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不可思议的婚礼!/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那就好。”破浪倒是挺佩服司徒汐月的,明明都好奇的要死了,还这么硬撑着!

不过一会儿他们也就到了现场所在了,司徒汐月被琳琅搀扶着,好像穿过了一道满是光的走廊,四周都很温暖,充满了鸟语花香的感觉。

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雪杉的味道,那是司徒汐月最钟情的香味:相比起玫瑰还有茉莉等等的花香味道,其实司徒汐月最钟爱的还是杉木那种清新刚毅的味道,就像是妖孽身上的味道一样,都深深地叫她感到着迷。

所以司徒汐月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倒是微微一笑:“雪杉的味道。我喜欢。”

“这是王爷亲自为您调制的香氛味道。”破浪笑了笑,将司徒汐月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一股凉意扑面而来,就好像是站在了大海边一样!

“王妃,到了。”破浪轻声说完,便轻轻的为她解开了蒙在眼上的黑绸缎。

当黑绸缎被揭下来的那一刻,司徒汐月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模糊。

那是因为她戴了很长时间的黑绸缎,所以眼睛被压迫了的缘故。所以她闭上眼睛,又揉了揉眼睛,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来。

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顿时睁大了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这一幕景象,久久都无法回神!

那是一幕怎样壮观的景象啊!

只见眼前一是个巨大的湖泊,而湖泊四周是一道高高的圆形围墙,将湖泊围绕了起来,湍急的水流从围墙上奔涌了下来,像是一条条的白练,组成了一道巨大的水幕墙壁,将外面的一切全都隔绝了起来!

而他们此刻所在的位置,应该就是在围墙上的一个通道上,只是水幕将这个洞口闪了出来,所以能清楚而直观的看到眼前这一幕“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丽华美宏大的景象!

这个湖泊的面积很大,所以周围的水幕瀑布落到水面上产生的巨大冲击根本不会对湖心的平静造成任何的影响!

而司徒汐月估计,这个湖泊最少最少也得有两个足球场那样的巨大!

“天哪,太,太不可思议了!简直,简直就是鬼斧神工!”琳琅憋了一路的情绪,终于可以发泄了出来,她顿时张大了嘴巴,叽里呱啦的说着自己心里的惊叹,受到的冲击!

虽然司徒汐月努力想表示平静,但是终于还是被这一幕感动了!

妖孽,真的没有叫她失望!居然,居然弄出了这么一个鬼斧神工的作品来!

一叶扁舟轻轻地滑了过来,在距离他们不远处朝他们招了招手:“王妃,请上船!”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在围墙的中央,离湖面还有五十多米的距离,这高度可不算是低。

在加上那瀑布落下来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所以那小船离着他们也很远。而且那小船的宽度也不大,总之一句话,要想精准的落上去,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儿!

不过这个根本难不倒司徒汐月!

只见她轻轻一笑,微微挑眉:“还来一条小船来接送,倒是别致,清雅!我喜欢!”

说完这句话,她便轻轻展开双臂,像是一只轻盈的仙鹤一样,轻快地飞落到了那条窄窄的小船上!

破浪随后抱着琳琅也飞了下来,四个人在一张小船上,居然还很稳。

“王妃,站稳了,我要划船了!”那个划船的带着一顶斗笠,穿着一身绿蓑衣,低声说。

“嗯,好的,你划船吧。”司徒汐月轻轻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好。”那个船夫便开始划船了,他不过轻轻一点,那小船便像是离了弦的箭一样,笔直的朝着湖心冲去!

司徒汐月这才微微注意到了那个船夫。

他分明是在用内力推动这艘小船,不然这船上有四个大活人,却还能这样如履平地,行驶的跟飞一样。这就说明这个船夫不是一般人。

看到司徒汐月在偷偷观察他,那个船夫倒是笑了笑:“王妃,为何要看老夫?”

“你不在看我的话,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司徒汐月淡淡一笑,“还是你觉得自己的伪装很厉害,连我都能骗得过,嗯?妖孽。”

“什么?他,他是冥王殿下?”琳琅在一边听了下了一大跳,身子一晃动差点儿就掉下去!

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儿,冥王殿下装的可真像啊!

“走!”破浪搂着琳琅,踏着水花飞到了湖心的其他船上,不打扰他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

“呵呵,阿鸾,你怎么知道是我的?”妖孽哈哈一笑,掀开了斗笠,露出了一张满是络腮胡子的老脸。

“呵呵,我也不知道,其实我是猜的。我想炸一炸,没想到你还上钩了。”司徒汐月笑得十分狡黠,眨了眨眼睛,欣赏妖孽那“悔之晚矣”的懊恼表情。

“啊,又上了你的当了!怎么我就是那么不长记性呢!”妖孽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沮丧的说。

“哎呀,反正是上了我的当,又不是上了别人的当,你有什么可以恼的?”司徒汐月走到妖孽的身边,踮起脚来,伸出小嫩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像是安抚一只小狗一样,“好啦好啦,别不开心了,看,我都拍了你的脑袋了。这次做的不错,来,抱一个的!”

“嗯。”妖孽瞬间化身为柔软小正太,赶紧扑进了司徒汐月的怀抱之中。

“人家还要亲亲……”纯洁无瑕的小眼神儿看向司徒汐月,她清了清嗓子,“妖孽,你下次用这种无辜眼神的时候,能不能记得先把易容给去掉?你这样顶着一张干巴巴的老脸,我怎么亲得下去?”

“啊,呵呵,我忘了,我忘了!”妖孽被司徒汐月这么一提醒,立刻醒悟了过来,赶紧七手八脚的将自己脸上的那层老皮去掉,然后把络腮胡子全都揪掉,这才嘟起了红殷殷的唇,上来索吻:“要舌吻哦!”

“好,给你舌吻!”司徒汐月笑了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