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铜先生/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真实姓名司徒汐月也无从得知,只是知道,他整年都戴着一个黄铜制作的面具。衣服也整天只是那么一套灰色的长衫。腰间也总是别着一杆紫竹雕刻而成的长笛。

虽然司徒汐月也曾经在江湖里打听是否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但是按照她得到的情报,整个江湖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但是这样一个高人却确实存在!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要知道,按照铜先生这样高绝的武功,在江湖上要做到寂寞无名是很难的。

可是他却做到了,这只能说明这个人虚怀若谷,身怀一身绝技却从未想过在江湖上博取什么名和利。

这样淡定如水的风格,也是司徒汐月最终认他做师父的最终原因。

要知道,她司徒汐月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认人当师父的人,要成为她的师父,必须是天下第一强者才可以!

开始的时候铜先生也根本不要求成为司徒汐月的师父,他只是来做一件事,那就是教她武功,除此之外,他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跟司徒汐月讲。

这样重复了整整一年之后,司徒汐月才提出要拜他为师的这个要求。

而铜先生点头答应了。

从此之后,他们就成了师徒。

司徒汐月重生之后如此嚣张放肆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她还有一个如此牛逼的师父在,她什么都不用怕!

“起来了?”

铜先生的话打断了司徒汐月的思维。

“嗯,师父!师父,是您救我回来的吗?”司徒汐月依然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她虽然为人狂妄,但是并不代表她不懂礼数。在恩师面前,她只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嗯。”铜先生的话很少,声调也总是一个调,平平的没有半点起伏。

“你的后背被茉莉花枝穿破了,伤了你的气脉。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你处理好了,你养几天就无恙了。”铜先生平铺直叙的说。

“多谢师父!”虽然铜先生说的很轻描淡写,但是司徒汐月知道,气脉对于一个习武者来说是最重要的,伤了气脉就等于废了此人全身的武功!根本无药可救!可是没想到师父却这么轻易地就给她治好了!她不能不高兴。

“只是,你怎么跟万魔山庄那个老妖婆扯上关系了。”铜先生问。

“万魔山庄的老妖婆?”司徒汐月拧起眉头,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就是她在背后伤你的。花依依,你应该知道吧。”铜先生看了司徒汐月一眼。

“徒儿知道这个人,可是却不知道是她在背后伤了徒儿!她的武功好厉害!徒儿竟然没有半分察觉!”司徒汐月努力想回想自己到底是怎么遇到袭击的,但是却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强中自有强中手。你的武功在大陆是绰绰有余了,可是放在慈悲城?哼哼,还差得远!”铜先生淡淡的说。

司徒汐月不禁有些羞愧,她低下了头:“对不起,师父,徒儿给您丢人了。”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这个花依依,居然欺负到了我徒儿的头上,真的是太放肆了!你起来吧。看样子为师还要再助你一臂之力,不然以后随便阿猫阿狗都能欺负我的徒弟了!”铜先生的话语虽然平淡至极,但是却透露着对司徒汐月的关心和维护,折让司徒汐月感动不已!

“这段时间你就先别回去了,在这里住下来,等个五六天伤好了,为师再来传授你一套新的内功心法。”铜先生说完,便扔了一个小瓷瓶给司徒汐月,“这是月魂,你每天吃一颗,五天之后,内力可以提升到天阶。先巩固巩固,第六天我再来。”

说完这些话,铜先生便转身,走出了山洞。

司徒汐月忙送出去,却见铜先生一抬脚,整个人就踏着洞前的白云,安详的渐渐远去了。

她吐了吐舌头,再一次觉得自己的师父绝对是个仙人!

如果不是仙人的话,一个凡人,就算武功再高,又如何能踩着云彩离去?

送走了师父,司徒汐月回到了水晶床上,吃了一颗月魂,开始运功起来。

五天时间很快过去了。

这五天之内,司徒汐月的伤势不但完全好了,而且内力极其充沛,大大增长。

每天师父养的一只白鹤都会翩翩落到山洞前,将采集来的千年灵芝和茯苓放在那里,给司徒汐月食用。

吃了这些灵芝仙草,司徒汐月的身体越发轻盈和矫健起来,等到第六天铜先生来的时候,她已经能跟随着山间的猿猴,在悬崖峭壁上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了!

因为前面基础打得好,所以司徒汐月这次的进阶也根本不费什么事儿。

一下子提高到了天阶上品,司徒汐月表示自己很开心。这在别人那里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她这里却如此轻松地完成了,简直就跟开了挂一样的匪夷所思!

“好了,你运功试试看。为师看看你的光强度如何。”

铜先生淡淡的吩咐。

“是!”司徒汐月点点头,闭上眼睛,开始驱动体内的真气在四肢百骸内悄然运行。

看到司徒汐月身上慢慢显现出来的金光,铜先生的眼底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欣慰。

“嗯,不错,是金光。”

“金光?”司徒汐月睁开眼睛,果然看到自己手掌身上都在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为什么是金光呢?我看有的人是红光啊。”有的人指的是妖孽。

“每个人发出的光都不一样。赤橙黄绿青蓝紫,这是最基本的七个颜色,还有其他更多的颜色。根据就是每个人的心是如何的。你刚才说的那个红光的,那个人应该是充满了蓬勃的朝气还有进取的决心,所以才是红光。而你是金光,是说明你的心地很纯良,是个分得清是非的好孩子。”铜先生话语里带着淡淡的喜悦。

毕竟,能收到一个资质绝佳又心地纯良的关门弟子,也绝非一件容易的事儿。

“噢,原来是这样啊。”司徒汐月点点头,“我明白了,师父。嘿嘿,这就说明我没给师父您丢脸吧。”

偶尔的撒撒娇,还是很有必要的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