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冷宫夜访/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的话像是一根根锋利的铁钉,一下一下的钉进了琳琅本就脆弱的心里!

“不!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认贼作父,不可能!”琳琅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消息,不由得捧着头,厉声尖叫了起来!

“叫吧!哭吧!把心里的委屈和郁闷全都喊出来!”司徒汐月坐在黄花梨木椅上,一脸的平静淡定,仿佛这样的惨事,在她看起来,也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那一双清艳的眸子,在明亮的烛光下,就好像是夏日的水塘,清涟却又暗影沉沉,叫人看不到这尽头是什么。

“啊——”琳琅听到这番话,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剧痛,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哭的那样的惨烈,以至于最后都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司徒汐月提了一桶冷水,把她泼醒了!

“够了!哭了也哭了,闹也闹了!现在该是你振作起来的时候了!一个人可以软弱一时,但是不能软弱一世!不然就是会叫人瞧不起!女人,还是要靠自己!”司徒汐月冷冷的说。

琳琅慢慢听止住了哭声,眼中已经没有了惊慌失措和无助,只剩下因为仇恨而格外镇定冷酷的眼神儿!

“主子,我要报仇!”琳琅看向司徒汐月,眼中有火焰在跳动!

司徒汐月知道,那是复仇的火焰!那是复仇的火种!它代表着琳琅这个人完全告别了过去,迈向了全新的未来!

“很好!不过木易已经死了,你就是想报仇,也没有办法亲手杀了他了!”司徒汐月说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呵呵,他虽然死了,可是他女儿还活着。如果说木婉君对这件事毫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在我之前,就有另外一个小女孩品芬在伺候她,后来品芬死了,我们还以为品芬是得病死的,现在看起来,她也是被这样牺牲的!呵呵,木婉君这个女人比起木易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对父女都太极品了!全都死有余辜!”琳琅说着便慢慢握紧了拳头,十分愤慨!

“行,你想报仇可以,方法呢,拿出一个来。我不能让你去冒那些无所谓的险!因为你已经是我司徒汐月的人了!”司徒汐月酷酷的说。

琳琅眼里闪过一抹感激之色,她给司徒汐月磕了一个头:“主子您放心吧,琳琅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琳琅了!从现在开始,琳琅的命就是主子的!之前木婉君那个死女人那么害主子,现在琳琅就要亲手结束了这个女人,省的她再给主子添乱了!”

“好,只要你有了计谋,那我就不阻止你了。想做什么就去吧!”司徒汐月十分开明的说。

“多谢主子!”琳琅欣喜若狂,站起身来对司徒汐月说,“主子想不想去欣赏一下木婉君的惨样儿?”

“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跟你去看看吧。”司徒汐月倒是颇为期待“变坏”之后的琳琅会做出什么样有趣的事儿来,于是便爽快的答应了她的要求,跟着她来到了冷宫。

冷宫。

已经是半夜时分,空气里流淌着一股寒冷的味道,今晚没有月亮,一切都是黑漆漆的,像是地狱一样叫人无端觉得可怕。

相比起其他宫里的安静祥和,这里就显得太过阴森,而且时不时有女人惨叫声从里面传来,像是怀春的野猫一样,叫的那叫一个凄厉啊!

不过司徒汐月跟琳琅这一对主仆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都十分镇定从容的样子,尤其是司徒汐月,眼底甚至还藏着一抹笑意,唇角也微微上翘,倒像是要来看电影一样的轻松愉快。

“好了,冷宫到了。木婉君就在这里面。”司徒汐月在冷宫门前停住了脚步,抬起头看了看那块破旧的匾额,轻声说。

“哼,她现在进了冷宫,就是案板上鱼肉,任人宰割了!皇上他对白月季花过敏,他那个病起码得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在这期间,他就算还对木婉君有什么深情厚谊,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趁着木婉君落难,我就要了她的命!等皇上再想起来的时候,她的尸体都烂成一堆白骨了,我看他还怎么对着一堆白骨深情款款的!”琳琅冷冷一笑,眼中寒意无限!

“好,够狠,够毒,不愧是我司徒汐月调教出来的人!”司徒汐月难得赞扬了琳琅一句。

琳琅受宠若惊:“主子,琳琅当不起您这样的话!在主子面前,琳琅这点儿小把戏就跟跑江湖卖艺似的,根本上不了大台面!琳琅这点小技巧,只求能博得主子一笑就行了!”

“能博我一笑,也很难得了!不要奢求哦。”司徒汐月轻松笑笑,“走吧,我都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到底想怎么折磨木婉君了!”

“皇嫂,有好玩的事儿怎么也不叫着我啊!”敖麟那个死家伙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跟屁虫一样的粘在了司徒汐月的身后。

“怎么哪儿都有你啊,赶紧滚赶紧滚,看到你就心烦!”因为跟敖麟熟了,所以司徒汐月对他根本就不客气!

“别啊小皇嫂,看在昨儿我出卖自己亲妈的份上,您怎么地也得带着弟弟我玩玩吧!”敖麟把昨天的事儿拿出来说了一下。

“烦死了!好吧好吧,那你跟进来吧,别多嘴啊!”司徒汐月警告了他一声,便带着他进去了。

冷宫里荒草丛生,庭院里都是些烂砖破瓦的,别提有多凄凉了!

看门的就俩侍卫,敖麟三言两语就把他们打发了。

敖麟可是混世小魔头,那俩侍卫巴不得赶紧走呢,听到这话便赶紧溜了。

他们来到了木婉君的房间前,推开门,果然看到木婉君缩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皇后娘娘,奴婢来看您来了。”

琳琅看着那摸纤细的身影,眼里闪过一道报仇的火焰。

木婉君动了动,坐起身子来,看了看司徒汐月他们,笑了笑:“是来看本宫,还是来要本宫的命啊。琳琅,你现在也长进了,居然敢这样对本宫说话了!难道你忘了我们木家对你的恩情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