是钦佩,猜得也八九不离十。这个夫人就是当今已故太后的亲生妹妹,如今的安国夫人。她留下的这一块破布,就是太后死去身上的衣裳。你还记得吗?当时在云天城大战时,我曾偷偷取下一块太后的烂肉,也是想找你查出太后真正的死因。谁知……”风轻灵很是低落的将自己所知晓的事情一一道来。

然而后面的话风轻灵没有再说,但汐月却已是知晓。那件事是风轻灵的伤痛,也是让她从此对银赫死心的起因。

“我知道,当时我对太后的死因也极其怀疑。但据我猜想,应该就是银赫自己下的手。其因无非是为了自己的权欲之心。”汐月淡淡地应道。

风轻灵点头,感叹地说道:“是啊,事到如今,我也看清他的为人。可是让我诧异的是安国夫人居然带着这块破布过来找你,当真是让我意想不到。不过此事我们已经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担心这件事情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听到风轻灵的担忧,汐月反而是笑了起来,说道:“安国夫人过来,便是已经对自己亲生姐姐的死产生怀疑了。这样正好,我正好可以利用安国夫人的怀疑,达到我们的目的。”

这话让风轻灵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想到其中的关键。

“也许是你是对的,有些事情或许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

三日后,安国夫人再次赴约。

依然是走的后门,神秘,不被外人所知晓,然而汐月也清楚了她的身份,自然是知道她谨慎是为了什么。

但这样也正合汐月所意,小心总是没错的。

安国夫人走进大厅时,汐月已经在厅中沏茶了。

“夫人很准时,请坐!”汐月招呼道。

尽管安国夫人此时过来心情很紧张,也很急切,便见‘老神医’如此作派,激动的心情到也平复了不少。

“有劳老神医了!”安国夫人回道。

汐月淡然一笑,将手中沏好的茶亲自端给了安国夫人。

见此,安国夫人双手接住,神色自然的接过茶,喝了一口,然后开口问道:“老神医!破布之事可有进展?”

“呵呵……老夫出手,必然不会让夫人失望的。”汐月笑着应道。

安国夫人一听,眉宇施展开来,但又夹着一丝忐忑,她很想知道真相,可是又害怕,这种复杂的心情,让安国夫人的心也乱了起来。

而汐月却是对着旁边的风轻灵交待起了事情。

风轻灵点头,走出大厅,很快拉出一条狗进入大厅。

在安国夫人疑惑之时,汐月端起桌上的一碗清水,当着安国夫人的面,喂给狗喝了下去。

让安国夫人惊讶的是这条狗喝完那碗水,很快倒地全身浑身腐烂而死。死相极其恐怖,而又十分恶心,而且地上还沾着一丝粘物,空气中似也散发一种极其难闻的气息,让安国夫人看着不免有些想吐。

见安国夫人捂着胸口,十分难受的样子,汐月当然知道为何,挥手,让下人将这些东西处理掉。

“夫人!你知道这狗为何死去吗?”汐月看向安国夫人,问道。

安国夫人不明所然,摇头,脸色有些苍白,可见平日里养尊处优,这种恶心的事物应该是少见了。

“喂给狗喝的水当中,就放入了我从你带来的那块破布所提炼出来的毒素。这种毒也称为尸毒。”汐月慢慢说了出来。

安国夫人一听,神色大变,似是不敢相信,又似乎早就预料到,声音有些颤抖,问道:“你,你可查,查出这个毒是什么毒?”

见此,汐月便知道安国夫人来之前应该是做好心理准备了。不过如此更好,有准备,代表了有想法。而安国夫人有想法,才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既然这是病人死去所穿的衣服,那病人应该是中了一种蛊毒。死了之后浑身被腐烂的粘液将衣裳湿透了,所以才会在衣服上也感染这样的毒。”汐月将自己所查出的病因,细细道了出来。

闻言,安国夫人脸色苍白,黯然的摇摇头,说道:“果然如我所想的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