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戏弄司徒新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着急?我着急什么?人家轩辕彻对司徒汐月不是一直都是一往情深的吗?现在你想让我插入人家之中?之前我做不到,现在就更做不到了!你也不想想你的女儿已经跟轩辕咫发生了关系,而且还闹得满城皆知的!别说是嫁给皇帝了,就算一个老百姓,都不会愿意想要我了!”司徒新月站在雕花窗棂旁,笑的一脸的冷漠、怨毒!

“娘没说让你去插足他们两个人之间,娘的意思是,现在司徒家又重新起来了。咱们两个好歹也是司徒家的人,你是大小姐,我是正宗的夫人。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现在咱们俩在这皇宫里住着算什么?刘敏也死了,轩辕咫也怕关在天牢里,现在没有人为咱们撑腰了,咱们还在这里住着,那还像话吗?”梅夫人看了看眼前这座破旧的宫殿,再看了看她们母女身上那破衣烂衫,脸上的表情更凝重了!

司徒新月皱了皱眉,十分傲气的说:“想要回去就要去求那个废物!这我可做不到,我可是司徒府的堂堂大小姐,怎么能对那个废物卑躬屈膝呢,反正我——”

“啪!”

她还没说完,脸上早挨了梅夫人一个大耳光子!

“娘!你竟然打我?”司徒新月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娘亲,“您从小最疼我了,从不舍得打我一根手指头的!现在你竟然为了这么个废物打我?”

“打你?打你还算轻的了!如果能打醒你,娘愿意打死你!”梅夫人指着女儿的鼻子,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自己都成什么样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你如果不想办法出去,那就只能在这个偏僻的宫殿里当一辈子的老女人,直到成为一个老死鬼!新月,你还年轻,你还貌美如花,就算不能生育了,但是你好歹也是堂堂司徒家的大小姐!就凭这个身份,你要嫁给一个王公贵族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可是一旦你自暴自弃了,把自己放逐在这个小破宫殿里了,那么你这辈子就只能老死在宫中了!你死了,只有娘亲一个人疼惜你,其他人,比如司徒青云比如司徒汐月,他们只会拍手称快!你就算这样死了,又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

司徒新月被梅夫人一顿话骂的渐渐开了窍。

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重新射出了恶毒的光芒:“对,就算我在这里死了,别人也不会掉块肉更不会难受半分!我要死,也要拉着司徒汐月一起死!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所有的东西全都夺走了,我不甘心,不甘心!”

“这就对了!”梅夫人看到女儿眼里重新燃起了斗志,十分高兴的握住了女儿的手,继续将仇恨的毒液浇在了她的心上。

“新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些是你必须要经历的磨练,如果你熬下去了,那么你就会笑到最后。同样的,你只有回到司徒家,才能更好的对付司徒汐月,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司徒新月的眼睛缓缓亮了起来:“是啊,只有重新回到司徒家,才能更好的对付司徒汐月!娘,我决定了,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重新回到司徒家!”

“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女儿!这才是司徒家大小姐应该有的风范!”梅夫人见到女儿被她蛊惑成功了,眼里不有的淌下了一颗欣喜的老泪。

“明天,明天我们就出宫去。我一定会回到司徒家的,一定!”司徒新月恶狠狠地说。

可是她没想到,想再次回到司徒家,却远远比她想象中要难得多!

日到中午,烈日三竿,火辣辣的阳光毫不留情的暴晒着地面的一切物体。

虽然夏日已过,但是秋老虎的威力更加可怕!

好像要把人的皮也晒掉一样,路边的树都晒得树叶子蔫了起来,好像下一刻就会着了一样!

在这样的烈日下,却有两个人在司徒府邸前跪着,一动不动的,似乎已经跪了很久的样子。

来来往往的人从司徒府邸门前走过,全都好奇的指指点点的:“哎,那不是司徒家原来的大小姐司徒新月吗?她不是进宫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跪在这里?”

“那还不是因为司徒府邸又重新发达了?她想沾光呗,就回来了。这样的女人,嫌贫爱富,最不要脸了!所以她跪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没有人上来叫她进去。我看,她想重新回去享受荣华富贵,难呀!”

“你们给我闭嘴!”梅夫人最听不得别人的闲言碎语了,她以前养尊处优的,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娘,别理他们了。”还是司徒新月想得明白。

既然今天她都能跪在这里了,就意味着抛弃一切的自尊和颜面!

她已经想过了,不成功便成仁!

这次如果这招还不行的话,她就只能一头撞死在司徒家门前的石狮子上了!

而在司徒府邸内,幽兰轩内,司徒汐月正坐在藤椅上,一边吃着西域进贡的翡翠葡萄,一边享受着歌伎绝佳的琴艺,悠闲自在,好不快活!

司徒青云匆匆朝这边走来,一进来先请了个安:“大小姐,司徒新月和梅夫人还在门口跪着呢。”

“哦,还在那里跪着?几个时辰了?”

“回大小姐,已经三个半时辰了。”

“呵呵,都三个半时辰了。没想到我这个大姐姐,耐性居然变得这么好了。看样子她在皇宫住了一段时间也没白住,体力和耐性都大大增长呵。”司徒汐月轻轻一笑,明澈的眸子浮上一丝慵懒的笑意。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司徒青云可不敢在这样的大事上自作主张,毕竟,谁都知道,司徒新月跟司徒汐月那可是死敌啊。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既然她那么喜欢跪,就让她跪个够好了。不过,我也不是那么狠心无情的人。外面天气这么热,万一热坏了我的好姐姐,别人又该说我司徒汐月狠心无情了。你说对吗,哥哥。”司徒汐月嘴边噙着一抹轻松的笑意,又捻起了一颗碧绿的水晶葡萄放进嫣红的小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