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死,太便宜你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看样子本王以后可要离你远一些了!”敖麟看了看琳琅,调笑了一句。

“啊!”一声惨叫从院子里传来,司徒汐月的眉毛微微一挑,轻笑,“好戏上场了!”

果然,不知道是哪个疯女人先出手的,一下子将木婉君的胳膊捞了过去,狠狠地啃了一口:“皇上,您叫臣妾想死了,先给臣妾亲亲!”

这些疯子理智不清楚,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道,所以一下子就咬了上去!

没想到一个咬了之后,其他的人也立刻跟着学了起来,都争先恐后的撕咬了起来!

一时之间,木婉君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后宫,她的肉,被那么多的疯女人一块一块的撕了下来,活生生的撕了下来,鲜血浸染了她的白衣裙,好像是地狱里的红莲烈火!

月亮不知道何时出来了,照亮着这一幕地狱里才有的恐怖景象。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敖麟,此刻乍然看到这一群活人分食的景象,也不由得感到胃部不舒服,想吐。

“呵呵,想吐就吐吧,没人会笑话你的。”司徒汐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琉璃双眸里闪过一丝不屑。

那眼神分明在说,真是没用,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

“主子,王爷到底还是个孩子罢了!没经过什么事儿,眼里干净。”琳琅波澜不惊的说。

“哎,男人呐,就是太脆弱!”司徒汐月摇了摇头,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琳琅点了点头,深表同意,然后便不再理会敖麟,跟司徒汐月两个人继续欣赏起院子里的这一幕好戏来了。

敖麟虽然很想雄起,很想告诉她们自己不是没用,但是当他听到那惨叫声,看到那鲜血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狂吐了起来!

司徒汐月和琳琅交换了一下眼神儿,然后默契的离他远远的,自己看木婉君的惨状起来。

可能是冷宫,所以无论木婉君叫得多么惨,也根本没有半个人来看看。

所以木婉君无论叫敖战叫得多么响亮,敖战也根本听不到。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倒是有些唏嘘:“哎,女人啊,千万不能把希望全都压在男人的身上!男人有什么用啊?”

“主子,您可不能这么说,这得分人。皇上他对木婉君再好,那也只是夫妻情分罢了,他还有那么多的妃嫔呢。根本不专情,琳琅觉得冥王殿下对您那绝对是百分百真心的。您都没看见他看您的眼神儿,那绝对深情似海啊!”琳琅忍不住为妖孽说好话。

“哦,是么?”司徒汐月笑了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琳琅都这么说了,那么妖孽或许可以勉强算是及格吧!

“那是当然!”琳琅笑了笑,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木婉君好像没什么声音了。

“是不是死了?”琳琅看向那一滩鲜血,语调极其平静,就好像自己在说天气一样。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司徒汐月轻松的笑了笑,打开门,朝着那群疯女人走了过去,好像一点儿也不害怕那些疯女人一样!

“皇嫂!我来保护你了!”敖麟尽管怕的要死,关键时刻还是表现不错,拼了命的挡在了司徒汐月的面前。

“真是碍事!”司徒汐月翻了翻白眼,从衣袖里扬了一阵白色的粉末出来,那些刚才还疯疯癫癫吃人的女人全都晕倒在了地上,根本不成一点儿问题!

“额,皇嫂原来你还留有一手!”敖麟这才发现自己在这个皇嫂面前简直就是幼儿园小班的水平。

“切,不留一手难道像你这么笨,拿自己的身体当人肉垫子?”司徒汐月不屑至极,把他拨拉到了一边,自己到了中间,看到木婉君浑身上下的肉都被撕烂了,不少肉都被撕了下来,其惨无比!

司徒汐月扬起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在她的面前缓缓蹲了下来,笑了笑:“木婉君,你也有今天。看到你这个惨状,我真的很高兴。”

“你,你好狠毒……”木婉君还剩下几口气,看着司徒汐月的脸,咬牙切齿的说,“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是我安排的,不过我也不是那种随便乱杀无辜的人。本小姐之所以要这么对付你,实在是因为你不无辜。你还记得,之前被你斩断手筋脚筋然后毁容改头换面扔到奴隶市场卖掉的那个女人吗?”司徒汐月缓缓吐出这句话来。

“难道,难道她是……”木婉君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对,她叫丹朱,是我司徒汐月的人。你本想害死她,可是没想到她命大,又遇到了我。但是木婉君,丹朱受的苦,我一定要替她分毫不差的讨回来。你也嚣张的够了,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你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另外奉送你一句话,女人呐,还是得靠自己,千万不能靠别人。”司徒汐月笑得清冽,从衣袖里缓缓抽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小刀,“现在,就让我替丹朱讨回她受的那几刀吧!”

“司徒汐月,你不是人!我都已经这么惨了,难道你还不放过我?”木婉君又惊又惧的说。

“呵呵,你现在是很惨,但是我还是要讨回那几刀来。”司徒汐月绽出一个极其甜美的微笑,就好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女一样,“现在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了,如果觉得痛,你可以喊出来。”

她话音刚落,匕首翻转,手腕漂亮的动作几下,木婉君的手腕脚腕就被挑断了!

“接下来是脸!”司徒汐月手没有停下,接着上下纷飞,几下就将木婉君的脸蛋给划了几道口子,血肉模糊!

“好了!大功告成!你当时怎么折磨的丹朱,现在我就怎么回馈给你。我很公平的,是吧。”司徒汐月浅浅一笑,站起身来,用白手绢将匕首上的血迹擦拭干净。

木婉君已经不能说话了,只是瞪着司徒汐月,像是索魂的冤鬼一样:“你你好狠的心……你,你不是人……”

“你说对了,我本来就不是人。因为我,是神。是足以主宰你生死的神!你放心,你死不了,我会叫你这么一直活下去的。因为死,对你来说太便宜了!”司徒汐月柔柔一笑,从衣袖里掏出一粒药丸,给木婉君喂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