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砍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待他们的,又将会是什么样的悲惨命运呢?

“女侠,饶命啊女侠!我们,我们都是被逼的!都是该死的老大,他逼着我们落草为寇的,其实我们都是良民啊女侠!”匪徒们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司徒汐月的对手,所以干脆放弃了抵抗,跪在地上很没骨气的求饶!

“啧啧,真是无趣。我还以为你们中起码得有个硬骨头的呢!没想到也是这样的软脚虾!没意思,哎,今天这一趟算是白出来了!好了,你们谁先来,还是要一起等着本小姐把你们阉了?”司徒汐月嘟了嘟小嘴,美眸扫向了跪在地上的那一排土匪。

“小妞,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一起上!把她干掉!”匪徒们看出司徒汐月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也不打算求饶了,抄起家伙便一起围攻了上去!

他们以为人多力量大,怎么的也能杀出重围!但是很显然,他们都太过幼稚了!

一道白光闪过,刹那之间,所有的人都捂着自己的xiati哀嚎了起来!

鲜血从他们的裤裆里流了出来,浸湿了青青的草地!

而司徒汐月,手里依然拿着一把圆月弯刀,气不喘脸不红心不跳的,静静的欣赏眼前这些男人痛苦的表情。

“一二三四五六……哇塞,你们都可以进宫去当太监了!不过,为了避免我两位姐姐的丑事被人知道,我还是决定,杀了你们。”司徒汐月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轻松,就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而她也这样做了,一挥手,圆月弯刀划出一抹优美的弧度,将这些匪徒的头漂亮的割了下来,就好像是割韭菜一样,一点儿也不费劲!

等到所有人的头都被割下来之后,司徒汐月这才站起身来,意兴阑珊的走到了娜拉凌玉跟时水灵的跟前,伸脚踢了踢她们两个。

她们两个还是晕死了过去,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不过后来时水灵还是睁开了眼睛,一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的:“你,你到底是谁?”

她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么高强的武功?刚刚那些匪徒,就在她的一招之内全都变成了太监!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这绝对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白痴司徒汐月!

“呵呵,还能有力气关心我是谁,这就说明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深啊。”司徒汐月甜甜一笑,将那把圆月弯刀放在手内慢慢把玩,再抬眼看向时水灵的时候,那一双总是微微笑着的眼里,便多了几分狠戾和清寒!

“汐月,汐月你饶了我吧!这,这不是我的主意,这是娜拉凌玉,娜拉凌玉出的主意,我真的,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时水灵跪着爬到了司徒汐月的脚边,像是一只落水狗一样的紧紧拽住司徒汐月的裙摆,求饶!

“晚了!”司徒汐月冷笑一声,手腕翻转,银光一闪,时水灵那颗漂亮的人头就应声落地,咕噜咕噜的滚了下来!

呵呵,真的把她司徒汐月当成是傻子了么?

真的以为她不知道这些匪徒是她时水灵雇来的,目的就是想把她跟娜拉凌玉连锅端吗?

哼,她时水灵未免把她想的太低了一些吧!

低头看了看时水灵那颗还栩栩如生的人头,她的眼睛挣得大大的,好像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头居然会被砍下来的样子!

司徒汐月轻轻踢了踢脚尖,顿时将时水灵的那颗人头踢到了一边儿去。一只秃鹰从天空中飞了下来,将时水灵的那颗人头灵活的叼走了!

几只秃鹰纷纷上来抢食,一会儿天空落下零星的血雨碎肉片。然后便是一只啃得干干净净的头骨被扔了下来。

一代才女,就这样片刻香消玉殒了,而且下场还这样的惨烈,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这,就是得罪司徒汐月的下场!

司徒汐月处理完了时水灵这个糟心的女人,便来到了娜拉凌玉的身旁。

这个平素里嚣张跋扈的公主还在昏迷着,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醒来的了!

她平日里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狼狈!

司徒汐月冷笑一声,慢慢举起了手里的圆月弯刀。眼看着就要挥刀下去的时候,却又改变了主意。

青冥剑跟苍梧棍还没到手,娜拉凌玉的万贯家财的嫁妆还没到手,留着她一条狗命,还有用!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便不再对娜拉凌玉下毒手了。

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她便来到了一匹马的跟前,轻盈的跃上马背,策马朝着城内狂奔而去。

“小姐,您怎么来了?”正在店铺里看店的梨落发觉到司徒汐月来了,赶紧迎了出去。

没想到却发现司徒汐月的脸色有一点点不好看,细心的梨落大惊失色,以为主子遭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儿了!

“主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梨落惊慌的连芙蓉面都白了起来。

“没事儿,一点儿小事而已,我已经全部解决了,你不要紧张!去把四海叫过来,然后你继续看店!”司徒汐月沉稳冷静的吩咐梨落。

“是。”梨落听司徒汐月这么一说,顿时放下了心来,也不慌张了,赶紧去店后面把四海叫到了后堂。

“当家的,咋回事了?出啥事了?”四海一听说司徒汐月来了,赶紧奔了出来,一出来就一个劲的瞎嚷嚷!

“你能不能别这么咋咋呼呼的了!”司徒汐月白了他一眼,神色里透着一股威严跟严厉,看的四海一愣一愣的!

这个大当家的,可真是阴晴难测啊!昨儿还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现在一转眼就变严肃了?是不是冥王那个小子欺负她了?

“大当家,是不是冥王又欺负你了?没事儿,告诉我四海,我去帮你讨回公道!”四海还没说完,早被子司徒汐月一记冷鞭给抽的愣住了!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司徒汐月冷冷的看着四海,语气森寒!

“不知道!”四海捂着被抽出血痕的脸,十分不服气的说。

“啪”的一下子,左边脸上又挨了一下子!

“那么我告诉你,你到底错在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