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认贼作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是怕那些大臣们有跟木易好的,所以才生怕他们去通风报信,所以才勒令他们都在这里等着!呵呵,果然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萧铁茹不仅仅是毒辣了,而且还有智慧。雷厉风行,打木易一个措手不及!不然像木易这样的百年望族,一旦被他察觉到,有反弹的机会,想扳倒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不愧是妖孽的祖母啊!水平就是不一般!”司徒汐月也忍不住对萧铁茹赞赏了起来!

“木大人,木大人,不行,我要去通知木家!”琳琅在一边哽咽着说,转身要走。

“你要走我不会拦着你,但是你必须要清楚,一旦你走了,就再也不能回到我的身边了。”司徒汐月冷冷的话语轻轻的传来,声音不大,分量却犹如千斤!

“因为你知道的,你可以没用,但是不可以不忠诚。忠诚,是我用人的唯一标准。”司徒汐月冰冷的话继续传来,琳琅拿出去的脚步冻结在了地上,她咬住了牙,回身给司徒汐月磕了三个头:“主子,您对琳琅有救命之恩!但是木大人对琳琅一样也有救命之恩!琳琅不能不知恩图报!今天就算主子不要琳琅了,琳琅也必须要去通报这个情况!对不起了,主子!”

琳琅咬咬牙,起身就要走,谁知道脖子一痛,整个人就跟面条一样晕倒在了一边!

司徒汐月面无表情的从背后接住了她:“真是蠢!你以为木易真的是那么好心收留你的?”

“小姐,我来抱着她吧!”一直在暗中保护司徒汐月的破浪现身,接过了昏迷的琳琅。

“嗯。破浪,你先把琳琅送回宁禧宫去,然后再去帮我办一件事儿。”司徒汐月平静的说。

“什么事儿,请小姐尽管吩咐!”破浪轻声说。

“帮我去调查一下木易这个人,我要他所有的资料!越详细越好!”司徒汐月沉声。

“可是木易已经死了啊……”破浪有些不理解。

“不弄出他到底是什么人,琳琅她永远还是被蒙在鼓里不清醒的!”司徒汐月看了一眼昏迷的琳琅,总是如冰似雪的眼睛里难得闪过一丝心疼,“这个丫头很单纯,跟曾经的我差不多。”

“您,曾经也是这么单纯的吗?”破浪看向司徒汐月,语气里夹杂着一丝难以被察觉到的温情。

“嗯。”司徒汐月点点头,抬起清明的眼眸看向那一角高高的蓝天,“我也曾经那么单纯过,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儿了。再那件事发生之后,我就发现,其实单纯没什么用。单纯是衣食无忧无忧无虑的小公主才拥有的特权。如我,单纯实在是一个太奢侈的玩意儿了!”

破浪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看着她稚嫩的脸上浮起不符合她年龄的沧桑和沉淀,看着她眼底那仿佛历尽浮华之后才有的冷练和通达,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涌了上来!

为什么老天不让他早点遇到她?

这样他就可以拼了命的付出一切也要来保护她,护她周全。让她永远也不必尝尽人世间的冷暖炎凉,就这样一直做个快乐的小公主下去!

可是,一切都晚了!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样想不过就是瞎想罢了,不过是一种奢侈!

如今,她变得如此的强大,他只要能在一旁好好守护她,也就够了!

“你最近有没有去看过梨落?”

忽然,司徒汐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破浪的动作僵直住了:“没有。”

“我不用你天天在这里保护,你有空去看看她吧。她很想你,虽然她并没有人跟任何人提起过。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来,她很想念你。梨落她受了很多很多的苦,她是一个好女孩儿,值得你去珍惜!破浪,你要好好的珍惜她,不要再次错过了。”司徒汐月扔下这番话,便转身潇洒的走人了。

不要再次错过了。

破浪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咀嚼着这句话,一时之间陷入了深深地迷惘之中。

等到琳琅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她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宁禧宫的床上,不由得大惊失色,一下子坐了起来,穿上了鞋子就要往外跑。

“跑什么,着急去报信啊。”司徒汐月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主子……”琳琅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求求您,叫琳琅去吧!叫琳琅去吧!”

“晚了!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这个时候,该弄完的就都弄完了,你不要小瞧了萧铁茹的执行力!那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司徒汐月冷笑一声,将一摞厚厚的账本扔在了琳琅的面前,“你先看完这个再恨我也不迟!”

“这是什么?”琳琅擦了擦眼泪,赶紧翻开来看,没想到入目的内容却叫她瞬间刷白了脸色!

“这,这不可能!这,这不是真的,不是的!”

上面用毛笔详细的记录了木易这些年以来贪污受贿的记录,并且还有许多买官卖官的事迹,而且还有他收了人家的钱,替人家挡了不少的人命官司,任由无辜的人被冤枉而死,而犯法的人却逍遥法外的事儿!

并且最重要的就是,木易经常在全国各地搜罗资质良好的少女,看中了就杀了那些少女的家人,然后装作是英雄救了那些少女,让那些少女对他感恩戴德,然后把那些少女送进宫来,替他搜集情报!

在琳琅之前,已经有好几个这样的少女被木易蒙骗,结果进了宫里,为了给木易收集情报而死!

琳琅,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看到这里,琳琅的手颤抖的无法自已:“这,这不是真的,这,这不是真的,不,不,不!”

“你再不想承认,也必须要承认!琳琅,这就是现实,这才是现实!你认贼作父,而且还替他卖命了这么多年!你口里的义父,其实就是害死你父母亲人的罪魁祸首!你不但不为他们报仇,反而还要替杀父仇人卖命!这就是你所面临的现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