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废后/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给哀家狠狠地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死活的女人!打,打的她知道好歹了为止!”萧铁茹的怒气一下子冲了上来!她本来就对木婉君没什么好感,这个女人背后代表着木家的势力太强大了!强大到她都不得不顾忌的地步!

可是碍着皇帝的面子她一直也没吭声,因为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坏了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

可是现在她真的是不能忍耐了!

这个女人居然敢把主意打到了皇帝的身上!这不是找死吗?

所以福韵带着一群嬷嬷,上前去对木婉君拳打脚踢的,一点儿也没留情面!

“啧啧,主子,这样下去搞不好皇后会死在这里啊!”在外面大树上看热闹看的不亦乐乎的琳琅低声说。

“呵呵,萧铁茹的目的就是想当场把木婉君打死!反正她看这个女人已经不顺眼很久了,趁着这个机会,不把木婉君斩草除根,那就不是萧铁茹的做事风格了!”司徒汐月笑得很是轻松,语气之间好像杀了木婉君不过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罢了!

好在琳琅已经适应了她这种说话方式跟行事风格,所以也见怪不怪:“也好,她死了也好,她死了就没有人再去约束木易大人了!”

“琳琅,你跟那个木易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怎么听着你好像特别维护他的样子。”司徒汐月敏锐的抓到了这一点,问。

“琳琅之前是个孤儿,差点儿饿死街头,是木易大人救了琳琅!琳琅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木易大人的这份恩情的!”琳琅十分坚定的说。

“那如果我跟木易发生了冲突,你会帮谁。”司徒汐月最在意的就是手下的忠诚度的问题。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发生,那么琳琅会选择自杀!主子跟木易都是琳琅的大恩人,琳琅绝对不会背叛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的!”琳琅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的说!

“呵呵,没有那么严重。”司徒汐月淡淡一笑,不再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了。不过心里却在想着稍后调查一下这个木易,没准还能获得不少意外之喜呢!

现在她最重要的还是要把注意力放在木婉君的身上,尽管现在她已经被殴打的差不多已经嗝屁了!

“太后,皇上醒了!”太医从后面跑了出来,十分惊喜的报告萧铁茹!

“真的吗?太好了!快带哀家去看看皇帝!”萧铁茹一听这话特别激动,赶紧跟着太医到了里面去。

“呵呵,木婉君啊木婉君,没想到你这个女人竟然这样歹毒!你居然还能对皇上下毒手!本宫之前真的是看错你了!还把你当成是本宫的好姐姐!呸!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本宫真的是不屑啊!”谭海郡走到木婉君的跟前,朝她吐了一口唾沫!

“就是就是,居然敢算计皇上!你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怕了!”梁常在她们心有余悸的说!

后宫争斗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绝对不能伤及到皇上!毕竟皇上才是她们的衣食父母,如果衣食父母都没有了,所有的人都得玩完!

所以看到木婉君居然敢伤害敖战,所有人都愤怒了!

“皇上宣木婉君觐见。”一个太监从里面走了出来,如是说。

木婉君被打得力气都没有了,根本没有办法直起身子来,所以两个小太监上前把她架了进去!

谭海郡她们知道有热闹可以看了,便赶紧也跟着进去了。

床上,敖战躺在那里,虽然已经消了一些肿胀下去,但是整个人还是很可怕,像是被吹起来了的气球一样,涨的都不像是个人形了!

不过他的眼睛还是能稍微睁开一点儿来,于是他费劲的盯着木婉君,吃力的问:“你,你为何要害朕?”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天天在床上躺着,根本没法下床,如何去弄什么白月季花啊!而且臣妾知道皇上您对这个过敏,更加不可能蓄意去弄这个了!这不是找死吗?而且宫中很多年没有白色月季花了,臣妾也找不到啊!”木婉君尽力为自己辩解,知道自己的一线生机可能就在这里了!

“皇上,刚才在凤梧宫里找到的白色月季花!”木婉君正在说着呢,一个侍卫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盘子白色月季花。

“什么?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的宫殿里,怎么会有白色的月季花呢?”木婉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灰白了起来,从未有过的难看的样子!

“呵呵,怎么会没有呢?”司徒汐月坐在树枝上,手里捏着一朵白色的月季花,“这花大街上到处都有卖的,我不过花了几个铜板就买了这么一大把来,藏在了皇后娘娘您的宫殿里。没想到吧,皇后您的命也值几个铜板的钱!呵呵,要是您知道这个事实的话,气都气死了吧!”

“怎么会没有?皇后,你该不会是当我们都是傻子吧!你这身上有白色月季花的味道,然后在你的宫殿里也搜出来了,你居然还想抵赖?那你简直就是把我们娘俩当猴子耍呢!皇帝,这个女人她根本不爱你,她还想杀了你,你还在犹豫什么?还不赶紧下令把她处死了!”萧铁茹严厉的说。

“来人,将皇后打入冷宫,剥夺皇后的头衔,贬为庶人!”敖战大约也是彻底灰心了,也不再维护木婉君了!

“皇上,皇上,臣妾是冤枉的呀,是冤枉的呀!”木婉君还要挣扎,但是早就被拖下去了!

“哎,皇帝,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吧!木婉君那边,我会看着办的。”萧铁茹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万贵妃,柔声道,“万贵妃,你来伺候皇上吧。这些天,就辛苦你了!”

“是,臣妾一定会殚精竭虑,好好地服侍好皇上的,请太后娘娘放心!”谭海郡一听太后这么说,立刻高兴了起来!

这意思还不明确吗?就是说皇后的位置非她莫属了!

梁常在跟淳贵人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两个人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了深深的嫉妒之情!

“那就拜托你了,哀家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萧铁茹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句,便赶紧离开了。

“皇上,臣妾来伺候您了!”谭海郡赶紧上前去伺候敖战去了。不过司徒汐月倒是对萧铁茹的行踪比较感兴趣。

“太后这么急匆匆的,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