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鱼儿上钩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敖绮之压根连想都没想这里面到底会有什么不妥贴的地方,直接点头答应了:“好,既然你喜欢雁南荡,那么本宫就做主了,将雁南荡八百里的地方全都当成是公主的陪嫁!来人,取契约书来,本宫现在就跟冥王殿下立下契约!”

司徒汐月冷笑一声,如何看不透敖绮之的意思?

她不就是怕妖孽反悔,所以赶紧立下契约书,好赶紧把这件事确定下来吗?

敖绮之当然高兴了,一块废地换来了女儿一生的幸福,这买卖太划算了!

但是她也不想想,她司徒汐月是什么人呢?怎么可能做什么亏本的生意呢!

现在雁南荡只是一块废地而已,等到她开发出里面真正掩藏的宝贝,估计敖绮之连哭都不会哭了吧!

呵呵,其实很早之前司徒汐月就惦记上了雁南荡这块宝地了!

别看它外表是一块寸草不生的盐碱地,其实,那里面蕴藏着的东西,可是十分叫人吃惊的!

“好,立契约就立契约!”妖孽十分信任司徒汐月,她这么说,他便也不反对,于是契约书赶紧拿来了,两个人很快签订了契约,从现在起,雁南荡八百里就全部属于妖孽的了!

“母后!您就只打算陪嫁一个鸟不拉屎的雁南荡给女儿当嫁妆吗?女儿还怎么做人啊,以后女儿还怎么抬的起头啊!”娜拉凌玉听到这件事,十分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后。

敖绮之笑了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当然不仅仅是雁南荡了,还有很多的金银珠宝跟珍奇宝贝呢,你可是母后最心爱的宝贝,母后自然不会亏待你,叫你跟别人一样,嫁的如此寒酸了!”

她嘴巴里的别人自然是指司徒汐月,因为自从司徒汐月要嫁给冥王以来,好像从未提到过什么嫁妆的事儿。

这在古代,是非常掉面子的一件事!

毕竟,女方的陪嫁也是一个实力的象征!如果一个女子的陪嫁不丰厚的话,那可是十分丢人的一件事,证明这个女子在家里根本没啥地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根本不被家族里重视!

所以出嫁时候的嫁妆,也成了一个女人的软实力,是十分被百姓们看重的!

尤其是冥王这样的大人物娶妻,那肯定是万众瞩目的,如果女方陪嫁不丰厚的话,那肯定会沦为全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的!

所以娜拉凌玉才会如此的大惊失色,以为自己的嫁妆就只有那鸟不拉屎的八百里地方!

听到敖绮之这么说之后,娜拉凌玉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不由得又冷笑着看了司徒汐月一眼,从鼻子里挤出几声冷笑来。

哼,听说她不过就是一个家族不得宠的嫡女罢了,在家里的地位无比低微,所以才没有什么嫁妆呢!

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能有什么资格跟她争夺第一王妃的位置呢!

哼,等她嫁到冥王府去了,一定要好好地打赏打赏下人们,趁早买通了下人的心,然后就可以轻松的收拾司徒汐月这个傻子了!

想到这里,娜拉凌玉一直铁青的脸上总算是拨云见日了,难得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她的表情变化司徒汐月全都看在眼里,但是她啥也没说。

就娜拉凌玉心底那些花花肠子,她不用猜都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因为太简单了,所以根本不屑于猜测好吗?

要不是看在那八百里的雁南荡的份上,她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个娜拉凌玉呢!

眼看着一场风波消失无踪,敖绮之也就哄着大家全都散了,将妖孽哄着跟娜拉凌玉呆在一起,给他们争取相处的时间。

至于时水灵,则被抬到了宁禧宫,请了最好的太医来看看伤势。

没办法,她一无权二没势力,肯定是要被人欺负的,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谁叫她生在一个普通的官宦人家呢!

倒是司徒汐月,一个人悠哉悠哉的,在御花园里逛了逛,便带着琳琅悠哉悠哉的去别的地方了。

“雁南荡,那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司徒汐月指名要这个地方呢?”

躲在暗处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花弄玉可不像是其他人那么好糊弄的,早晨司徒汐月教训花楚楚的那一些手段,她可是看在眼里的。这个女孩绝对深不可测!她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肯定饱含深意!

虽然雁南荡只是个盐碱地,鸟不拉屎的地方而已,可是她敢断定,那块地里面绝对有古怪!

想到这里,花弄玉便赶紧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拿出了专有的信号联络器,将隐藏在暗处的万魔山庄的手下召唤了过来。

“去,快速调查一下雁南荡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那里是否有什么秘密,什么宝藏隐藏在那里!”花弄玉冷声吩咐属下。

“是!”属下很快飞走了,花弄玉没想到的是,她的这些举动全都被躲在暗处的司徒汐月看到了。

“呵呵,居然还有人对我的行踪这么上心呢。琳琅,这个女人是谁,你认识吗?”司徒汐月眯眼,看了看那个宫女打扮的花弄玉。

“好像是帖木儿皇子刚刚宠幸的一个小宫女,听说帖木儿才一进宫就迫不及待的把一个宫女搞上床了,就是她!主子,您没看见她手里拿的那块令牌吗?那可是帖木儿的贴身之物。”琳琅在皇宫里混了这么多年,情报多得很!

无论哪里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能立刻知道。

当然,这也拜了司徒汐月所赐,要不是她给自己那么多的钱,叫她刻意去建立关系网的话,她也不可能如此全面的掌握那么多的情报跟资料!

“哦,只是一个小宫女吗?我看未必吧。来人。”司徒汐月轻轻一呼唤,立刻有人来到了她的跟前,“你去好好地跟踪这个女人的行踪,有任何的蛛丝马迹都要向我汇报,懂了吗?”

“是,属下知道了。”那个人赶紧下去了,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琳琅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主子的本事通天,有的是她没见识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