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司徒汐月成了万人迷/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彻哥哥,这些天我一直有一些私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上次彻哥哥登基大典,汐月也没去,十分抱歉,希望彻哥哥不要怪罪我。这一杯酒,就当我给彻哥哥赔罪了!”司徒汐月说着便一仰头,又是一杯烈酒下肚!

“汐月!这酒不是这么喝的!这可是陈年泸州老窖,力度大得很!你这么喝下去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来人呐,赶紧换梨花白上来!”轩辕彻见司徒汐月这么个喝酒办法,十分疼惜,立刻制止了她这么糟践自己的身子,叫侍从换了度数十分低的梨花白。

“这算什么?彻哥哥,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年来,我已经练得千杯不醉了么?”司徒汐月吃吃一笑,阻止了侍从把酒壶换走,而是握在自己的手里,随喝随倒!

“朕知道,朕知道你这些年受了许多的苦楚……”轩辕彻看着月下这个一身疏离的女子,心疼的无以复加!

千怨万怨,也只怨他没有保护好她,让他的小月月,受了这么多的苦楚!

“汐月,以后都有朕了,你不用一个人撑着了。都有朕了!”轩辕彻看着司徒汐月,心痛的下了保证。

“呵呵。”司徒汐月冷笑,醉眼迷离地瞥了一眼坐在上面的妖孽。

月华如水,也照得他那一身红袍有了一种格外的妖异之感!

“男人的话,都信不得,信不得……我宁肯,宁肯只靠自己,靠自己……”

那泸州老窖的度数显然太大了,纵使她千杯不醉,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微醺了。

或者说是,她不愿意自己清醒,宁肯放纵自己沉醉!

“汐月!”轩辕彻一听这话更是按捺不住,霍然起身就要上前来抱住她离开。

却忽然听到一阵丝竹声响起,打破了此时的僵局,也略微转移了众人的视线。

司徒汐月眯起眼睛,朝着歌舞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是一个紫衣丽人蹁跹而来。

月下,只见这紫衣丽人沿着廊下缓缓而来,一边走着,一边舞动着柔若无骨的肢体,舞姿倒是也有几分曼妙动人。

这个女子定然深谙吸引男人的法则,不然也不会身上穿着这么暴露的一件衣服,脸上却蒙着一块紫色的纱丽,只露出一双深邃的大眼,不安分的到处放电!

当然,那紫衣女子最重要的目标还是红衣妖孽,只见她从紫藤花架上攀折下一支粉紫色的紫藤花,拿在手里,缓缓开口,唱起了一支吴侬软语的小调。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开空折枝。王爷,这支紫藤花送给您,希望您花开堪折直须折呀。”

那个蒙面女轻轻来到了妖孽的身边,将那枝紫藤花递给了妖孽。

妖孽本不想接来着,可是一下子看见了司徒汐月那很不爽的眼神儿,不由得心意一动,便将那支紫藤花握在了手中,同时握住的,还有那女子的手。

“唱的太好了,本王真的是没想到啊,你居然还精通歌舞,真是叫本王惊喜啊,李嫣姑娘。”

妖孽最后吐出的那个名字叫司徒汐月拧紧了眉。

什么?

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会是李嫣?

那个素质极低,整天就知道到处瞎嚷嚷乱闯祸的风之谷的弟子,李嫣?

显然将司徒汐月的反应收入眼中,妖孽唇边的笑意更加深了。

他喜欢司徒汐月这幅气嘟嘟的模样,因为她肯定是吃醋了,肯定是在意了。

呵呵!

虽然恨不得仰天长啸几声来表达自己心里的畅快,但是妖孽还是十分理智的保持住了沉默。

这盘棋还没下完,谁都不知道到底鹿死谁手。

要赢司徒汐月?他必须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王爷真的是谬赞了,嫣儿不过就是略通一些罢了。从前在风之谷里,嫣儿的师父是会叫人来悉心教导嫣儿的。”李嫣羞答答的看了妖孽一眼,娇滴滴的说。

“嫣儿真的是好福气,你师父真的对你十分用心!起码他知道,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会琴棋书画,女人家嘛,还是要做女人家的事情。如果一味的强横,整天打打杀杀的,就不可爱了。”妖孽瞥了一眼司徒汐月,故意如此说。

“哐当”一声闷响,薛治吓了一跳,原来是司徒汐月把自己手里的酒杯给捏碎了!

“汐月,汐月你没事儿吧?手没事儿吧!”

薛治倒是自来熟,才第二次就成了“汐月”了!

“我没事儿。谢谢你的关心。”司徒汐月仰起头来,朝着薛治绽出了一个清丽的轻笑。

然后转过头去看向妖孽,冷冷的bi问:“不知道王爷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不是意有所指呢?”。

“司徒姑娘真的是想象力十分丰富,本王佩服不已!但是本王刚才只是在说有些女人,可没说是司徒小姐。除非,司徒小姐自己对号入座,自己承认自己是那样的女人,本王那个也无可奈何了。”

妖孽盯着司徒汐月那张不服输的小脸,故意出重话刺激她。

他实在是厌倦了这样跟她拉锯战了,如果非要出言刺激她才能逼得她出手,那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果然,司徒汐月冷冷一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王爷,请你收回刚才的话,不然,就要为这话付出代价!”

“哦?代价?什么代价?本王倒是很想看看,司徒姑娘到底能让本王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妖孽斜靠在美人肩上,一双琉璃华眸倒是隐隐含了几分期待!

“呵呵。”司徒汐月冷笑一声,便起身匆匆走入了内堂之中。

青瑶忙跟了上去,妖孽使了个眼色,乘风也忙跟了进去。

不过一会儿他又红着脸出来了,也不知道到底看到了什么。妖孽问他,他也就是挠挠头,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声悠扬至极的笛音传来,如泣如诉,千回百转,叫人心里不由得为之一荡!

众人循着笛声望去,却见是青瑶坐在了屋檐之上,迎着重重的月华,吹响了一只横笛。

众人实在是没想到,平素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一个小丫头居然也有这么高的音乐天赋,一时不由得听得有些呆了。

正在他们呆愣的时候,忽然当空飞过一道白练,空气中隐隐传来了一阵荷花的清香之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