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司徒家重新崛起/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先这座老宅叫清凉宫,是圣祖爷时候修建的度假园林,后来被赏赐给了一个外姓王爷。

后来那个王爷犯了事儿,这座宅子就一直空了下来,没有人再去居住。

轩辕敬德倒是十分喜欢这座园林,叫人修了好几次,打算有空就去住来着。

可惜他运气不好,自从登基以来就大事小情不断的,后来更是因为差点儿被冥王灭了国,就更没心情去住了

现在轩辕彻登基了,想来想去,还是这座清凉宫才配得上给司徒汐月住!

司徒家的人虽然也算是四大世家之一,但是也只是排在末尾的一个没落世家而已。

司徒易在的时候,就没住过这么好的大房子。何况是现在没落了!

所以当饱受饥苦的司徒家的人看到这一座规模宏大却又不失精巧的皇家园林的时候,一个个激动地泪流满面!全都跪在司徒汐月的脚边,磕头谢谢司徒汐月的恩情!

果然,只有吃过真正的苦,才懂得感恩,懂得知足!

如果不是这次给了他们一个这样大的教训,他们压根不知道她司徒汐月的厉害!

虽然之前司徒汐月其实并不愿意接受轩辕彻的这个礼物,因为她自己有的是钱,完全可以负担得起这样的一所宅子。

可是,想想又算了!

买这么一个大宅子也要花不少钱,她虽然有钱,可是钱却都用在了刀刃上!

绝不会浪费哪怕是一个铜币!

何况自从欧阳智潜伏到穆旭国之后,追月大师这个人就算是彻底的消失了,自然也不能再为她生产任何的首饰产品,也不能带来额外的创收!

虽然青瑶已经将惊云寨的大寨主四海请来,暗中打理这些商铺的生意。

但是四海再怎么说也是个土匪而已,之前并没有任何打理商铺的经验,更别提什么设计天赋了!

所以她必须要想办法开源节流,既要维护好翡翠阁和琅琊坊的生意,也要节约,把钱用在培养新的人才上!

本来之前她看中了司徒楚月,看中了她的绘画天分。可是楚月现在死了,她还得费心费力赶紧再去找一个新人来!

司徒家的女儿虽然多,可是中用的却不多!想想这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儿!

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

事缓则圆,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小姐……”青瑶的话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已经到了家门口了,要不要进去?”

“嗯。”司徒汐月点点头,看了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司徒家的人。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折磨和历练,这些原本不知道人间疾苦的老爷太太们也都知道了生活的心酸,神情也不是那么趾高气昂的了。看起来他们真的是学到了一些东西了!

不过司徒汐月看到这些人穿得破破烂烂的样子,跟个乞丐似的,还是有些不好受。

到底,他们也是她的家人,血浓于水。

“青瑶,带他们去做几身新衣服去,还有给几个太太们弄些珠宝首饰什么的。穿的这么破破烂烂的,我都嫌弃丢人!”司徒汐月高高在上的说,好像买新衣服和珠宝首饰不花钱一样。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多谢小姐!”薛姨娘这些原本看不上司徒汐月的女人们,现在看司徒汐月的眼光那就跟看观音菩萨没什么两样!

观音菩萨没给她们吃的穿的,但是司徒汐月却有这个能力给她们!

司徒汐月比观音菩萨还要重要!

司徒汐月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磕头的人们,冷冷一笑:“别动不动就给人下跪,你们要记得,你们是司徒家的人,也是我司徒汐月的家人!司徒家不出脓包,也不能随随便便给人下跪!”

“是,大小姐!”

现在司徒汐月说一句就顶一万句,大家立刻搀扶着起来了。甚至都心悦诚服的叫她大小姐。

“谁是你们大小姐,司徒新月不才是你们的大小姐吗?”司徒汐月冷冷的说。

她才不稀罕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的呢!

“司徒新月德行有亏,早就不配当司徒家的大小姐了!汐月,你现在来当这个嫡女和大小姐,是完全实至名归的!我想这也是你娘所愿意看到的,你就别再推脱了!”司徒青云低声恳求,“而且要重新振奋司徒家,重新让司徒家站起来做人,还是得你来领导,你来鼓舞人心。我是不行了。反正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了。”

司徒汐月本来不想接下这个重担,可是脑海里却浮现出轩辕雅兰的脸。

她的眼睛里带着泪花,似乎在跟她说:“汐月,无论你父亲对你做了什么,你都不要怨恨他。答应娘,要保住司徒家,要帮助司徒家,因为你的父亲,他为了娘牺牲了很多,很多……”

突然想起这么一段回忆来,司徒汐月有些怔忪。

娘什么意思?

什么司徒易为她牺牲了很多?

他牺牲了什么?他不就是一个卑鄙的见利忘义的小人吗?他有什么可牺牲的?

摇了摇头,司徒汐月将脑海中忽然冒出来这一个断片的记忆清除出去。

司徒易?

呵呵,那都是多么久远之前的事儿了?

对于他这样一个见利忘义、利欲熏心的父亲,司徒汐月都耻于开口叫他一声“父亲”!

至于刚才脑子里忽然冒出来的那一段回忆,就当是自己记忆错乱才涌现出来的吧!

毕竟,她这个脑袋里记住的回忆也都是比较紊乱的!谁知道她会不会记错了,或者张冠李戴了!

不过,说到轩辕雅兰,现在她已经回到了司徒家了,也重新掌控了司徒家的大权。那么,现在的她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大大方方的去调查轩辕雅兰的死因了。

如果棺材里没有轩辕雅兰的尸体,那么,她的尸体到底是在哪里呢?

难道她还没有死?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淡淡的扫了司徒青云一眼。司徒青云经过了这一次的牢狱之灾,变得无比的听话了。看到司徒汐月的眼神儿,他立刻俯身过来,语气恭谨:“大小姐,有何吩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