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一石好几鸟/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无端的,这皇嫂就是有一股叫人想要臣服的力量。

好像她说的话就是真理,由不得你不相信一样!

“那什么,那我就把这个香膏拿回去了哦,我先替我娘谢谢你了皇嫂!”敖麟这个单纯的孩子,被司徒汐月卖了还帮着她数钱呢!

他怎么会知道,这香膏的真正用处是什么呢?

“主子,我真不明白,您干嘛对万贵妃那么好呢,买衣服还送那么名贵的香膏!”琳琅有些抱打不平!

“万贵妃这个人最爱炫耀了,尤其是穿了新衣服之后,她肯定要满宫里都走一圈儿,炫耀炫耀她这身新衣服!我叫敖麟把香膏涂在他母妃的衣服上,是有一个用意的。这香膏里有一种花香,必须得跟相思梅的香味搭配,才能产生一种奇异的香味。”司徒汐月缓缓的说。

“相思梅?啊,那不是皇后的凤梧宫里才会有的树吗?主子您的意思莫非是,如果万贵妃穿着那件衣服去了皇后宫里炫耀,跟相思梅的味道一碰撞,就会产生另外一种全新的香味……难道那香味会是白色月季花的香味?”琳琅不愧是跟着木婉君混出来的,脑子就是灵活!

“不错,只要万贵妃穿着这身衣服去了凤梧宫,那么她衣服上的香味跟相思梅的味道相混合,就会散发出白月季花的香味。而最绝妙的是,这种香味不会在万贵妃身上停留,只会在木婉君的身上停留!你说到时候,如果皇上不小心也到了凤梧宫的话,闻到这种香味,会发生什么后果呢?”司徒汐月笑得像是一只小猫,妩媚中又透露着无限的狡黠。

“主子,佩服佩服,琳琅真的是彻底的拜服了!”琳琅心悦诚服的说!

“不过到时候要如何引万贵妃去凤梧宫,还需要你来协助我了。”司徒汐月笑笑说。

“如何协助?”琳琅看向司徒汐月。

“附耳过来。”司徒汐月叫琳琅贴过耳朵来,然后如此如此的对她耳语了一阵子,琳琅一边听一边忍不住点头笑:“高,实在是太高了!皇后这会儿算是栽在您的手里了!”

第二天早晨去给太后请安的时候,果然万贵妃穿上了那一套“戴月”,而且还抹上了那香气扑鼻的香膏!

她本来就长得很国色天香,如今这么一打扮,更是艳丽逼人,在场的所有妃子都被她比了下去!

连敖战也不得不注意到她了:“爱妃,今儿打扮的好特别呀,而且还用了什么香?这么清幽,好像宫里没有这个香一样。”

“回皇上,这是琅琊坊昨儿刚刚给臣妾送来的最新款的衣服。叫做戴月。是怜星大师最新的设计款。这香膏叫望月,是怜星大师特意调配的香膏,用来搭配这套衣服的。”万贵妃笑得十分得意。

“咦,怎么我们买衣服没有香膏啊!”良妃苏如玉忍不住惊诧。

“岂可同日而语?本宫这一套衣服可是要足足五千两白银,良妃妹妹你的衣服虽然好看,但是太过小家碧玉了,顶多也就一千两银子,还不够本钱的!人家怜星大师凭什么要白送给你一个赠品啊!”万贵妃瞥了苏如玉一眼,满眼都是不屑。

“哼!”苏如玉冷哼了一声,心里不爽却又畏惧万贵妃的权势,不吭声了!

“呵呵,望月?戴月?这名字倒是十分雅致。看样子这个怜星大师对‘月’情有独钟啊!”敖战微笑着说。

他这一句话听到了司徒汐月的耳朵里,她倒是顿了顿。

对啊,她之前怎么从未察觉到,欧阳智总是喜欢用“月”来给作品命名呢?

难道,他对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痴念?

罢了罢了,不去想了。他们早已是兄妹,自然不能再去贪恋这些俗世男女的感情了。相信他也不过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已,以后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皇上,臣妾觉得,主要是因为怜星大师体会到了月亮对女人的重要寓意!其实女人就该像月亮一样,充满了柔情似水的光辉,默默的照耀着天地万物,这才是一个女子最高的做人准则。”万贵妃的口才倒是变好了不少,可能也是因为穿上这件衣服有了自信了,所以脑袋也清楚了不少。

“嗯,爱妃所言极是。看起来爱妃对这套衣服深有感触。那好吧,等到下朝之后,朕就去爱妃的永寿宫里,好好地听爱妃说一下这个月亮代表的寓意!”敖战十分赞许的看向了万贵妃。

“谢皇上恩赐!”万贵妃听到敖战这么一说,顿时高兴坏了,赶紧起身谢主隆恩!

“起身吧,朕前朝还有事儿,先走了。”敖战站起身来走人了,剩下一屋子妃嫔,全都十分的嫉妒看着万贵妃,眼里充满了嫉妒的火焰!

“呵呵,彩绫,今儿本宫心情好,走,扶着本宫去御花园子里逛逛去!”万贵妃享受着众人的艳羡的眼神儿,越发觉得飘飘然起来!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司徒汐月朝琳琅使了个眼色,琳琅会意,趁着混乱,悄悄的溜了出去。

琳琅早就摸透了敖战会经过哪条路线,所以她刻意等在敖战上朝的路边,将准备好的纸钱拿了出来,一边烧一边哭。

“大胆奴婢,居然敢在宫里私自烧纸钱!难道不怕死吗?”敖战身边的大太监刘荣看到,赶紧呵斥琳琅!

“皇上,奴婢不是为了自己烧纸钱的,也不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而是,而是为了皇后娘娘……”琳琅跪在地上,装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来。

“为了皇后?”听到皇后的名字,敖战总算肯正眼看琳琅一眼了!

“是,皇后娘娘自从从天牢里放出来之后,身体一直不好,奴婢惦记着跟皇后的感情,就偷偷去看她。没想到听到太医们私下里说,皇后娘娘的病,怕是好不了了!”琳琅哽咽了一声说。

“什么,好不了了?太医们真是这么说的?可是太医不是这么跟朕说的啊!”敖战有些急了!

“太医们怕受到牵连,所以总是骗您的,也不敢说实话,其实皇后娘娘也就这几天的活头了!”琳琅忽然大哭起来,“所以奴婢想给娘娘烧烧纸钱,等娘娘好用啊!”琳琅一边哭,一边观察敖战的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